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太想你了说说 白花花的肉体交缠

  • A+
所属分类:热血格斗

宝贝我太想你了说说 白花花的肉体交缠

三夫人不以为意,泼口道,“你还有心思在这里和我掉书袋子,当我不知你什么出身?一个唱书的伶人,还是只破鞋,凭着长得漂亮些,就自以为是!哼,且不说如今韩王新婚燕尔,在府里抽不出身来顾你。他日即便再来看你,也是来一次少一次了。倒是你寡廉鲜耻,不思羞愧离京,反在我张家指示丫头呼三喝四的,真当自己是张家做主的了?我们张家的女人就那么好欺负的?”。

诺儿不服,抓起一旁的大扫帚便要赶她走。

三夫人更是有备而来,呼喝了五、六个婆子反将我们赶出门去.

门里落了锁,诺儿还抓着扫帚敲门,敲得自己累了,把扫帚扔在一边,鼓着腮帮子蹲坐在角门前的台阶上。

我拉她起身,往外街走去。

诺儿问我如何一路上不分辨,我一笑道,“她是有心找上我们的,八成是趁着张耆不在府中,如何分辨都是徒劳。”。

诺儿听不出我话里有话,恨道,“生平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等泼妇,真是气死人了,偏生我又不会吵架,白叫她打了一个巴掌,将来定要向她讨回来。”。

我停下来看她映着五指印的左脸,叹了口气道,“只怕你是讨不回来了?”。

“为何?”,她还没有看穿。

我又给她拢了拢头发,才道,“我们入了偏院才听说张耆娶了她,不过一月有余便对我的来历这般清楚,若非有人在背后教唆,只凭她一介无赖泼妇怎能说出‘金屋藏娇’的话来?”。

诺儿想了想,道,“难道是张耆张大人?”。

我摇头,她边走边道,“不对啊,张大人虽非君子,却是谨慎有余之人,绝不会轻易得罪王爷的,这样做对他没有半分好处!”。

我又点头,应证了她的猜测,她还问到底是谁,问了一路,我终于停下来道,“张耆不会可有人会,你既不愿往那里去想,我多说只是妄做小人。”。

在这汴梁,想让我消失的无非是宫中和秦国夫人,宫中高高在上只须密诏一封赐予张耆即可,绝不会假托一介泼妇之势。剩下的只有秦国夫人,恒人虽不来,但照料我的日常一应用度最是容易在她那里露了痕迹,想长久瞒住本是不能,而她教唆人来赶我也只是个开端。

诺儿本是一点就通的聪明人,想到了那一层便默不作声。

而我更怕的是,还有新生出的一个人来,莒国夫人潘维璎。

过了许久,我们一直走到看不见张耆府邸的地方,诺儿又问,“那现下我们该何去何从?”。

我道,“先找个地方歇脚吧,张耆回来了自然来找我们的。”。

诺儿不信道,“当真?”。

我又好声道,“既然不是张耆出面,想必那个人还不想直面与恒作对,只要我们不离开,张耆便不敢负恒所托。正如你所说,张耆是个谨慎有余的人,他又怎敢轻易得罪一位王爷?”。

诺儿听罢,睁大了眼看着我,良久才道,“姑娘,你真是深藏不露的人。”。

我却自嘲道,“你怎么不和她们一般说我是市井混迹,世故圆滑而已。”。

诺儿嘻嘻一笑,上来挽着我的胳膊,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道,“从此以后,我只管真心服侍姑娘,还望姑娘不嫌弃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