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汁狂喷的肉欲 想和你在厨房到阳台

  • A+
所属分类:历史战争

蜜汁狂喷的肉欲 想和你在厨房到阳台

Jan忍无可忍:“要不是Sun的意思,我会浪费时间在你这儿耗着?都火烧眉毛了!Sun还不知道自己惹了多大的麻烦!”

“麻烦?”如默转过身看着Jan。

“他在曼城酒吧和人打架被拍了,有人把照片po到网上。更要命的是,他还跟个酒吧里的女人在大街上拉拉扯扯。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如默抿了唇,两道眉悄无声息的结缠到了一起。

Jan又说:“原来不是什么大事,照片那么模糊,公司发个通告说是假的,晾着过几天凉了也就淡了。偏偏那个顾长修,兴风做浪,婧姐也不发话。这可怎么办?怎么办?”

许如默的脸色已有点泛白。Jan急得在原地跺脚。

“我跟你去。”

Jan一听,看了她一眼,立刻回过神来,忙小跑几步到了车边拉开后座车门。许如默侧身坐进去。

车子才滑入行车道,口袋里的电话响起来。如默看了显示,是叶秩毅回国后新换的号码。

她按下接听了。

“和爷爷聊得怎么样?我现在在路上,就快到了。”

“毅哥,”如默迟疑了会儿,“爷爷在医院。”

那边听得一声急刹,然后又喇叭响起来。如默听得吓了一跳:“怎么了?”

“没事,让道。”

如默“嗯”了一声:“你当心点。”

秩毅又问:“在哪家医院?我马上过来。”

如默静默了片刻,说:“我有点事要出去一会儿,回来晚的话,可不可以请你替我照顾下爷爷。”

那边叶秩毅没说话,隔了会儿才道:“好。”

如默报了医院地址,末了,低声道:“谢谢。”

“如默,”那边喊了她一声,似乎有话要说,终究没讲什么,秩毅只回她:“不用谢。”

许如默没出声,被卷睫掩盖的眸子里有些流光闪动,她挂了电话,抬眼看窗外,已经不知到了哪一条道路上,两旁都是高楼,和她离开时候好像是一样的,可是仔细看路两旁的标牌,有很多已经不熟悉了。

Jan把车子开进一片以三座独立小别墅为一处的地方。下了车,如默朝周遭看,特意做出的陈旧红色房屋,尖顶复古,一座座可爱精致如故事书里的图片,周边植青竹,卵石路绿茵围拢,在喧嚣忙碌的城市里,简直像神来一笔。

“他妈的,到这里才能松口气!”

Jan重重拉着外套下摆整了整,抬手在头发上一捋,回过头来朝如默道:“跟着,别走岔了。”

说着眼睛在如默身上扫了一圈。如默没吭声,亦步亦趋跟在他后面。

卵石路不长,很快到了尽头。Jan按响了门铃,矮铁栏门自动移开,Jan露出点高兴的神色,快步走了进去。

院子里摆了许多盆兰草,和爷爷院子里摆放着的是几乎一致的品种样式,如默慢慢走着看着,眼眶微微的泛起了红。似看到了小时候的她,把爸爸种的兰草当杂草乱拔一气,然后她被罚站在太阳底下,同样年幼的叶南行跑来替她挡太阳光,两人笑嘻嘻头靠头贴在一起……

她的心跳得快起来,抬手下意识按在心口那里。许多许多纷乱的记忆涌过来,许如默长长吸了几口气。

“老板这么快放人?”

“嗯。”

开门那人站在当前,Jan随口说着话,左侧了身想要进去,却被挡着,他抬头询问的看向叶南行。

“我有事和她谈,婧姐那边找你,你先过去一趟,晚点再过来。”

说罢,伸手把Jan身后的许如默拉进了门,砰的关上了门。

留下个Jan目瞪口呆瞪着原木发光的门板半天,半天才回神:这是……逐客令?

“怎么回事?”

拉她的时候没注意,进了门才发觉她左手手臂上一排的水泡,触目惊心,虽然上了药,可是仍旧能看得出她当时有多痛。

如默把手臂往身后藏了点,抿唇微微的笑:“没什么。”

南行一腔好意被她不冷不淡挡回来,胸腔里登时腾起一团一团闷气,他甩手往沙发里坐了,露出冷笑:“哦?”

一下子就变得尖诮冰冷。

忽然他伸出手来抓住她腕子拽着就朝旋梯上去,不分轻重,许如默伤口麻麻的疼,额上起了冷汗。正要挣扎,他手一松,把她朝靠楼梯口的一间房搡了进去。

这是一间装修得很女生气的房间,床头摆放着两只极大的毛绒玩具,窗户边的梳妆桌上罗列的都是当季最新的化妆品,角落的八宝阁里则摆满了珍藏版动漫玩具。

也不知道是哪里的一点痛触发了神经上的溃烂,一直蔓延到心口处,很痛。

“很漂亮,又特别,可以打八十分。”

如默唇抿着,忍着,脸上微微露笑,眼睛环顾周遭,侧脸朝走进来的叶南行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