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两个男人绑着玩奶 呃呃啊额啊舌头伸进去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被两个男人绑着玩奶 呃呃啊额啊舌头伸进去

据郭芷画所说基本是已经看中了,可是表阿姨还是不太放心,她认为上海解放后青年的素质应该说大多数有了很大的提高,但是油腔滑调的还是不少。虽然郭芷画把这个国誉修描绘得是个完全可以信得过的好青年。但是李梅香还坚持让她亲眼看一看帮着把把关,对在乡下自己的表妹就是郭芷画的妈妈好有个交代。

这个誉修的姐姐情况也是一样,因为这个姐弟俩的爸爸、妈妈都已经过世,弟弟誉修是姐姐月兰一手带大的姐弟情深。现在弟弟要找个姑娘,姐姐当然是要放在心上,一定要见见这个郭芷画姑娘究竟长得怎么样?就和弟弟一起来到了公园里。

这一个是表姨娘,一个是姐姐,见到国誉修和郭芷画两个男女青年,经过谈话,就是当面考核了一番,无论是长相、谈吐、性格,都感到是不错的看得中,应该说是合格。

尽管眼下在公园里,短时间里只是从外表来考察,青年内在怎么样,骨子里如何?那只能今后慢慢来看了。中国古话叫:“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那是后话。

在这个茶喝了半个来小时,郭芷画说是要上厕所,就把梅香表阿姨拉着一起上厕所。实际是问阿姨这个青年看了是否满意?

阿姨到也干脆,说可以,同这个青年谈下去就是了。

这郭芷画和表姨娘两人上厕所去了,国誉修也趁机征求姐姐的意见。

姐姐也认为郭芷画,虽然是农村里走出来的姑娘,可不比城市小姐差到那里,可以谈下去。

郭芷画和姨娘上完厕所回来后,四个人继续说东扯西的谈了一刻。

表姨娘说自己家里还有些事情要回家去了。

姐姐非常聪明,知道其中意思,就说自己也有些事情要回去处理,要先走一步。

这两人是不约而同地说要让郭芷画和国誉修两人单独好好地谈谈,然后就都起身告辞走了。

两人走后,这对年轻人就在茶室里继续说着话。

国誉修就说:“怎么样,我们两人在这个公园里走走谈谈。”

郭芷画说:“可以。”

于是国誉修付了茶钱,两人就走出茶室,来到了公园的林荫大道上手牵着手走了起来,是边走边说着这个公园里的景色,节日里的热闹气氛等等。

走了一段就转到了旁边的小路上,然后在一条长的石凳上肩并肩地坐了下来。

开始两人倒是都沉默了起来,不知道怎么样再继续打开这个话匣子。

郭芷画看了看誉修手里的那本书,书名是《牛虻》。就想到了一个话题,问道:“誉修,您怎么用《牛虻》这本书,来作为我们见面时的暗号?”

郭芷画这一问,国誉修的兴趣上来了,高兴地说道:“因为我非常喜爱这部小说。”

“为什么?”郭芷画似乎是有些不解地问道。

“您知道这本小说是谁翻译的吗?”国誉修反问道。

“当然知道。”郭芷画是很肯定地答道。

“谁?”

“一个当下很有名气的翻译家李俍民翻译的。”郭芷画一下子就报出了翻译者的姓名。

“您怎么知道,您也读过这部小说,喜欢看小说,爱好文学?”国誉修看了这个姑娘美丽的面容,觉得真的找到了知音,心里暗自欢喜。

“当然,现在看过这本小说的有着文化修养的男女青年有许许多多。您为什么喜爱这本小说?”郭芷画往下深入地探索起来。

“这个事情说来话长。”国誉修说道。

“怎么回事?”郭芷画当然想了解个究竟。

“我现在手里这本书,就是李俍民先生送给我的。”誉修道出了这书的来由。

“真的?”郭芷画更觉得有些好奇。

“是真的,你看里面扉页上还有俍民先生的亲笔签名哩。”国誉修兴奋地指着自己手里的小说书说道。

郭芷画顺手拿过这书打开一看,扉页上果然是有李俍民的签名,感到有些惊讶。就问道:“您认识他,他同您是什么关系?”

这个国誉修得意洋洋地说道:“这是军事秘密,暂时先保密,不告诉您。”

郭芷画见他不想说这个秘密,也就不再问下去,而是转了话题,继续问道:“誉修,您今年几岁?”

“我不是已经告诉过您,我今年二十六岁,您是十八岁,我比您大八岁。怎么嫌我们两人的年龄相差太多了!”国誉修的心情马上变得有些沉重。

“我问的不是这个意思。”从郭芷画的眼神里可以看出是想探问面前这个青年另外的还没有告诉她的什么秘密。

“哪是什么?”国誉修觉得摸不到底了。

“恕我问得有些冒昧。”郭芷画不好意思地说道。

“想问什么直说就是了。”

“我在想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像您这样一个大上海城市里长大的,而且有文化又很有样儿,现在还是个解放军的军官,是目前最吃香的小伙子。难道没有姑娘在追您,而来追我这么一个农村里出来的黄毛丫头。”这个姑娘是转弯抹角地问起了,但是非常关键的问题。

“这个问题要我怎么说呢------”国誉修觉得这个问题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得清楚的。

“不想说,也是军事秘密,那就算了,以后再说吧。”郭芷画觉得自己这样的问话也就太直接了些,就想收起来以后再探问。

国誉修一想这个事情还是应该先说说清楚比较好,就来了个竹筒倒豆子,把自己过去曾经有过一个叫张文霞的姑娘,是小学里的同学,两人确实有过爱恋经历。但是为了这样那样的原因,没有能够继续下去。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马上就对郭芷画说了个明白和清楚。

郭芷画听后感到这个事情是事出有因,不是国誉修的无情少义,而是有着政治上的等等原因,或者可能是没有缘分。暂时相信国誉修所说的就是了。

郭芷画要问的问题说到这里,接下去该国誉修想问什么事情了。

国誉修就支吾了起来------

这个郭芷画是非常聪明,而且性格是干不来脆的,就主动地说道:“我要问的事情问完了。誉修,下面我的事情,这话儿不需要您提问了,我给您一个答案,两句话,我过去没有谈过男朋友,现在还是个黄花闺女。”

“芷画,您的性格太直爽了,真干脆,我就喜欢您这样性格的姑娘。”国誉修这说的是真心话。

“接下去您想同我作为恋爱对象,或者做个一般的普通朋友开始,两者都可以,任您选择。不过我是一个常州的农村姑娘,不是上海本地人,在上海没有正式户口------”郭芷画非常大度而且是敞开心扉在说着话。

“您不是上海本地人,这个问题很重要吗?我今天想和您见面就是要同您正式保持恋爱关系。”国誉修也就道出了自己的真实企求。

“这个问题只要您同意,当然可以作为恋爱对象进行下去!”郭芷画明白地表示了自己的态度。

“那么一言为定就是了。”国誉修当然是求之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