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深陷黑潮的警花 卧底警花的被惨经历

  • A+
所属分类:热血格斗

穿越深陷黑潮的警花 卧底警花的被惨经历

“顾检察官慢走,为了庆祝你公诉成功,咱们几个今天准备了一份礼物给你,你回家就知道了。”

几名男子笑呵呵的将一名看不清模样的男子扶上车,对驾驶座方向说:“小杨,将你家检察官送到他门口就行了,别扰了他的好事。”

驾驶座上的男子颔首:“知道了,各位慢走。”,几人关上车门笑意深长的离开。

杨余回头,看着醉的有些厉害的男子,皱眉道:“顾先生,你还好吗?”

男子动了动身子,“嗯”了一声,伸手松了松领带,便没有再开口。

杨余张了张嘴,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顾先生醉成这模样,就算家里有什么惊喜在等着他,他也应该没有精力了吧?

——

有人说,黑暗是万恶之源,所有的一切罪恶都是在黑夜中诞生。

森森的白月光下,安静的只能听到偶尔的虫鸣声,昏暗的路灯照着没有行人的泊油路,就在这时,一个瘦小诡秘的身影出现在泊油路上。

身影的主人猫着腰在路上摸索行进着,她的神情将周遭的气氛刻画得十分凝重,稍微出现一点声音都能看到她猫着的身子微微一颤。

就在这波谲云诡的氛围下,突然冲出一团看不清样貌的物体,穆小洛顿时吓得顿在原地,僵持着身子动也不动,正准备开口询问的时候,前方的物体突然“喵”了一声,穆小洛神情顿时一松,站直了身子大喊了一声:“靠!”

又突然意识到什么似得,赶紧再次猫下身子,压低声音道:“我的小祖宗,你吓了我一大跳,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抓你的老鼠为民除害,我继续做我的事,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前方的物体昂首高冷的看了她一眼,不屑的将头偏向一边,迈着优雅的步伐缓缓离开。

小小的插曲后,穆小洛的心里更加紧张,三步并作两步走,短短五分钟的时间就到达了此次行动的目得地。

站在黑灯瞎火的别墅前,穆小洛终于挺直了身板,活动了下筋骨,总算是到了。

根据师父给的资料显示,这栋别墅位处半山区最偏僻的位置,别墅的主人一般都是早出晚归,而且经常不在家,如果她今天的运气好的话,还能碰到主人不在家。

想着,嘴角扬起一抹开心的笑,跟之前沉重的步伐相比,现在她的步伐轻快多了,径直走到别墅大门前,取出几样东西,在密码锁上鼓捣了几下,“啪”的一声门就打开了。

穆小洛戴出手套,小心翼翼迈进了这座大的令人窒息的别墅,不知道师父怎么想的,第一次行动就让她干这么大一票。

想着同门那些师兄师姐平时看不起她的眼神,她又觉得师父是为了她好,成功干这么大一票,他们回去肯定要对她刮目相看。

进屋后,穆小洛直接傻眼,这么大的别墅只是简单有格调的装饰,屋内全部系列都是以黑白灰为主,多的一丝色彩也没有。

靠,这人怎么一点情趣也没有,太单调了吧。

穆小洛忍不住靠在沙发上抚额,还以为能捞到条大鱼呢,结果只是虚有其表,她总不能把别墅搬回去吧。

仅仅忧伤了两秒之后,她的视线就停留在墙上的几幅画上,顿时眼睛散发着精光,其中一幅画她在师父的资料上看见过,那幅画出自某名家之手,一直收藏在国家博物馆。

不幸的是,三年前被盗,以七位数的高价卖到了黑市,据说没有人知道这位背后的卖家是谁,自此,这幅画就在江湖上销声匿迹了,没想到让她能在这儿碰到。

顿时这栋房子的主人,在她心里就升到了另一个层次,她再也不会说他是没有情趣,虚有其表了,简直就是富的流油。

不待多想,穆小洛蹭的一下就跑到了画的面前,先摸了摸画的四周,确定没有任何机关之后,才小心翼翼的将画取下来。

取下来后又看向了墙上剩下的几幅画,那几幅画她虽然没有见过,但是能和这幅画放在一起的作品,一定是不菲之作,没有丝毫的犹豫,加快动作将墙上剩下的几幅画一并取下来。

这下赚翻了,单单是这一笔就够她下半辈子的生活了,她看同门里面那些人还会不会小看她,她穆小洛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利落的将几幅画装进硕大的黑布口袋后,她竟然发觉她扛不动,娇俏的眉目里出现了懊恼的神色。

正在她来回踱步的时候,门“啪”的一声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