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攻cao烂总裁失禁 双手握住它

  • A+
所属分类:历史战争

女攻cao烂总裁失禁 双手握住它

韩若溪神思恍惚地摘着水盆里的青菜,水龙头的水细细流着。

覃玉芬偏头见她这样就气了:“这水不用钱是不是?你准备洗到什么时候?煮个饭要半天,扫个地要半天,洗个菜也要半天!做什么都慢腾腾,跟个木头一样,推一下动一下!”

韩若溪被她震得耳膜难受,不禁厌烦地抿了抿嘴唇。

她收回漫散的目光,把菜装进菜篮沥水,就听到门开的声音,还有说话的声音。

“拖鞋穿我的吧,小若的可能小了。”

来了。

韩若溪的心猛地一跳,然后就深深地,深深地沉了下去。

“哎哟,过来啦!”

“妈,这是我女朋友蒋丽欣。”韩天宇的目光不着痕迹地瞟向低着头站在覃玉芬后面的韩若溪。

“阿姨好!”蒋丽欣赶紧上前问好,一双未语先笑的眼睛并没有什么灵气,但透着一股能干劲。

“哟,长得真漂亮!听说父母都是本地人?”覃玉芬一双锐利的眼睛像探照灯一样打量着她。

“嗯,是本地人,在十三行开档口。”蒋丽欣微笑着说。

覃玉芬心里暗暗点头,露出满意的笑容。

“小若,过来跟姐姐认识一下。”韩天宇用一种哄小孩子的语气对韩若溪柔声说。

蒋丽欣不禁好奇地看向这个她早已耳闻的18岁女孩,第一印象是娇弱美丽,而第二感觉是,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孩子气,看来只是韩天宇习惯把她当孩子宠。

韩若溪走过来,垂眸说:“姐姐好。”

她细白的手悄悄地往后藏,但韩天宇还是一眼看见她颤抖的指尖,不禁心头一紧。

……

整顿晚饭充斥着覃玉芬和蒋丽欣互相客套的声音,韩若溪默默夹着饭粒,偶尔抬眼望一下坐在对面的韩天宇。

韩天宇其实是渴望她的目光的。她的目光从来不会掩饰她的感情,却又那么安静,不会给他带来慌乱。

而此刻他分明就从她的目光中读到:她很难过,但她不会停止爱他。

他觉得自己因为她心痛得快要死掉,可这过程却又是那么美好!

韩若溪,忘掉我吧,去爱一个配得上你的男生!

“我听天宇说,你们有结婚的打算。”覃玉芬忽然笑着问。

韩天宇的思绪一下被拉回来,恰在这时,蒋丽欣看向他,含羞带怯地说:“这看天宇,我没意见……”

“呵呵,这么说,这婚事是定了呢!小欣你今晚就别回去了,留下来明天跟我去庙里看生辰怎样?”

覃玉芬知道怎样趁热打铁。

通过聊天,她已经摸清这姑娘的背景,像韩家这单薄的家庭背景,能娶到这样一个有家底的女孩可以了!

“……既然阿姨这么说,那好吧。”蒋丽欣拿眼瞅韩天宇,见他好像默许的样子,就半推半就说。

吃过饭,覃玉芬放心地像平时那样去跳广场舞。因为她知道,把空间留给年轻的情人绝对是开明之举。

韩若溪却把自己关在房里坐了很久。

也许她应该像奶奶那样懂眼色到外面去。可从来不会轻易离家的她,能去哪儿呢。

她从小就很依恋家,读书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去过远的地方,就连大学,也选了离家最近的。

虽然奶奶很讨厌她,但她为了经常见到韩天宇,大学宿舍几乎没去住过一天,而是宁愿坐两个小时的公车往返家和学校。

他真的那么喜欢这个女人吗,结婚的事竟一个晚上就提上了日程。

韩若溪站起来,轻轻开了门。

对面就是韩天宇的房间,以前为了方便照顾她,他特意这样安排了两人的房间。

难道以后,她就要这样,隔着一米的距离,听着他和别的女人在房内卿卿我我,情深意长吗。

她正失神,对面的房间果然传来蒋丽欣娇娇的声音。这隔音……

韩若溪望向对面的门,发现竟然是虚掩的。

“吻我!”蒋丽欣娇笑的声音说不出的刺耳。

韩天宇似乎在犹豫。“门好像没关好,我去关上。”

“啊,小若会听到吗?”

门忽然打开,探出韩天宇的身影。

韩若溪穿着素色的裙子,乌黑的长发垂到腰际,就那样脸色苍白地站在门口看着他。

他的上衣扣子解了三个。

他涨红了脸。

“你要出去吗,小若?”

他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

“你希望我出去吗?”她的声音很微弱,但他听得清清楚楚。

他怔在那,然后慢慢摇头,露出痛苦的神色。

别走,好好待在家里。他的表情分明就是这个意思。

“晚上外面乱……你要不要画画?我帮你去拿画板……”

“画板在我的房间。”她大大的眼睛望着他,有水雾渐渐泛上来。

韩天宇还想说什么,她却转身进了房间,然后门被轻轻关上,传来上锁的嗒一声。

而就在这时,他的身后传来蒋丽欣的声音:“怎么了?”

“哦,没事。”

他发了一会儿怔,忽然反身搂住她的腰,俯身吻下去,力道很重,步步迫近,霸道得几乎叫她窒息。

……

深夜2点。

韩天宇推开身边熟睡的女人,想要到客厅喝点水,发现客厅竟还亮着。

是她在那吗?

他走到客厅,却猛地被眼前的景象惊呆。

韩若溪赫然拿着一把剪刀在剪身上的裙子。

长及小腿肚的长裙变成了短裙,露出修长白皙的大腿。领口拉得开开的,光裸的锁骨和半边小巧圆润的肩头都露了出来。

他骇然,低声喊她:“小若!”

韩若溪闻声停下动作,抬头看他。

她的眼神有些陌生,眸光太亮,让他不敢直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