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心饼干 双龙 重重的深捣h

  • A+
所属分类:热血格斗

夹心饼干 双龙 重重的深捣h

离开了老夫人的院子,我问燕儿“以前我很调皮吗?”

燕儿回答道“其实小姐很懂事的,只有在老夫人这里才会调皮些,老夫人很是疼爱你,这次小姐昏迷,夫人以不可以让老夫人担心为由,不让惊动老夫人,违者要挨板子的!所以,老夫人一直都不知道小姐昏迷的事情。”燕儿看了看我的神情,又说道“夫人虽然是小姐的姨母,可是从来都不待见小姐。小姐的母亲是天朝的圣女,是天朝的异姓郡主,还是司马家的唯一的嫡女!夫人却只是一个司马家族的庶出小姐,虽然续弦做了老爷的正妻!也掌管了府上的中馈,可到底还是比不上小姐的母亲啊!小姐的母亲去世后,所有的财务都留给了小姐,做小姐的嫁妆,小姐作为令尹府的嫡小姐,婚姻大事由皇上和老爷做主,夫人没有权利管,还得从府里添置财务做小姐的嫁妆,所以夫人一直都不是很喜欢小姐。”

燕儿又说道“夫人虽然不喜欢小姐,但是却从来没有克扣小姐的钱粮,相反逢年过节的时候还会给小姐赏银,小姐身边的丫鬟除了我和老夫人给的春华外,其他的都是夫人指派过来的!”

听完燕儿的讲解,我终于知道为啥我刚醒那天夫人要给我使绊子了。原来是那么不待见我啊!

我又问道“那我平日对你们好吗?”

燕儿又说道“小姐平时没有什么大脾气。就是平时喜欢赖床,每天起床对小姐来说是一件很艰难的事!除此之外小姐对奴婢们都很好的!只是……”

“只是什么?”我问

“只是大家都知道小姐并不受夫人和老爷的喜爱,所以做事总是懒懒散散的,对付着过日子!小姐小时看不过去,曾经找过夫人,却被夫人以小姐不喜起床而迁怒下人为由责罚,后来小姐也就不再计较讲究了!”

原来原主在这个府里看似荣华富贵,实际却是那么尴尬的存在啊!我既然要在这里生存下去,自然不能让人欺负了去。我还要找回二十一世纪的方法,自然要利用令尹府的资源,为了以后能顺利回去,我必须要有自己的能力和资源啊!

“走,和小姐去整顿我们的大院!”

回到清雅,我把清雅居居里伺候的丫鬟婆子和小厮都叫了过来!丫鬟有七个,两个个粗使的婆子,还有两个小厮!他们按照顺序站位向我请安!前面站着两个一等丫鬟,燕儿和雀儿,燕儿是小姐的贴身丫鬟,衣食住行样样都管!雀儿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柳叶弯眉,有一双我不喜欢的狐狸眼!看着虽然精明,可总让我喜欢不起来!她主要是做一些跑腿的工作!二等丫鬟有两个,春兰和春华,春兰看着岁数大一些,应该二十左右了!按理说应该早已婚配,可不知什么原因还是留在了原主身边!春华就是老太太口中被抢过来的丫鬟!长的确实好看,她应该也才十二三岁!明眉大眼,樱桃小口,皮肤非常的光滑嫩白,就像剥了皮的熟鸡蛋,让人看到就忍不住的想要一口!她们日常主要负责在房间里打扫卫生呀,管理花草呀的工作!工作到也不累!还有三个三等丫鬟,夏荷,夏莲,夏草。夏荷穿着很朴素,一身洗的发白的裙子没有什么装饰,大约十七八。不爱说话的样子,看起来是个稳妥的人,平时打扫庭院。夏莲长的很讨喜,看起来应该是个小吃货,应该有十七八的样子,浑身都是圆滚滚的样子,话有点小多,很可爱!夏草看起来给人的感觉很猥琐,很瘦小,看不出来岁数,看人的时候眼神总是四处飘!

两个粗使的婆子很壮,一个叫李氏,一个叫乔氏,男人都是府上的奴才!不知道是不是平时的伙食好,又没什么活可干,反正看着很是滋润就是不知道干活是不是一把好手了!

两个小斯岁数也不大。看着有二十来岁,一个叫小李子,一个叫小中子,站没站相的站在最后,可能觉得我看不到他们,低着头两个人不知道嘀咕什么,也没把我这个主子放在眼里!

我坐在大厅的上位上。一边喝着燕儿泡的茶,一边观察着这些人!很久都没有说话!

底下站的人开始沉不住气了,小声嘟囔着!或是两两讲着悄悄话!只有夏荷静静的低着头站着没有说话!还有夏草也低着头,时不时的抬头偷偷的向我这里瞄几眼!

