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男朋友说想睡我 长官们的玩物

  • A+
所属分类:热血格斗

为什么男朋友说想睡我 长官们的玩物

“睿二哥抠鼻屎,她也觉得好看吧。”

她舞着手中厚厚的信,回头,手指轻戳骑车人瘦削挺拔的背,“睿二哥,你真不看一下啊?人家写了三十页哪,还有照片,喏,蛮好看的。上次可爱的你不喜欢,这次的女孩好漂亮,你看看嘛……”

单车刷地停下了——

白衣黑裤,干净得像是从漫画里出来的优等生回过头,目光滑过她递上去的信纸,一抬,握笔太久而有薄茧的食指用力戳向她披着微卷刘海的额头,无奈地同她大眼相瞪,“你这丫头……”

剩下的话,他总是不肯说完。

若是她可怜那些写了信的女孩,央求他看一看,他便有些气地把车骑得飞快。

风呼呼地淌过她耳朵,她紧环住他精瘦的腰,把额头贴上微热的白衬衣,“睿二哥,你慢点……”

唐花枝在后面骑着车奋力追赶,“哥,你等等我呀……你丫~!我要给唐老爷子告状去,你不安好心,要扔了他心肝宝贝。”

唐睿不吭一声,也没有降下速度。

那些有关于少年、少女的情愫,一时又融进明黄暖昧的风里,擦过身去……

她早该看出端倪的,可又怎么会看得出来……

从小她就同花枝一齐喊他睿二哥,就只当他是个哥哥。

两家那么亲,她又喊邹榕干妈。从穿着开裆裤时起,就一块儿玩到大。

那些她以为平常的往事,直到事后追究起来,才惊觉别有洞天。

她天生平衡感极差,学骑单车老是摔跤。爸爸又不肯特殊待遇,只能让她自己上学。

是唐睿主动请缨,载她去学校的……

她怕摔,坐在后面把他衣服拽得死死的,一到转弯处就晃。刚开始摔了好多次,可他都护着她,从没让她真正摔着过。倒是唐睿垫在她身下,受伤过好几次。

怕回家被骂,更怕牵连了她,他就买了药,就在街角,卷起裤腿抹药膏。

她蹲在他面前看着那巴掌大的污块,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唐睿哭笑不得,“七七,别哭了,丑死了你。你把眼睛哭红了,回家你爸一准儿以为是我把你摔着了,以后不让我载你回家怎么办。”

那时家属院里的阿姨看见他们回去,都开玩笑说唐家老二和他小媳妇儿回来了。

那时两家聚会,邹榕常抱着她,揶揄地对宋重天说,“认什么干妈啊,迟早是我家老二的媳妇儿。”

他对她那般好,甚至超过了对唐花枝的关心。

曾经所有人都以为,是这样的。

像电影里,小说里,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迟早有一天她会从唐睿的小媳妇儿变成他真正的媳妇儿……

所有人都以为,他们会在一起……

如果陆子翊没有出现,如果爸爸和陆家没有谈起这门婚事……

可惜,没有如果。

是她太迟钝,察觉得太晚了。

那晚在家属院门口,唐睿将她堵在她家楼下小花园里。

“七七,是真的?”清冷的月光给他的脸抹上了一层晦涩的光影,他认真地看着她,眉宇间有极力控制的忍耐,“你谈恋爱了?”

她仰着头,看清他眼里涌起的情绪,终于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