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人给撑大了 夜晚大炕上罪恶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外国人给撑大了 夜晚大炕上罪恶

“喂,刘院长吗,我是普通外科的顾思哲。咳咳。”

没说两句顾思哲就咳嗽起来,声音沙哑的像粗砺的砂纸摩擦在水泥地上,带着浓浓的鼻音,喉咙又烧又痛,好像不是自己的了。她伸手摸了摸,知道这是扁桃体发炎的症状。

“我今天感冒了,并伴随咳嗽、低烧、鼻子堵塞、扁桃体发炎的症状,现在的状况非常不适合动手术,所以我想请一天假。”

刘院长是个白白胖胖的可爱老头,戴着一副圆框眼镜,脸圆圆的,活似个猫头鹰,性格也很慈祥,在医院里很受爱戴。

“没事儿,小顾啊,身体最要紧,你好好休息吧,自己多注意点,我知道你上班认真,年轻人也别太拼了,啊。”

“嗯,谢谢院长。”

或许因为生病生理心理都有点虚弱的原因,顾思哲听到刘院长关切的话语心里感觉格外温暖。

“好吧,那就这样,你好好休息吧,再见。”

顾思哲挂了电话,心里闪过一个念头,她忽然觉得刘院长的五官瘦下来有点像一个人,像谁呢?顾思哲想了一会,头越来越疼,懒得再想,翻出几片维c片干吞了,也懒得吃药,把被子一蒙,继续睡觉。

昏昏沉沉的不知道睡了多久,顾思哲被外面的敲门声惊醒了,本来因为生病就很难受的她此刻更没好脸色,“谁啊。”

“思哲,是我,爸爸。”

“有什么事吗?”

顾思哲懒懒的连眼睛都睁不开,对着顾松柏毫不客气,就差直接说没事你就别来打扰我了。

顾松柏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知道大女儿的性格,要是平常早就转身走了,只是现在公司的情况实在不好,也想不出其他办法,只能在顾思哲这边着手试一把了。

他在外面犹豫了几秒,还是再接再厉继续敲门,“你今天怎么没上班?身体不舒服吗?早饭也不下来吃,你红姨特意给你煲了鸡汤呢,快点收拾收拾下来喝鸡汤吧。”

顾思哲烦躁的一把掀开被子坐起来,她知道顾松柏肯定是有事找她,只是不好直接大声嚷出来。她以前也有不舒服的时候,可没见顾松柏这么关心过。

顾松柏这人虽然人品不怎么样,可也有几分韧性,要是不如他的意,自己也别想好好的休息了。

“我感冒了跟医院里请了假,等我洗漱一下就下去。”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顾松柏这才放心的下了楼离去。

顾思哲语气里带了几分不耐烦,辜红艳给她煲鸡汤?不给她鸡汤里下毒就不错了。顾思哲心里冷笑不已。不过这侧面说明顾松柏要找她说的是件大事,不然顾松柏不会镇着辜红艳没让她一大早的闹起来。

望着梳妆镜里脸色苍白、无精打采的自己,顾思哲暗暗思考着顾松柏找她到底有什么事,不过反正不是什么好事,有好事顾松柏只会想着顾思遥,哪里想得起她来?

她虽然没有特意去关注,不过最近顾家公司经营不善,股票持续性下跌的事她也有所耳闻,顾松柏估摸着是急眼了,想通过她这条线搭上去抱秦焕岩的大腿。

如果真是这样,顾思哲翘起嘴角,笑容里透着几分残忍,那顾松柏还真是打错如意算盘了。

且不说秦焕岩未必会为了她搭几把手拉扯一下顾家,就算秦焕岩会,她也懒得掺和顾家的“家事”。

随意的换了一身家居服,挽了一个丸子头,顾思哲就下了楼梯。

因为生病的缘故,她那天生的隐隐约约的傲气和气势也被冲淡了,看上去居然很有点温婉的气质,简单的家居服也让身高172的她穿的亭亭玉立,透着端庄和大气。

楼下顾松柏正一个人坐在餐厅里,看到顾思哲下来了,不由得重新仔细打量着自己的大女儿,眼神里却全然没有父亲的慈爱,仿佛是在看一件商品,而他在仔细的给这件商品估价,好找一个大买家待价而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