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物紫红狰狞含吞吐 老师扒开学生内裤摸出水

  • A+
所属分类:生活搞笑

巨物紫红狰狞含吞吐 老师扒开学生内裤摸出水

第二天,英陶早早起来,轻手轻脚来到桌案处砚墨,执笔写下一封家书,信中这样写道——

一,请江氏帮她准备药材;

二,请江氏将家中已经成熟的牙枣分装两筐;

三,请江氏把药材埋入牙枣之中,以她想吃家中枣子为由,七月十日将东西一并送到朝华宫。

之所以烦劳江氏,英陶考虑到宫中人多口杂藏不住秘密,如果寿礼的想法走漏,难保旁人不会捷足先登。以牙枣作掩,谁也不会怀疑什么。况且她是新入宫的皇子妃,想念家中食物也是人之常情。

写完家书,英陶落了笔,返回床榻,叫赫连业起床。

英陶拿了家书给赫连业过目,他看完同意,道:“待我下朝了差人送去英府。”

“嗯”英陶叠好家书收入信封,塞进赫连业的袍袖。

英陶给玉贵妃请安回来,与三对主仆打上照面,她顿了脚步,都是陌生面孔,她不禁打量起来。

三人梳着少妇发髻。一名二十二三岁,白衣似雪,清丽端庄。一名二十出头,红衣似火,美艳狐媚。一名十八九岁,鹅黄俏美,明朗精明。

打量一圈,英陶的目光落在三人系在腰间的玉佩上,明白了她们的身份,莞尔行礼:“陶儿见过三位嫂嫂。”三人集齐,无事不登三宝殿。

“弟妹免礼,请起。”二皇子妃莲步上前,温柔扶起英陶。

“谢二嫂。”英陶唇边笑意微甜:“三位嫂嫂快请,殿里坐。”

四人于偏殿落坐,桑落领着宫女送上茶点,与三位皇子妃的婢女一同退出,候在殿外。

“弟妹与九弟新婚燕尔,我等不请自来,还望弟妹不要见怪。”三皇子妃艳唇相碰,举手投足间皆是道不尽的风情万种。

三皇子冷漠的模样浮现英陶的脑海,真想不到他的皇子妃是一位让人心猿意马的狐媚子。

“三嫂说的哪里话。本该是陶儿去看望三位嫂嫂,现却要嫂嫂们来看陶儿,该是陶儿望三位嫂嫂不怪才是。”英陶面露歉意、疏忽,配以俏脸微红、含带羞涩。

“都是一家人,何必如此拘谨客气。”七皇子妃亲切的执起英陶的手,明媚笑容似光。“我们闲来无事,便来弟妹这儿串串门子。”她轻抚英陶的手背,笑望续说:“瞧瞧,弟妹生得俏丽秀美,声音甜软真是好听,九弟娶到你好福气!”

一番话说罢,英陶心说何人配何妻!七皇子粉面桃花、滑不溜啾,皇子妃这般精明会道,绝配了。

“该说好福气的人是我,九皇子一表人材、俊美潇洒,能嫁给这样的夫君是我英家祖上积了德,黄天厚爱!”七皇子妃能说会道,英陶礼上往来。

话匣子由此打开,你一言、我一语,四人抛开客套,热络的聊起来。

随着话题的左变右换,谈着谈着便谈到了皇上的寿礼,七皇子妃问英陶:“再有半个月便是父皇的寿诞,不晓得弟妹和九弟可想到送什么寿礼了?”

闻言,英陶笑意减褪,她摇摇头,犯愁:“不瞒三位嫂嫂,我一点儿头绪也没有。我初入宫门,不晓得该送什么才合父皇的心意,这阵子日日为寿礼发愁。”

二皇子妃、三皇子妃、七皇子妃对望,七皇子妃:“九弟也没想到?”

英陶还是摇头,话锋一转,反问:“去年七哥送的奇石独占鳌头,深得父皇欢喜,不知今年七哥可有新的奇思妙想?”想探她的口风,套她的话,不可能。

二皇子妃、三皇子妃同时锁定七皇子妃,七皇子妃不急不慌,也愁道:“正是因为去年讨了父皇的欢心,今年更不好办,我和夫君拿捏不准该送什么。”

她这样说,英陶不信,凭七皇子那份滑劲儿,会想不到?她不戳破,随着七皇子妃一同陷入愁云,锁眉不言。装样子嘛,她也会。

无人显露,四人又说了会儿话,二皇子妃、三皇子妃、七皇子妃起身告辞。

英陶将三人送出朝华宫,目送她们离去。她不探人,人先探她,她庆幸自己遮掩的做法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