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韵诗精华粉水好不好 拍戏假戏真做的小说h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娇韵诗精华粉水好不好 拍戏假戏真做的小说h

“给我翻遍整个赤血堡,她的血迹那么快消逝,肯定隐匿于某一个角落,能如此快脱离我的追赶,相必她对堡中了如指掌。”

阎翼大张旗鼓地命令侍从全面撒网!

“回禀堡主,没有!”

“再找!”

阎翼寻着那血迹,鼻梁微靳,一种血腥的味道猛呛入喉舌,他便不信盗宝者能长着翅膀给他飞了不成?

“回报堡主,没有踪影。”

“见鬼!”

“堡、堡主,丫鬟下人的身体都检查个遍,没有发现有受伤的,至于夫人们……”

“我来!”

阎翼皱皱眉,愤愤网住袖口,那两弯如梭般的粗眉,涌上狠辣决绝的色泽,想逃?哼,能从他阎翼手掌中逃脱的只有鬼——除非他变成鬼,否则就算躲进猪圈,他也照样扯腿将他揪出来宰掉!

“堡、堡主……”

“别结巴!”

“堡主,那、那个,您的麻烦来了。”同为四将之一性情腼腆内敛的风阳转而面红耳赤回道:“风情从宿月楼归来,带一群妓回来说堡主下令欲纳回为妾的。”

“什么?”

阎翼猛一怔,心中暗叫糟糕,那盗贼给他使诈,弄一群身份肮脏的粗脂俗粉欲诋毁他阎翼的名誉?

“并且整个宿月楼得知奔走相告,哪怕连那老鸨子,亦跟着欲入赘,说堡主若纳妾不多她一个风韵尤存的俏娇娘。”

“我呸!”

娶个半打老婆子,不如给他三尺白陵来的容易。“统统给我轰出堡,谁若不肯离开,皮鞭伺候,再纠缠,全给风情纳去做妾,哼!”

“堡主……”

“还有何事?”

“副管家带一群出闺的夫人,她们个个浑身炽热,媚眼如波,全披头散发来找堡主,行、行那闺房之乐。”

“该死的!”

闻言,阎翼脸彻底阴霾铁青,拳攥的紧紧,眉头靳成八字,正所谓前有豺狼,后有恶虎,葬了英雄冢啊!

“堡主……”

“躲开!”

阎翼恼的鼻子直歪,那老鸨倒不自觉地粘上他。“你看我将我宿月楼的姑娘全送于你,奴家年芳30,替您暖床亦属极品吧?”

“你,给我滚开。”

“哟,哟,哟,奴家便喜欢堡主的冷酷酸性样,有脾气,有板,有型,我身材丰腴,家产倒也不少……”

“风情,帮我把她们扔进井好好清醒。”

阎翼“啪”一巴掌将她甩开,老鸨跌倒在地上,一副愠怒的模样。“奴家……”

“扔进枯井!”

“我们……”

“别罗嗦,我懒得听你们絮叨,凭你们的身份,根本不配入住我赤血堡。”阎翼无情道。

“可分明是你请我们……”

“那是有奸人作祟,别自作多情!”

“好,好,算阎堡主你权大财粗,冷血无情,可我们宿月楼亦不是吃素的,我们就走着瞧,哼!”

阎翼耸耸肩,攥紧腰上那柄利剑,直奔那群姬妾奔去,撩开他们的衣纱,一个个检验有无伤痕,半响,挫败地将咿呀呻yín的他们推向四将中医术最高的——风落,一身的湖绿衣衫,长的比美人儿愈俏上几许。“帮我将她们身上的春药解除,我非的查到到底是何妖孽在我眼皮底下作祟?”

“堡中全搜遍了吧?”

“还差一个!”

阎翼危险眯眸道。

“还有?”

“那妖孽,那痴儿,我的替身侍妾!”他的神色愈诡异,尤其紧锁的眉梢带着浓郁的恳切意味,不得不承认,阎翼的脑筋并非那般愚拙,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漏过一个,一撩黑襟,刘海飘飞过鬓,他“啪”一脚踹开柴房门,瞥向柴堆中那正不顾形象流着唾液呼呼大睡的韩歪歪,“啪”一巴掌便将她轰醒,拎着她衣领,向上一提,逼着她惺忪的眸正视他犀利冷漠的眼神。

“阿嚏……”

韩歪歪猛打个喷嚏,阎翼碍于肮脏,“砰”将她撇回柴堆,摸摸疼痛的小屁屁,她扁着小嘴“哇”大哭起来。“歪歪好痛痛,宝宝揉揉……”

“不准叫我宝宝!”

“不叫宝宝,叫什么?”

伴着那珍贵的眼泪疙瘩,她眨巴着那双骨碌的大眼睛,天真问道:“堡堡不就是宝宝?歪歪叫的很好听喔。”

“你少和我装傻!”

他冷声斥道。

“呜……”

“别在我面前装的那副可怜巴巴,你这妖孽根本不痴!”

他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