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的奶奶在我口中 第九书包辣肉短篇集合

  • A+
所属分类:历史战争

公主的奶奶在我口中 第九书包辣肉短篇集合

左右看了看,见这旗袍苗条得很,不知自己能不能塞得进去。当下就将身上的宽大睡衣脱去,换上新衣。待整理妥当后,才抬眼朝镜子望去。只见镜中人乌发如瀑垂泻而下,一张脸蛋白皙恬静,身段纤细柔美,这淡青的玉兰花旗袍竟就恰恰贴裹着腰身,不多一分,不减一毫,熨帖的像是为她量身定做一般。

她看见自己露出惊讶的神情,对着镜子呆立了半晌才打开了第二个盒子,里面躺着的是一双与旗袍同色的精致皮鞋,鞋头缀着一只小小的蝴蝶,被灯光一照,流光溢彩,煞是好看。朝颜从未见过这样别致的鞋子,更不知它是什么材质,穿上好又是一惊,号码竟然刚刚好。她对着镜子转了一圈,只觉自己二十年来从未如此好看过,但这好看却又来得十分奇怪。

这时,盥洗室的门被敲响了,黄姨在外头问她:“小姐,怎样啦?合身吗?”

她忙开了门,黄姨眼神顿时一亮,惊呼:“哎呀呀,小姐当真是个佳人呀,这衣服穿上更是不得了啦。”她绕着朝颜转了一圈,似在自言自语,道:“啧啧,少爷眼睛真毒,昨晚那么一下,就能把尺寸定得如此精准……”

朝颜正自尴尬,房门又被人敲响,黄姨去开,说话的却是个男子,和黄姨低低说了两句就离开了。黄姨转过脸来一脸歉意:“小姐,少爷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你是要留着等他呢,还是……”

朝颜急着找回泽浠,黄姨便做主让林昱领着她。林昱是这家少爷的随从之一,想来也是昨晚出手的其中之一,身材高挑精壮,消瘦的脸上木无表情,眼神却亮如夜猫,眼睛落在她脸上,也不过是默默一点头。

林昱找了两辆人力车,一前一后出了楼,朝颜抬头去看门楼,只见门楼的石雕缠枝花藤间,匾额两个墨蓝色的大字:亦足。回头欲问林昱往何处去,那车子却已跑出数米,只得暂时按捺下来,跟随其后。

杏安的白天是一派祥和的田园风光,亦足楼掩映在一片果林中,林子外就是一片片田地。车夫熟门熟路,不多时就绕出了田地,来到了街市。原也不太远,就是绕。接着又七拐八弯,终在一条小路口停了下来。林昱示意车夫继续往里去,一个车夫陪着笑,道:“客人,最近这里死了好多人,大家伙都说是传染病,我们家里有老有小,怕得很,您们若真要进去找人,就劳驾走几步吧。”

朝颜闻言方知,林昱领自己来的地方正是怪病的起源处,忙下了车,付了车费,就要往巷子里去。不料才抬脚就被林昱拦住了。她不解的望着林昱,却见他递来一个口罩,要她戴上再走。她不由生出惊讶,这个冷冰冰的人竟如此细心。

当下,两人戴了口罩后往巷子里去。依旧是林昱在前头领路,朝颜快步紧随。这黄土小路两旁有不少低矮民房,大白天里大门紧闭,悄无声息,也不知是闭门不出,还是都暂时搬走了,一路走到底,都不见半个人影。

林昱在一户人家前停了下来,门框上挂着块崭新的红布头,这是闽南地方的风俗,若是家里有人去世,就得在门框上挂块红色的小方布,一是表示家里有丧事,二则红色冲晦气。

门是虚掩着,一推就开。林昱朝里头望了望,才转过来向朝颜点头,侧身让她进去。

朝颜暗暗深呼吸,自昨晚被救,这恩人少爷做事显然考虑周全紧身,却始终神秘兮兮,佣人随从未经允许都不敢透露其名姓,眼下就要会面,不由生出几分紧张。她拢了拢长发,才迈步踏进了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