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太深了 受不了了 夫妇野外露营帐篷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嗯 太深了 受不了了 夫妇野外露营帐篷

原来她刚才在整理东西的时候,将随身携带的娃娃给拿了出来摆好,谁知道一转脸,娃娃不见了,书架后面却传来小孩子的笑声,因为那娃娃是她爸爸送的,从小到大从来没有离开过她身边,所以她虽然害怕,但还是跑到书架后面去看,结果看见一个满脸是血的小孩咬着她娃娃的头在冲她诡异地笑。

说完她又投入自己男朋友的怀抱,其余几人都面面相觑,随后一致看向我。

在我家里发生的事情,我当然不能不管不问,我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道:“谁跟我一块去看看?”

李尤第一个站了出来:“我陪你。”

有了李尤带头,几个人都说要陪我一起,还包括另外两个女生。有了那么多人陪着,我的胆气也略壮了一点,不过被吴燕燕这么一说,我立刻想起我小时候遇见的一件事情。

我记得那是在我五六岁的时候,是在夏天,那时候我家的池塘里的水还能清澈,夏天的时候满池锦鲤还有荷花,十分好看。我家祖宅在禄镇也是一等一的了,我爸妈也是好客的人,夏天到了,如果有想到我家避暑的人,就立刻会收拾房间,让他们住进来。

记得那天是晚上,我从熟睡中醒来,听见外面有小孩嬉闹的声音,于是到走廊去看,果然看见有几个小孩正在池塘里玩耍,看见我出来,一时间都愣住了。

我白天的时候没见过他们,立刻想到兴许他们是背着父母偷偷过来玩的,那时候我继承了我爸妈的大方,也没有在意,对他们招招手道:“不要玩水了,小心着凉。”

几个小孩就从池塘里出来,站成一排,为首的那个对我说道:“对、对不起。”

我立刻笑眯眯地说没关系,又问他们要不要吃西瓜。几个大孩子都说不要吃,但里面那个最小的,却说漏了嘴。

我于是去洗了一个西瓜切开,下了楼端去给他们吃。

一共五个小孩,有一个女孩,其余都是男孩。在西瓜的攻势下,我与他们熟识起来,知道他们姓黄,是隔壁镇子来走亲戚的。

吃完了西瓜,那个女孩,名叫黄香儿的,抓着我的衣服说道:“你是个好人,跟我爹我娘他们说的不一样呢。”

我伸手摸摸她的头,很享受被小姑娘崇拜的感觉,于是小手一挥道:“走,去我屋里睡觉吧,跟我来!”

几个男孩还有些犹豫,但黄香儿已经跟着我走了,他们也只能跟了过来。几人在我房里睡了一晚,然而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却已经没了人。

第二天晚上,我又在院子里看见他们。他们解释说是家里的大人管的严,我自然不疑有他。每天夜里与他们一起玩耍,再一起睡觉,白天他们就消失不见。可这件事很快就被我爸知道了,我爸笑着说既然如此,那就去把他们家一起请来住,可等我爸按照他们留下的讯息去找时,却没有找到这样的一家人,甚至我们镇子上也没有外来的人家。

后来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们,只是偶尔在看见有着大尾巴的动物时,会模模糊糊的想到,似乎有那么一天晚上,我在半梦半醒的时候,忽然发现有一条毛茸茸的尾巴正搭在我脸庞,我伸手一捏,耳边却响起黄香儿的尖叫声。

小时候的记忆已经非常模糊了,以至于我常把那件事当成自己杜撰。

我从回忆里回过神来,深吸了一口气,往前走去。屋子里是通电的,但是这间屋的灯泡却恰巧坏了,屋里黑洞洞的一片,索性有手电筒,照着让我们几个看清楚了路。这间屋子很大,构造也比较特殊,进门是堂屋,里面摆着桌子椅子,左侧就是书房,书房和卧室连通着,中间有一扇小门遮挡。

书房里有窗户,此时窗户大开着,呼呼的冷风从窗户里吹到我们身上。说实话,尽管我是在这里从小住到大的,但还是觉得这样的屋子的确像电影里的鬼屋。耽搁了那么长时间,窗外最后一丝亮光也已经消散殆尽,我们几人互相看了一眼,我道:“我先去看,如果真的有……大家记得跑快点。”

但此时李尤却站了出来,道:“还是我去看吧。”说完,不等我反对,就往书架的方向走了过去。他步子跨的大,几步就来到了书架前,他先是用手机照了照书架,接着往侧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