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受给攻喂奶小说 卧铺火车对面一个女生好尴尬

  • A+
所属分类:历史战争

双性受给攻喂奶小说 卧铺火车对面一个女生好尴尬

汪全前脚走,赫连业后脚勾住英陶的腰肢,将她揽进怀中。

身处殿外,宫女、太监在旁,赫连业这样明目张胆抱她,英陶不禁脸红,抬手推他,他捉住英陶的柔胰按在胸口。

“夫君,你……”英陶后面的话咽回腹中,赫连业光华闪闪的黑眸牢牢的锁住她的目光。

他捉着英陶的手亲昵抚摸,一扫禁足之郁,明媚笑容粲然展现。

吓?英陶惊讶的发现,此时的赫连业竟然笑得如此纯真开心,和平时的凶暴完全不沾边,判若两人!

赫连业松开英陶的手,单掌抚着她的脸颊,眼神热烈。

他从来没用这么黏热的目光注视过英陶,英陶不适的垂低视线,别开脸。

赫连业一个使力将英陶打横抱起,英陶一惊,双手环住他的颈子,低问:“夫君干什么?”

赫连业不语,抱着她大步入殿,所过之处,宫女、太监偷着乐。英陶燥红脸,在他怀里不自在的扭动。

赫连业走到床前落坐,英陶坐在他的腿上。英陶想下去,他揽着英陶的腰不准,低笑:“你这算维护我么?”

英陶看着自己的指尖,说:“民间有句话叫做‘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根扁担抱着走’,你是我夫君,我不维护你,还能维护谁?”多蠢的问题,亏他问的出口。

赫连业手臂一紧,情动之下,吻了英陶的唇。

“唔……”英陶张大水眸,在赫连业笑意盈盈的眸子里看见呆板的自己。

赫连业压倒英陶,英陶张口想说话,赫连业趁势探出舌头。

深入的吻,英陶心儿颤跳,下意识闪避。赫连业一臂撑着自身的重量,另一手禁锢着她的下巴不准她躲闪。

英陶试了几次,非但逃不开,反而在赫连业火热的亲吻下眼神迷离,呼吸急促,双颊绯红。他从来没这么吻过她,从来没有。

欲望一触即发,赫连业控制不住自己,英陶还尚存清醒,娇喘提醒:“夫君,你还没……向父皇谢恩……”

赫连业慢慢的停下来,抬起头,欲望一点一点压下去,他吸一口气,整理自已。

英陶面红耳赤,拢着衣服坐起来。

赫连业侧头笑望着英陶,邪邪的,坏坏的。英陶打个激灵,结结巴巴:“干,干什么?”

“以后,我会尽量对你好点儿的。”赫连业捏一捏英陶红通通的脸蛋,离去。

什,什么?尽量?英陶瞪着摇摆不定的珠帘脑闪,什么叫尽量?他到底有没有诚意!

桑落掩着嘴溜进来,看她笑的那么贼,英陶尴尬的瞪她一眼,嗔骂:“笑什么?”

桑落来到床前一福身:“落儿恭喜小姐与皇子重归于好!”

说完,她目光落在英陶的唇上,明知故道:“哎呀,小姐的嘴为什么又红又肿的?”

英陶下意识捂住嘴唇,抄起枕头打她:“死丫头,快闭嘴!”

玉贵妃灵动会语的眸子盈闪着慈爱柔光,笑眯眯夸奖:“陶儿冰雪聪明,母妃晓得你一定有法子弥补。”

英陶半垂着头:“哪里,母妃谬赞了。”

“呵呵。”玉贵妃握着英陶的手不松开,一遍遍抚摸,好似她的手是天下最精润的美玉。

婆婆看儿媳,越看越喜欢,英陶很高兴和玉贵妃的关系又回到从前。

玉贵妃:“皇上昨天提及口技,母妃估摸着皇上要找个日子让你表演,你回去好好准备。”

“是,孩儿一定不让父皇失望。”英陶乖巧点头。

玉贵妃:“留你的时候也长了,回去吧。”

“孩儿告退。”

退出永泰宫,玉贵妃的态度让英陶哭笑不得,现在又不是埋怨她的时候了,得宠与失宠其实就是这么回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