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给甄皇后选男宠 男人粗又硬很舒服

  • A+
所属分类:热血格斗

皇上给甄皇后选男宠 男人粗又硬很舒服

“你不是灵儿?”皇帝不相信,摇着头。

“我不是。”欧阳静再次否定,看着皇帝失望的神情。她想那位灵儿对皇帝应该很重要吧,只是不知道她是什么人?逝了?还是失踪了?

皇帝望着欧阳静,明明是一张脸。却不是灵儿,他极度失神。不过也是,眼前这少女的年龄足当灵儿的女儿,如果灵儿不曾去世,是不是他们的女儿就这么大了?

众人见皇帝只是失神地望着欧阳静,他们也不知道要怎么办?

欧阳安、欧阳静看着皇帝,他们现在如果告退会不会惹怒他?虽然不惧怕,但也是极麻烦的事情。更何况现在的皇帝不像君王,其实更像一个失意的老者。

皇帝又沉默了片刻,这才失魂落魄地朝着两人挥了挥手:

“你们走吧。”

“草民(民女)告退。”欧阳安、欧阳静朝着皇帝行礼,然后领着宫女、太监与皇帝擦身而过,朝着暂住的宫殿走去。

皇帝回转身,望着他们的背影,久久不回神,直到欧阳安、欧阳静的身影被夜色吞没,他才对身边的太监问道:

“他们是谁?”居然有两个陌生人进了皇宫,而且那女子还跟灵儿如此相像?

“回陛下,奴才听说今日东宫来了两个客人。想来应该就是刚才的公子与姑娘了。”太监小心地回答道,他并非皇帝的贴身太监,只是碰巧遇到庆公公生病,他才能够侍候皇上。所以并不清楚灵妃的事情。

“太子的客人?”皇帝眉头微蹙,抬头看着东宫的方向。他原是想去东宫的,但是刚才遇到了欧阳静,忆起了往事,也没心情过去了。

“回去吧。”皇帝说着,人也转身就往回走。

“是。”太监、宫女等人自然侍候着离去,只是一个个心里都琢磨,皇上嘴里的灵儿是谁?又怎么不去东宫了?大概,过不了多久,宫里又有谣言了。

皇宫回到了御书房,将侍候的小太监挥退过去。

御书房很安静,笔墨纸砚整齐陈列在书桌。窗微敞,夜色朦胧。

沐谦年一下子坐到书桌后面的椅子上,整个人仿佛是骨子软了一样,双眼无神地望着房顶。这里是每位皇子最向往的地方之一,多年前的自己也是满心都是皇位,只到自己如愿以偿了,便以为是最幸福的事情。只到后来自己身在帝位,才发现高处不胜寒,帝王真是孤家寡人,寂寞无比。

不过就在他登基的第四个年头,他微服出宫途中遇到了灵儿。她的美丽、如同解语花般的善解人意令他为之倾倒,更知道这个女子就是自己一直要找的、能够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人。

为了不吓走她,他起初隐藏了真实身份,以商贾的出生与她交往,灵儿对他渐生情意,直到半年后,他们遇到刺客。他的身份才被解露。

灵儿恨他隐瞒她身份,但是爱根深种。她也就随着他进了皇帝。

沐谦年以为自己是帝王,能够保护好自己心爱的女人。其实上他们在皇帝也有一段最幸福的日子,但就在他享受江山美人都兼俱的幸福时,让他最痛苦的事情发生了。

在灵儿进宫的第二年,她怀孕了。那是他们两人相爱的结晶,也更让沐谦年对她爱若珍宝,但是他却忘了,皇宫不止灵儿一个,他还有皇后,还有嫔妃,就算他并不像其他帝王那样拥有三宫六院,但是后宫还是有一些女人的。而这些女人平时在他面前都是乖巧无比,令他一时间被幸福冲昏了头脑,居然忘了,后宫之人有谁不勾心斗角的?

就因为他的一时疏忽,就让灵儿在自己眼前被害,到最后连身影都找不到。虽然他惩罚了害灵儿的人,但是有什么用?这么多年都找不到灵儿,难道当初她真的就已经重伤不治吗?想起晚上见到的这名女子,他就忍不住猜想,难道她跟灵儿有什么关系?否则岂会如此的相像呢?

“来人--”皇帝最后做了一个决定,他朝着暗处唤道。

“陛下--”出来一个黑衣人,低着头,看不清长相。

皇帝看了一眼自己亲手调教出来的暗卫,沉声说道:

“朕要你去查一下,太子的客人究竟是什么身份?”

