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呲噗呲尽根撞击 啊…这里是飞机H

  • A+
所属分类:历史战争

噗呲噗呲尽根撞击 啊…这里是飞机H

“哦,好多啊,这么多的夜光蝶在月光里随意舞动,轻摆,当真是美的不似凡尘啊。”

凌沐颜边痴痴的看着,边不停的赞叹。

“亓桢桡你能发现这样的地方,当真是厉害啊。”

眼前这副确实是震慑人心的,那银白的月光,轻洒在五彩斑斓的夜光蝶身上,就像是给它们镀了层银光,虚幻空灵,就似九宵之上的天宫翩然起舞的宫娥,美不胜收。

“果然名不虚传。”梅殊亦是跟着赞叹,这次是真的,她确实也没有见过这么多的夜光蝶聚集在一起的情形。

满是喜悦的二人,皆没有发现此时的亓桢桡略有些兴致不高的模样。

他现在只想快点回去问问师傅,之前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在,这夜光蝶活动的时间并不长,只短短半个时辰,便都重新隐入草丛,踪影不见。

“啊,这也太快了。”凌沐颜嘟着嘴,有些意犹未尽。

“确实可惜。”梅殊跟着道了句。

“好了,以后有机会便再来看吧。”亓桢桡轻柔一笑,“走吧,回去之后也好为试炼做做最后的准备工作。”

他这一提,瞬时让凌沐颜回了神。

“对对对,快点回去吧。”凌沐颜重重的点头,她差点就真的忘记了还要回去准备的事。

“师姐,我等下直接去你那里,方便吗?”

“小师妹能来,自然什么时候都方便。”梅殊也是荡开一抹轻浅的笑意,目光温柔的看向她,“那你就跟我一道走,去看看还缺什么,明天也好补了。”

“嗯嗯,全听师姐的。”凌沐颜点着头,突然一愣,而后上前拉住了梅殊的右手,笑的一脸谄媚“师姐你阁里的光儿可有空?”

“有空,当然有空。”梅殊岂能不知她的小心思?

“你来,她便是没空也必须是要空出时间来的。”

“还是师姐了解我。”凌沐颜笑着吐了吐舌头。

三人如来时一样,亓桢桡御剑带着凌沐颜,梅殊则是自己御着灵剑跟在他们的身后。

很快,三人便回到了玉峰山上,亓桢桡跟二人告辞一番便再次快速离去,而凌沐颜则马上跟着梅殊回了仪梅阁。

梅殊面上的工作做的一向是滴水不漏的,所以凌沐颜所需要准备的东西,基本全部在了,再加上凌沐颜之前问凌宵要到的符纸,简直是让她的自信气爆了棚。

如果这都完不成试炼,那她就不姓凌了。

她吃了顿光儿所做的晚饭,便带着东西心满意足的回到了自己的沐春阁,美美的睡了一觉。

而回到了毒雾林中的亓桢桡,则是直接敲响了慕秋商的房门。

“师傅,您休息了吗?”

虽然像慕秋商这样的,修为高深的修士是并不需要休息的,但不知为何,一旦到了掌灯时分,他便会如凡人一样,熄了灯,躺在床上睡上一觉。

后来亓桢桡才知道他这样做,完全是为了怀念自己亡故的妻子。

“没有,进来吧。”

淡如水的声音在竹屋里响了起来,话音刚落下,房中便亮起了灯光。

亓桢桡推门而入,看到的是靠坐在床头,墨色长发披散在身上,神色略见慵懒的慕秋商。

“何事?”

“是这样的师傅。”亓桢桡将之前自己遇到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慕秋商,最后将自己的怀疑也一并说了出来。

“师傅,您说这是否是那梅殊搞的鬼?”

“应该是。”慕秋商的语气不起不伏,抬眼看向亓桢桡,目光无波,“你过来让我看看。”

“是,师傅。”亓桢桡上前,站到了慕秋商的跟前。

“坐下。”慕秋商指了指床头的矮凳,“站这么高,我如何能看清?”

“是,师傅。”亓桢桡马上坐了下来,看向他。

慕秋商则是细细的观察着亓桢桡,而后眉头突的一皱。

“看来还真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