大家看着我没有说话的样子,胆子也越来越大了,说话的声音也是越来越大了。甚至两个小斯开始有说有笑了!

我还是不说话。燕儿有点着急了。想站出来训斥他们!我轻轻的向她摇了摇头!

可能是觉得站着太累了。两个小斯竟然坐在了门口有说有笑的!丫鬟们也都站的东倒西歪了!只有夏荷还是静静的低着头站着!

我看差不多了。放下茶杯,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大厅顿时安静了下来!我的眼神扫过了所以人说道“本小姐失忆了。对各位都不记得了。今天叫大家来呢就是认认人,免得以后都不知道我这院子都有什么人!好了,本小姐大概就认下了!你们都散去吧!去做好自己的事吧!”

人都下去了以后,燕儿走向前来不接的问“小姐,您不是要整顿他们吗?为啥什么都没有说,没有责罚他们,连女婢要训斥他们也被小姐阻止了?”

我笑着说“不着急,小姐自有小姐的妙计”

我起身向门口走去道“走吧,跟小姐出去转转!”

燕儿虽然不解,但还是加快了脚步跟着我出去了!

我漫步在后院,夏荷站在走廊尽头的花园里,仔细的修剪着每一支花朵。把多余的枝叶一一剪除,而且下刀很快,看来是在心里已经有了取舍!很快就把眼钱的花枝修剪的很漂亮了。

走过长廊,看到夏莲在采摘后山上的杏子,只见她摘三个就有一个进了自己的嘴,还东张西望看看有么有人看到她在偷吃,那样子就想小老鼠偷灯油一样可笑!

两个粗使的婆子在后山下的人工小河旁洗衣服,说着笑着,手里是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虽说手上的活并没有停,可是也没见她们翻看衣物是否洗干净了,还是有说有笑的聊着天。

转了一圈我又向前院走去,春兰和春华在耳房里做刺绣。只听春华说“姐姐,我总觉的小姐醒来后和以前不一样了。可是哪里不一样了总也说不出来!”春兰说:“小姐可是你我可以评论的?越大越没规矩了!小心被人听去责罚你!”

春华说“是,春华听姐姐教诲!”

春兰又说“我们是小姐的奴婢,只要听小姐的吩咐就好了,其他的事情不用我们操心,也不是我们能操心的了的!”

春华说“知道了!”

我带着燕儿向院外走去。院门口只有小中子守着,小中子坐在门槛上打盹。连我们走了出去都不知道!

出了大门,我问燕儿“雀儿和夏草怎么不在?”

燕儿回答道“雀儿应该和夏草去厨房那午膳去了吧!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哦”我略有所思的问道“为什么要带夏草去,而不是别的丫鬟去呢?”

燕儿说“因为雀儿本是夫人的一等丫鬟,而夏草是四小姐乳娘的孩子,从小也是在夫人身边长大,她们的关系向来就很好,所以雀儿有什么事都是叫上夏草一起去做!”

原来如此!

回到大厅,我让燕儿把夏荷叫了过来。

夏荷来到大厅,走向前来俯身行礼“小姐金安!”

我看着她不说话,她也没起身,也没有其他动作!看起来是个沉稳的人!

“起来吧!”

“谢小姐!”

我问她“你知道我叫你来做什么吗?”

她答“回小姐的话,奴婢不知!”

不卑不亢,从容不迫。如果不是夫人的眼线就可以留下重用!

我问“你是哪里人,入府之前是做什么的?”

她答“回小姐的话,奴婢不知道以前是哪里人,女婢是很小的时候就被人牙子卖进府做丫鬟的,已经在府上做了十年了!以前做些府上杂活,四年前被夫人指派给小姐院里来的!”

我又问“我看你很会修剪花枝,可是在哪里学过吗?”

她答“回小姐的话,奴婢不曾学过,只是凭自己的感觉修剪!”

“好你下去吧!”

“奴婢告退!”

我又吩咐燕儿把春兰叫来,问了春兰同样的问题。

原来春兰是家生子,她的母亲是老夫人院里的夕颜。在欧阳婉玉的母亲在世时就做了洒扫丫鬟,后来原夫人去世,她就留下来做了小姐的丫鬟。本来到了十八岁是可以许配他人的,可是老夫人心疼夕颜,自然不想把春兰随便就许配他人了。一拖再拖就到了二十岁了!变成了老姑娘了!

我又问春兰“你可有中意之人,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去老夫人那里求个恩典,让你出府嫁人!”

本来像她这样的家生子是没有权利出府嫁人的,最多也就配个府里小斯。所以说能出府嫁人算的上给她的最大的恩典了!

春兰犹豫了一下回答道“奴婢不愿出府嫁人,奴婢愿意生死相随!”

听到这样的话我无比震惊,生死相随,那是多么真情的誓言啊!我只说了一句“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