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昭君一女二嫁 魔尊锦觅续写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王昭君一女二嫁 魔尊锦觅续写

休书!

苦熬三月,却得休书一封。休我妾韩歪歪,不需犯七出,亦不需忤逆三从四德,她韩歪歪便被赤条条轰赶离那间布置简单利落的小厢房……

阎翼那抹颀长的黑色背影。

衣袖撩起,无情落下的潇洒动作,在她心中铸起高高的围墙,她心中暗暗发誓:“阎翼,是你负我,打我,辱我,弃我在先,将来,千万别来跪地求我!”

“啪”

不小心绊上门槛,忽而淅沥的小雨落满天幕,韩歪歪手臂卷着行囊,随那皱眉惋惜的风情渐渐向堡外走。密室啊,密室,她何时能知御血藏宝图,到底是否为阎翼杀掉她爹娘抢回来的宝物?

哗哗啦的小雨漫天飞舞,淋的满身湿漉漉。

凌乱的黑丝粘在耳际,小脸冻的红扑扑,随着瑟瑟发抖的身子,令她看起来楚楚可怜。“哟,妹妹是堡主第一个休的侍妾。”那鬼魅般的甜嫩嗓音又来临,韩歪歪一皱眉,拳头下意识攥紧。

“果真是堡主的例外,娶之例外,休之例外,妹妹来时姐姐未列队欢迎,走时我们总得有些表示吧?”醉竹挥舞衣袖,一群侍妾迎面堵来,个个脸上桃花乱舞,眉开眼笑。“想离开赤血堡,得有过堡仪式。”

“我……”

“别我不我,你不你的,妹妹何必见外,这是我们特地为妹妹准备的休妾仪式,妹妹过关,我们便替你敞开大门,否则,我们便向堡主好好解释解释妹妹被休何等不满,何等不守规矩,哦?”

“你们——”

韩歪歪小小声斥一句,忍辱负重数月,这种把戏倒见的不希奇,毕竟依旧身在赤血堡,为避免节外生枝,她放弃教训她们的念头,硬着头皮默认这荒谬的休妾仪式,可惜瞥向眼前的阵势时,她不由猛吞咽唾液。

果真最毒那妇女人!

亦果真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尤其女子即小人时,恐怖连阎王也得叹气吧?风情那冷漠的美眸中掠过异色。“夫人们,这未免……”

“有你何事?”

“谁受得了……”

“你想替她受?还是你本和她便是一夥?难道堡主嘴中的贱夫,便是你风情?”醉竹一针见血咄咄问道。

“是呀,是呀,难道是风情?”

众人起哄!

“不是,不是我!”

风情弄的百口莫辩,只有让开路,令韩歪歪独自承受,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他可没有能耐清理堡主恐怖的血色花丛……瞥向风情那副皱眉无措的模样,韩歪歪抿唇,嫣然一笑,云淡风清地将行囊放于地上,再背起那颗沉甸甸的石,走向炽红的火盆。“妹妹有神助,跳火盆乃易事。”

“嘿嘿——”

她傻笑,敛足一跳,只听“扑通”一声,身体猛倾,上半身跳过,下半身被巨石压的浸入火盆中,裙摆被燃着,糗的她边爬边扑打。“韩小姐,你怎么样?有没有烧到?”风情体贴地冲过来,拔出长剑,剑鞘一挑,将她的娇躯拖入怀中,再替她拍掉燃着的火苗,瞥向腿上那块青黑色,不由心中一痛,世上何其可怕,如此对待痴儿,她们简直禽shòu不如!银丝张扬,愠怒冉冉,干净的俊颜,宛如脱尘仙子,眼前这个首席侍者,令韩歪歪心中一阵暖烘烘……

“风情,你为何这般护她?”

“她很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