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士穿女装戴耳环仙女楼 送女朋友生日礼物贺卡内容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男士穿女装戴耳环仙女楼 送女朋友生日礼物贺卡内容

一瞬间,顾思哲感觉自己心里筑得高高的那座堤好像崩溃了,她再也忍受不住,反手抱住秦焕岩,呜呜的哭了起来。

“不会吧,怎么还在哭?”

秦焕岩无奈的轻拍着顾思哲的背,他的这件外套估计是毁了,顾思哲可真不讲客气,眼泪鼻涕全往上面糊。

“你都快哭了半个小时啦。”

顾思哲肿着眼睛推开秦焕岩,因为刚刚哭的太厉害还打起嗝来。

“都哭成小花猫了。”

秦焕岩掏出手帕,语气十分宠溺,蹲下身来轻柔的给顾思哲拭去泪水鼻涕,又体贴的拧开一瓶水,送到顾思哲嘴边,“哭的那么凶,都打嗝了,来喝口水缓一缓。”

此时的顾思哲头脑还因为酒精的原因混混沌沌的,所以异常听话,秦焕岩说什么就做什么,非常配合。

“不能喝酒还喝那么多,你是不是傻?”

看了地上那几个空了的啤酒罐一眼,秦焕岩摇头不已。

“下次不准这样了。”

秦焕岩到车里拿了一块薄毯出来,把顾思哲整个裹了起来,拥入怀中,“你这样我很心疼。”

顾思哲呆呆的不说话,只是手里仍然紧紧的攥着那串心型项链。

秦焕岩顺着看过去,看到了心型项链里的那张照片。

“那是你妈妈?”

顾思哲沉默着点了点头。

“你很像你妈妈,都很美,很有气质。”

“谢谢。”

哭过一场的顾思哲声音变得很沙哑。

“为什么我每次最狼狈、最难看的样子都被你看到。”

清凉的夜风微微拂面吹过,顾思哲的神志在晚风的吹拂之下也稍微回笼。想起和秦焕岩的几次见面,顾思哲禁不住苦笑。

“我是和你犯冲吗?”

“错,应该说证明我是你的福星,每次你最难过的时候我都在你身边陪着你,这难道不是最美妙的缘分吗?”

顾思哲牵起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微笑,“我看你是我的扫把星才对,每次和你见面都没好事。”

她的两边脸颊还被酒精影响着,红扑扑的,看上去倒冲淡了平常顾思哲眉宇间挥之不去的高傲气息,显得艳若桃李,十分可爱。

秦焕岩知道现在顾思哲的情绪还处于比较敏感脆弱的时候,也不把她说的话放在心上,只是伸出大手轻轻的拍打着顾思哲的后背,像给一只受到惊吓的猫咪顺毛。

“我小时候在中国长大,那时候什么都不懂,什么也不必懂,我母亲也陪在我身边,那是我最快乐无忧的一段时光。”

秦焕岩没有嘲笑顾思哲的失态,反而开始平静的说起了他的童年生活。

“八岁那年我被接到了英国,从那之后我渐渐的明白,作为秦家人我必须背负许多东西,同时的,也要舍弃更多东西。”

“你为什么跟我说这个?”

顾思哲忍不住打断秦焕岩,她不认为她和秦焕岩的交情到了可以互诉衷肠的地步。

“我没有别的人可以说。”

秦焕岩侧头看了她一眼,眸色暗沉,深邃不可见底,又转过头去目视前方。

“像我这样的人,身边却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很可笑吧。”

秦焕岩发出低低的笑声,顾思哲竟然从他的笑声里听出了无奈。

“我到了英国之后接受秦家的精英教育,一言一行都受到无数双眼睛的关注,稍有不慎就会被指摘议论。从那时候开始,我母亲再也不会亲热的抱着我,满足我所有的要求了,所有以前她为我亲力亲为做的事,都由佣人代替来做。作为上流社会的贵妇人,她必须得拿出贵妇人的样子,否则她会被那些虚伪的贵妇人嘲笑孤立,更无法在她们的小圈子里立足。”

“我一开始很不明白,母亲始终是我的母亲,为什么换了一个地方她就不再亲热的抱着我了?她是不喜欢我了吗?”

秦焕岩的声音平淡无波,仿佛说的是别人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