我把英语老师的蕾丝内衣脱了 现在销售都喜欢色诱女客户

  • A+
所属分类:生活搞笑

我把英语老师的蕾丝内衣脱了 现在销售都喜欢色诱女客户

小女孩点点头。

“怎么会这样?你不是灰飞烟灭了么?怎么会变成这副样子?”我疑惑不解的问。

小婷泪如雨下,我知道她一定有很多很多话想对我说,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她失去说话的能力了。

“为什么她说不话?”我回头问古暮。

古墓摇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

但不管是为什么,既然小婷想要我跟她走,一定有她的原因,我自始至终都相信,她是无辜的。

“古暮,咱们帮帮她行不行。她一定是想告诉我们些什么。”

古暮郑重的思考了一会儿,点点头。

我们按照小婷指引的方向,绕了半个市区,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这不是她的住处么,我们昨天刚刚搜查完啊!”下了车,阿夜骚着头说。

小婷指了指门,示意我们进去。

屋子又乱又阴森,还充斥着一股恶臭。窗户被木板订的死死的,进不来一丝光线。我们摸索着找到电灯开关,按了好几下,等也没亮。

“这两天东区是不是停电?”古暮问。

“是啊,电路维修呢!这一带是老城区,三天两头的电线就出故障!”古墓捏着鼻子回答。

古暮打开手机里的手电筒,四下照着,墙上触目惊心的血字,让人毛骨悚然。

“这鬼味道是从哪来的?”古墓四下搜寻着。

“谁知道啊,昨天搜查的时候,没这么臭啊!”阿夜也翻箱倒柜。

我觉得手腕一凉,一低头,看见小婷示意我冰箱的方向。

我走过去,打开冰箱门,一股冲天的恶臭扑鼻而来,熏得我差点当场晕过去。

“这是什么?”我我拿起一包被报纸包裹的东西,臭味就是它散发出来的,外面的报纸已被阴湿。

“要打开么?”我低头问小婷。

小婷点点头。

抱的可真严实,里三层,外三层的!

一层层打开后,我吓得“啊!“的一声,将手里的东西扔了出去。

古暮闻声三步并作两步跑过来,一手托起我,一手扒开报纸。

“心脏!”

“什么心脏?”阿夜也闻声赶过来。

“是人的心脏。”我一眼就看出来了,作为一名法医,这并不是什么难事。

“很可能是小婷不见的心脏!这么重要的线索,你们昨天就没有发现么?”古暮严厉的批评阿夜道。

“我们仔仔细细的搜过冰箱,昨天并没有这个东西!”阿夜比我们还要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拿回去鉴定!带人再将这里重新搜查一遍!”古暮下达完任务,带我出了小婷的屋子。他认为此地不宜久留,尤其是还带着我这么个拖油瓶。

可是小婷似乎并不想让我这么快就离开。刚才还敞开的门,“啪“的一下被锁住了。我们谁都出不去了。

阿夜拿起电话,准备报警求助,可屋子里一点信号都没有。手机屏幕闪个不停,还伴随着嘶啦嘶啦的怪声。

小婷不见了,似乎有什么极为可怕的东西正在接近。

阿夜和古暮将我护在中间,各自拔出了手枪,背对着,呈二人防守式。无字经的出奇,我们彼此可以听见对方的急促的呼吸,还有阿夜慌乱的心跳。

“别慌,又不是第一次遭遇这种场面了!”古墓试图稳住阿夜。

“头儿,您是打不死的冥警,我可就是一肉眼凡胎,而且我们家三代单传啊!”阿夜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稳,但尖锐的音调还是暴露了他此刻的恐惧。

我们保持这个姿势站立了很久,可屋子里除了气氛诡异,什么也没有发生。

“我们去窗口,看能不能把窗户撞开。”此刻唯一正定自若的古暮,无疑是我们的主心骨,我们必定言听计从。

正当我们一步步移向窗口的时候,古暮的手机突然响了,铃声诡异像是受刑人的哀嚎。

“喂,谁?”古暮说话尽量简短。

“小冥警,你好啊!”电话那头的音调不阴不阳,不人不鬼,阴鸷的如同来自冰冷的地狱,让我们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