“是。”暗卫答,只当是皇帝关心太子。

“速给朕答案,好了,下去吧。”皇帝朝着暗卫挥了挥手,满脸的倦意。

“是。”暗卫身影一退,又消失在眼前。

而这一夜,皇帝彻夜未眠,急坏了守在书房外的小太监。

另一边,欧阳安、欧阳静他们也在猜测,这灵儿究竟是谁?不知道跟三棱剑有没有关系?不过他们在月夜下漫步的浪漫想法是泡汤了,两人因遇到皇帝,更多的心思都放到他身上。

“你们先下去吧。”欧阳静朝着侍候他们的宫女、太监吩咐道。

“是。”太监、宫女都退到门外。

欧阳安上前一步关上了门,这才坐到了欧阳静的旁边。

“静儿,你说那皇帝嘴里的灵儿是谁?”他怎么总有种感觉,似乎他们未来会跟那个灵儿牵扯在一起?很奇妙,照理说他们都不认识什么灵儿,自然也谈不上什么牵扯,但就是这么奇怪,他偏偏就觉得会跟一个不认识的人有牵扯……

“不知道。”欧阳静摇了摇头,“也许是他以前的某位妃子吧。”她倒不是太感兴趣。

欧阳安点头,很有可能。

“咱们要在皇宫待多久?”也许不是他们想待多久,而是那太子想留他们多久才对。

“用不着两天。”欧阳静眼睛微眯,露出笑意。“如果不出我所料,很快,关于三棱剑的瞄头就要出现了。”

“有消息了?”欧阳安微惊,他刚才还在想关于三棱剑的事呢。这就有消息了?

“嗯。”欧阳静点了点头。

翌日,太阳爬上了蔚蓝的天空,又是一个好天气。

欧阳安、欧阳静兄妹俩在宫女的侍候下,用了在皇宫里的第一顿早餐。

早餐没让宫女按规矩摆在室内,而是欧阳静吩咐摆到了院子的亭子里。一边看着初升的朝阳,一边闻着清新的花香,还有那金碧辉煌的宫殿,就像在野炊一样,倒是极有趣。

早餐过后,欧阳安、欧阳静刚看着宫女们收拾好碗筷,就见一个太监走了过来。

“见过公子、姑娘--”那太监朝着两人行了行礼。

欧阳安、欧阳静相视一望,这太监是东宫的人,难道是沐月离有事?

“公公请起。”欧阳安朝着太监扬了扬手,问道,“不知公公前来?”

“奴才奉太子之命,请欧阳姑娘前往东宫。”太监答,同时不着痕迹地打量欧阳静。果然是个漂亮的女子,难道太子提起她时眉飞色舞的。

太监的话令欧阳安、欧阳静眉头微蹙,但也仅瞬间,他们就恢复了如常。不过对沐月离的用意却开始猜测起来。

欧阳安尤其不舒服,听太监的口气似乎沐月离只见静儿一人。孤男寡女,又在他的地盘上。欧阳安怎么放心呢?

“公公,殿下只见令妹?”他忍不住问道。

“回公子,太子的确只见欧阳姑娘。”太监笑眯眯的答,他只以为两人是亲兄妹,心头暗想现在担心,如果等欧阳姑娘得到太子的亲睐,只怕他笑都来不及。到时候荣华富贵还不是滚滚而来的事情。

欧阳安听到太监的话,眼里又闪过一阵阴霾。那个沐月离究竟有什么居心?

欧阳静眸光瞄到欧阳安,当然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不过她倒是不怕沐月离有什么坏招,她自信还是应付得过来的。

“走吧,公公。”欧阳静朝着太监说道,一边给欧阳安一个让他放心的眼神。

欧阳安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说话。只是看着欧阳静随着公公离去。他担心是免不了的,但是他也相信静儿肯定会没事的。

东宫,太子的寝宫。

欧阳静见太监居然把自己领到这里,眉头蹙了起来。哪有把未婚女子唤进男子的寝宫的,还好她是穿越人。而非那些受封建思想长大的女子,否则,只怕谣言一传,就只有抹眼泪或活不下去的份了。

进了房间后,她就看到沐月离微躺在榻上。旁边竟没有一个侍候的宫女或太监,这又让她眉峰蹙得更紧了。

“殿下,欧阳姑娘到了。”太监朝着沐月离回报道。

沐月离这才睁开了眼睛,望着欧阳静。今日的她一袭浅绿的罗裙,头发轻挽,斜插着玉钗,虽然看起来装扮很是简单,却让看惯了宫中那些嫔妃精致妆容的他更觉得清新、靓丽。

“你先下去吧。”沐月离对太监说道。

“是,奴才告退。”太监朝着沐月离行了行礼,退下去。敛下的眼敛里却有着暖昧的神情,只怕他以为沐月离招欧阳静来是为了男女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