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同桌胸衣故事 高潮昏死 翻白

  • A+
所属分类:热血格斗

摸同桌胸衣故事 高潮昏死 翻白

那是一张女人的脸,鹅蛋脸型,柳眉挺鼻。双眼皮的大眼惊悚地瞪大,眼角有两道紫黑的血迹,没有焦距的眸子蒙上一片死灰,写满了不可置信。涂着桃色口红的圆润嘴唇奋力张开,她似乎要喊出什么,却仿佛被凝固了的血块堵着咽喉里。

死的时间应该不长,面色一片青灰,但仍可以从脸上看出,如果这人还活着,必定是个艳冠群芳的大美人。

这个女人的模样觉得眼熟,却又想不起来是谁,疑惑占满我的脑子。

那团浓雾带着寒气凑近几分,贴着我的耳朵低语:“怎么?连你自己的肉身都不认识了吗?”

我的肉身?!

怎么可能!

再次看向那堆肉泥肉块,不由自主地伸手抚上自己的脸蛋。

心中又不解又疑惑:那真的是我吗?

如果那是我,我又是谁?

仔细回想,才发现脑子里一片空白。

我竟不知道自己是谁,叫什么名字,来自哪里,又去往何处。

做什么工作?

家里有什么人?

是否有喜欢的人?

只觉得头疼得快要裂开了。

紧接着,眼前便有一帧帧画面不断闪过。

原本在一幢废弃的烂尾楼里拍戏,被人叫到没有护拦的顶楼,脚下是二十几层的高空,然后被人用力一推。

我的身体便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向下坠去。

然后我死了!

大概我是被可怕的梦魇缠住了,等醒来一切都好了!

总之我就是不相信,自己已经死了的这个事实!

我闭上眼,学着电视里演的,伸出舌头,狠狠咬了一口。

唔……

我疼得直打颤,大脑瞬间变得清明。

心中一喜,果然是个梦!

我惊喜地睁开双眼,可是,没有宾馆的雪白墙壁,也没有宾馆的大床,更没有现代家具。

还是刚才的场景,以及眼前一团浓浓的雾气。

“我说!”男人的声音继续在耳畔响起,带着戏谑,“你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肯认清现实?”

我生气地跳开,离那团雾气远远的:“什么现实?这只是一个梦!只是一个梦而已!”痛苦地抱头,不想听他说任何话!

“哎!”男人长叹一声,“既然你还不肯承认这个事实的话,那就由你好了,到时候你可别后悔。”他意味不明地笑了笑,转要走。

他要扔下我一个人了吗?

我好害怕!

我想扑上去拉住他,让他别走,留下来陪我。

虽然他是一只‘鬼’可他好像并没有想要伤害我的意思,要是他一走,再有其它鬼来害我,我怎么办!

下意识里,我似乎又承认了自己已经死亡的事实。

‘人’啊,有时候总是喜欢自欺欺人!

我心里发急,可请求他留下来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当他迈出第一步时,耳边突然响起一阵‘叮叮当当’的锁链声。

下意识地朝声源处看过,只见薄薄雾气中,有一黑一白戴着尖尖帽子的两人正朝我飘过来。

我一个激灵,吓得不由自主地缩到‘雾气’身后。

只一瞬间那一黑一白便已离我们不足一米!

薄雾间,我将那二人的面目看得真切,一黑一白的两张脸,一黑一白的两身打扮。

想也知道他们就是传说中的黑白无常!

黑无常手中拿着黑沉沉的脚镣手铐,先向男人点了点头,然后明亮双眼直勾勾地朝我看过来。

白无常翻开手中薄子,问我:“你可是叶锦溔[yǎo]。”

我双手捂紧耳朵,想装没听见,却不受控制地应了一声是。

白无常指头在长长的舌头上舔了舔,沾了点口水,然后翻开一本藏青色的薄子,嘴里念念有词:“叶锦溔[yǎo],壬辰年七月十五日子时上四刻生,甲午年七月十五日子时上四刻卒,享尽阳寿二十七年,现由勾魂使者带回阎罗殿,澄清此生善恶,再论轮回。”说完,黑无常抬起眼来,看了我一眼,特别体贴地补充了一句,说:“也就是说,你在公元2014年8月10号晚上十二点左右死在这里。”

他又指了指地上那具破败不堪的尸体:“那就是你的尸身。”

他的意思是说,我真死了!

怎么可能,我明明还好好地站在这里!

“不可能!我明明还活着!”我大声反驳,身子却往‘雾气’身后缩得更紧。

我不知道别的人死了是不是也跟我一样,不想承认自己已经死亡,总之我就是不想死,或者说,我不想被黑白无常逮进地狱!

“叶锦溔[yǎo],你是死是活阎罗殿上自有公断。”黑无常抖了抖手里的黑铁链子,朝我飘过来。

“不要!”我低叫一声,紧紧抓住雾气中男人的胳膊,低叫一声,“救我,求求你救我!”他身上的寒气冻得我一哆嗦,我的手松了一下,又紧紧将他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