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警花和三个黑老大 美女脱了内裤后打开腿正面看

  • A+
所属分类:历史战争

一个警花和三个黑老大 美女脱了内裤后打开腿正面看

难不成他黑了自己电脑还不够,连自己手机上的内容都可以自由操控了!?一想到自己的隐私在这个男人面前暴露无遗,叶姿就觉得不寒而栗,只觉得手中的手机突然变成了一个烫手的山芋。

他却对她的问题避而不答,忽然淡淡地问候了一句,“感冒了?”

“你别转移话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什么时候……阿嚏,阿嚏--”

一连不受控制地打了几个喷嚏,叶姿这时候才觉得有些不妙,似乎真的被白绍宸那个乌鸦嘴说中了,想来是因为昨天湿着头发就睡了的缘故。难怪觉得睡了那么久,醒来的时候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原来是受寒了。

懊恼地抽了几张纸巾捂住了鼻子,叶姿重新拉过被子来牢牢实实地包裹住整个身体,显得声音也有些闷闷的,听不出情绪,“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就挂了,等会还要跟他们去选礼服。”

“礼服?”电话那头的白绍宸眼角微微一动,敏锐地捕捉到了她话语中的重点。

“嗯,月底父亲会举办一场家宴,如果不出意外,也会给你发请帖的。”她醒了醒鼻子,又粗暴地抽了几张新纸巾,一边好心提醒,“不过你来不来其实也没什么所谓,因为到时候肯定会很无聊。”

这种小三扶正的场合在社交界屡见不鲜,她从前也以叶家长女的身份参加过几次,在场宾客大多都是为着看好戏的心态而去的,她也如此。只是没想到,风水轮流转,如今她也要出现在这种尴尬的场合,跟着那一家人一起忍受着旁人的指指点点。

想到这里,叶姿又是一声苦笑,不自觉已经隔空对着电话彼端的男人翻了个白眼,语气嘲弄,“都了解了吗,还有什么问题就一次性提出来吧,我的未、婚、夫。”最后几个字她刻意加重了些语气。

“哦?”手机里传来意味不明的一声低笑,刻意压低的男声通过电波传递,在她紧贴着的耳畔不急不缓地响起,更为惑然,“那正好。”

她一愣,没有弄明白这句没头没脑的话的含义,正欲追问时,那端便已经毫无预兆地挂断了电话,她气急败坏地再拨打过去时,已经是占线状态。

从前见面怎么没有看出他工作原来这么忙!叶姿低眉看着“嘟嘟”作响的手机,有些气恼。

经过刚才一折腾,她的困意彻底全消。眼看着窗外的晨光逐渐灿烂起来,她握了握拳,且当做是为自己鼓劲。简单地洗漱过后,她化了个精神点的淡妆,昂首挺胸地缓步走下了楼。

继母一家和父亲已经坐在餐桌前吃早餐,听到她下楼时的动静,叶振海从报纸中抽开目光,望了她一眼,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然而一时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启话匣,正要放弃之际,未曾想叶姿已经先一步笑着开了口,“爸,早上好。”

她面上的笑容虽然还是有些不自然,然而态度的巨大转变还是让叶振海颇为惊喜,颤抖着放下了手中的报纸,难掩面上的惊讶和喜悦,“小姿,你终于肯重新叫我一声爸了。”

虽然不喜欢她骨子里跟她母亲当年一样的倔强,但是到底还是自己疼大的女儿,前几天那样硬邦邦地喊他“父亲”,他心中怎么不难受?

初见成效,叶姿在心中吁出了一口气,握紧了的拳头也松开了几许,尽力让自己的神态表现得轻松一些,“我们父女俩相依为命这么久,怎么可能因为这些小事就彻底死不相往来?爸未免也太看低我的度量了。”顿了顿,她飞快地调整好了面上的表情,清凌凌的眼睛望着叶振海,语气诚恳,“爸上次跟我说的话,女儿考虑了两天,终于明白了爸爸的良苦用心。一家人好好过日子才是最重要的,这应该也是妈妈的愿望。如果爸真的这样喜欢云姨,那我作为爸爸的女儿,也应该接受弟弟妹妹的存在才是。”

“你能这样想就好,能这样想就好。”叶振海的表情很是欣慰,又似乎突然想了起来什么一般宣布道,“对了,我今天公司内部有重要会议要开,实在没办法陪你们一起了,但是已经安排了司机,到时候会载你们一起去挑选礼服,有什么好看的就买下来,爸爸出钱。你们姐妹俩难得有机会单独相处,也好趁机交流一下感情,虽然两个即将都要嫁人离家了,但我还是希望你们可以姐妹和睦的。”

坐在餐桌边安静用餐的叶姿微微一挑眉,见叶振海正在看她,忙掩饰般地抿了一口咖啡,才没让冷笑太过明显地蔓延上嘴角。

一边坐着的叶子杰不乐意了,“凭什么我姐姐要跟那个贱女人一起出去玩,万一要是再被那个贱女人推倒流血了该怎么办!”

叶姿没有回应,只是继续低眉喝着咖啡,然而头却越发低了下去。长长的刘海遮住了她的眼睛,只能看到她瘦削的肩膀微微颤动着,像是在狂风中即将被刮走的蝴蝶。

叶振海自然注意到了她可以流露出来的细节,面色一下子沉了下来,几乎快要滴出水来,“小杰!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姐姐!”

同样是当面顶撞,现在叶振海的态度比起前几天,可算是有了巨大的区别。叶姿将这一切的变化都默默地记录在心中,看着咖啡倒映出的自己,嘴角始终微微往上翘,哪里有一点凄哀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