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辛言最新章节目录免费阅读无弹窗 清纯校花被后式入侵动态

  • A+
所属分类:历史战争

林辛言最新章节目录免费阅读无弹窗 清纯校花被后式入侵动态

从那以后,龚歆一想到龚正陆这住先祖的遭遇,心里就一阵隐隐约约的发痛。这种痛,不知道是对于先祖受诛杀的惨痛的命运,还是联想到了自己的遭遇?总之,龚正陆这位先祖的名字,那一段不公平的历史记载,都让人感到了一段悲剧性的情结。

后来,那位提出“建设历史文化名城”口号的市委书记因为经济问题被双规了,锁阳这个历史文化名城的创建工作无疾而终。从此以后,龚正陆的名字从龚歆的心里消失,不再提起。

可是,今天,修订族谱的事,竟然会让他重温那一段历史,让他重新追寻那位先祖的足迹,这对于他,岂不是等于捅了他的肺管子一样的残酷无情?

可是,他有什么理由要拒绝呢?

“二叔,我虽然在锁阳市工作,但是,对于这一段历史,我并不了解情况。至于这位先祖的事,更是没有听说过。”龚歆想了想,决定先隐瞒自己所知道的这其中的事实。

“呵呵,龚歆啊!你过去一天到晚忙于工作,哪儿会有精力顾及这方面的事情?不过,现在好了,你退休了,有时间研究这事了。只要你认真的努力去做,凭你的聪明才智,搞清楚这个问题也不是一点儿可能也没有。”

二叔听了龚歆的话,并没有给他施加更多的压力,只是希望他不要推辞,答应做下去就可以了。

龚姓历史上虽然出了很多的名人,但是在近代,能够协助太祖开创一个国家基业的,还是十分的罕见,应该是值得大书特书的。

所以,年迈的乡绅听到了自己的先祖与清太祖创建了大清国的点滴信息,才执拗地热衷于族谱修订这件事儿吧。在龚歆的心里,隐隐约约感觉到这位乡绅老头儿已经是听到了某种让人兴奋的信息才这样做的。

不然的话,他为什么会让儿子投资这么多,要搞清楚这一位先祖的来龙去脉呢?在村民的眼里,这样的事简直是不可理喻的。不说是费力不讨好,起码也是多此一举。

分派了任务,接下来就是安排龚歆的衣食住行。既然午饭时大哥已经把话说明白了,龚歆不可能回哥哥家里居住了,就只能听从二叔的安排。

“龚歆,住的地方你有两个选择:一是这村委会办公室,这儿有电脑,有资料,但是这儿的办公场所,人多事杂,恐怕会影响你思考问题。另一处,就是你自己的六号宅院里,那儿清静,便于思考。就是对外联系不太方便。吃饭么,我安排专人为你做就是了。”

“我还是去自己的六号宅院吧!”龚歆就选择了清静之处。

所谓的六号宅院,就是父母亲为自己和哥哥们修建的娶媳妇的新房子,自己有弟兄六个,父母亲建造了六个宅院,按照从大到小的排行,自己的新房属于六号宅院。

当然,从部队复员后,龚歆去了锁阳就业成家,这所宅院除了回家探亲,他没有正式入住过,曾经让大哥家的侄子借住了几年,后来,侄子经商发了财,盖了小楼居住,这宅院又闲置不用了很多年,没有想到,现在倒派上了用场。

出了村委会办公室门口,拐个弯,走上五六分钟,有个小院安静的依着几棵枣树立着,午后的阳光从树叶间洒到地上,碎碎的金子一地。

龚歆隔着一堵只到半腰的院墙看过去,院子里清清静静,几件锈蚀的农具在屋檐下放着,龚歆想,如果自己不是在锁阳谈恋爱离开家,而是回乡务农的话,

这儿兴许会人来人往呢?自己将会生出不止一个儿子或者是女儿来,他们在这院子里长大,还会经常爬到树上摘枣吃吧?

他心里被一种无名的憧憬浸透着,心里话,本想是与老家决裂了的,今天他却又回来,而且是郑重的修订族谱来了。

进了自己的院子,二叔唤了一声“小蓉!”就见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子跑出来,二叔就对龚歆说:“她是美蓉的女儿小蓉。她就住在你隔壁,我让她来给你收拾一下屋子里的卫生,晚饭由她做好给你送过来。”

“小蓉,谢谢你,你辛苦了!”龚歆看着小蓉,十分的不好意思。原因是,这个小蓉的妈妈美蓉,就是自己的初恋。

因为留恋东北城市的安逸生活,也因为自己的虚荣心作怪,就舍弃了美蓉这个清纯的姑娘,移情别恋了。

为这,他不止一次的对美蓉忏悔过。但是,当时的美蓉看起来好像对此并不在乎,她说自己是一个农村的女孩子,不会给他带来大好前程。

如果他找到了自己的真爱,那就自己过自己的日子好了。也许是她真的看得开这事儿,不到半年就与同村的一个男人结了婚。

只是这次婚姻并不幸福,因为她生了女孩儿小蓉,那家的公婆就撺掇儿子与她离婚,然后又迅速地与另一个本村姑娘结婚了,直到生了儿子,那公婆才不折腾自己的儿子离婚了。

也许是这一次婚姻对美蓉的打击太大。她离婚后一直带领女儿回娘家生活。直到女儿结婚了,生儿子了。她也没有再婚的打算。她对于男人把女人当作生育机器的观念深恶痛绝,但是,现实生活却又是这样。又能怎么办呢?

“舅舅,如果你想吃什么饭,告诉我,我晚上做好送过来。”这小蓉一直叫龚歆为舅舅,现在看到这个舅舅与自己住的这么近,村里又委托自己照顾,就显得十分的高兴。

“家常便饭就行了。喂?小蓉,你妈妈好么?”龚歆见到这个小蓉心里就觉得内疚。如果不是自己移情别恋,这孩子就应该是自己和美蓉所生的吧?

“我妈妈很好。前几年,她和亲戚在镇上合伙开店。经营粮油,这些日子又购置了一台进口的电子医疗设备,说是能够进行心理矫正。我也不明白那东西是怎么回事?过几天你去看看就知道了。”小蓉欢快地告诉他。

“好吧!我过几天过去看看她。”龚歆就痛快地答应了。说实在的,自从两个人都断了恋爱关系以来,他们相互之间是避嫌的。

即使是回家探亲,也很少到一起去,省得别人说闲话。但是,现在和过去不一样了。彼此的年龄都已近花甲,还用得着避什么嫌?

再说,她已经是离婚多年的人了,他与自己的妻子也是貌合神离那种,还在乎人们说三道四吗?

和小蓉说了一阵子话,龚歆打开笔记本电脑,开始查找资料。不知道怎么回事?过去在网络上查找龚正陆的名字,几乎没有任何信息。

可是,这几天没上网,那些信息就接二连三的发上来了。尤其是锁阳市社科院的官方网站,专门介绍清前历史的研究情况。

那些人们所不知道的名字,努尔哈赤、舒尔哈赤、龚正陆、范文程、皇太极、代善、多尔衮、孝庄、大妃、莽尔古泰等等一系列后金国的重要人物都登录到了锁阳社科院的官方网站上。

看到这些海量信息,龚歆禁不住大吃一惊,心里话,多亏自己把这件事情应承下来了,如果自己拒绝的话,二叔他们看到网络上这些来自于锁阳市的研究成果,一定会大骂自己是个真正的不孝子孙了。

可是,事情往往就是这样,没有任何信息的时候,会发愁缺乏信息无从下手,但是,等到那些海量的信息涌出之后,又觉得束手无策了。

网络这个信息高速公路,堪称快捷,但是由于没有一个权威性纠错机制,网络上的信息往往是鱼龙混杂,很多的不实信息、错误信息大行其道,让你不知道如何选择。

譬如在龚正陆生平事迹的研究上,网络上就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有的人认为龚正陆确实是因为与朝鲜人搞交换被努尔哈赤诛杀了,也有的人觉得龚正陆对于努尔哈赤立下那么大的功劳,不至于被杀。

就算是努尔哈赤动了杀心,龚正陆亲自教育培训出来的那些皇子、贝勒也会保护他的。有人甚至于列出事实,说龚正陆曾经辅佐过皇太极。

要是那样的话,龚正陆被努尔哈赤杀害的事就不能成立了。两种观点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毫不相让。龚歆也不知道应该站在哪一边好?

实际上,在这个问题上,龚歆始终是相信肇大庆的结论的。肇大庆对于清前史研究多年,所获得的资料翔实,他本人治学也是严谨的。

应该说,在这个问题上,他的结论应该是终极性的。可是,龚歆怀疑自己的先祖被杀,又是坚定不移的。

他之所以相信自己的这位先祖不至于被杀,除了情感上的因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位先祖既然能在那种恶劣的政治环境里经营多年获得成功,说明他本身是机智过人的。

既然他能躲避过那么多的政治风险,为什么对努尔哈赤的诛杀之心就毫无防范,束手就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