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女主林曼 all白子画百度贴吧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故事女主林曼 all白子画百度贴吧

‘蓬’的一声,狭杂着微弱的闷哼,丑面黑衣人的十二重功力,结实的打再敌人胸膛。

‘蹬蹬蹬’哭丧袍老者胸口着实一掌,震的退出三大步,口角溢出血丝。丑面黑衣人亦被敌人的雄厚内力和猛扑的威势反震三步,登时血气再次受挫,强忍未吐。

这一局双方算是平分秋色,虽说哭丧袍老者重招吐血,可他那猛扑的身势却丝毫未减弱,致使对方颇受内创,不压于自己。须知内力修为相当火候的人,就算站着让你揍,只要不用兵刃、暗器、毒计,仅是赤手空拳,结果被揍者只落个皮外伤,而揍人者将会被对方的内力反震成严重形骨折,甚至终生残废。

第十五段。

‘嗖’一道火药之声,划破长空,登时满天绚彩夺目,映亮半座死寂的山庄,仅是昙花一现。

“大哥快看,是彩色救助信号弹。”神弹指叫道。

“赶快,必有庄中武士落难急须援手。”穿心棍果断的道,随即察看方位,不稍怠慢疾奔当先。

‘彩色救助信号弹’乃风云武士们随身携带之物,再面临严重困难或陷入生死险境时的救命,援助的特殊联系方式。如若不是重务负身,或忙些紧要之事,必将暂缓时晨推迟期限,急于赴令彩色救助信号弹。视而无睹,闻而不冲,则按规律严惩不怠。

顾盼间,三怪已临近彩色救助信号弹发射处。兵铁交响,喊杀、残嗥声不绝于耳。阵阵腥风刺鼻,地上躺着数具四肢残缺,面目全非的尸体。惨不忍睹,血溅四壁,断肢狼籍,绘织成一幅血性,恐怖的画面。

人影重叠中,一位手持长形铁戟的青衫老者与几位紧身风云武士合斗一位粉面朱唇的女道士。这时惨嗥再起,血光尽现,又是两名武士肢离破碎,栽地寂然。随后复有三名武士加入战围,堵住缺口。

“阴阳道人。”神弹指见到那装束怪异,钗铅蝉鬓,粉腮纤腰,骚媚万种的道士时,惊呼出声。

“是穿肠戟。”追风剑一指战局中那青衫老者说道。

穿心棍静观战况,并未应答,微微点头示意。

穿肠戟简介。

穿心棍胞弟,面貌,性格,武功颇有大同小异,惟兵器卓然不同,年轻时被誉为‘杜氏双英’昔年暗遭魔教毒计,被一妖媚邪术的女子诱huò,惨受‘移魂失智大fǎ’控制,与尊师‘金仗翁’反目成仇,逐出师门,从此落魄江湖。事后悔不当初,做出欺师污祖的罪孽,痛不欲生之际自寻短剑,幸遇‘风云剑’并帮他踏遍千山万水,寻医就治‘移魂失智大fǎ’后再‘昆仑一叟’和‘回春叟’的帮助下,经三天历数方消去魔法。

再看穿肠戟,青衫破绽诸处,浑身染满血迹。面临如此险境强敌,众多武士浴血奋战,抛头颅,洒热血,守大义,屈实令人竖指赞服。穿肠戟一根铁戟,舞得狂如怒潮,猛似奔虎。虽未伤得阴阳道人分毫,但这种忘乎所以的拼命打法,甚难招架,悠其那股威猛煞气,逼人难挡。阴阳道人何等狡滑凶惨之辈,焉不识趣,瞧此形势小视不得,逐全身戒备,悠被博得手忙脚乱。若非众敌寡,论单打独斗,再场武士任谁也讨不得三十来招。

‘擒贼先擒王’奈何狡诈阴毒的阴阳道人,诡计满胸,并不速除强敌,而是先拣弱者斩杀。眼看铁戟即将拦腰扫到,阴阳道人旋身施展一种怪异身法,避开穿肠戟锋芒。这样一来不但消耗掉穿肠戟真力,更除却众多围功武士,达到全歼覆没的目的,真可谓一石二鸟之计。也只有这种凶惨魔头能想的出,做的到。

武林三怪虽出道较晚,江湖经验却颇丰富,场面历数甚多,可说身经百战,久经沙场的武将。瞧此局面,颇是大逆常规,必然,傍观者清,当局者迷,此间诡心怎能掩得三怪法眼,当下运势待发,再穿肠戟不支之际,猝然营救。

顾盼间,穿肠戟一式‘怒斗三英’舞出万道戟影,汹涌如浪潮,凌利绝伦,望而生畏,使人莫敢欺前。同一时间,浴血奋战的风云武士,喝声一片,业均递招,刀枪剑掌,数道寒芒闪耀,丝丝锐风刺耳,顿时编织成一张钢铁巨网,紧把阴阳道人围再核心。

诸类搭配的合击围攻,对付一般武林高手尚可凑效,必定敌人非常人也,乃魔道一代淫魔,功入化境,且善阴谋毒计。就在刀枪剑戟,掌指围攻境内,但闻一阵骚媚荡笑传处,随之,阴阳道人如鬼魅般脱离阵势。

快的眼花僚乱,匪夷所思,连场外的武林三怪根本没有看清,这是何等身法,均被惊愕默然。

“就你们这些三脚猫功夫,也想伤得老娘,真不自量力。”阴阳道人奸笑道。

话毕,猝然出剑,疾朝两名风云武士首级削去。

再说,穿肠戟和数名武士愤力和击,顺间落空,定眼瞧去焉有阴阳道人踪影,登时骇然震愕,惊的亡魂大冒,如此玄功何尝见过,连影子都没看到,便平地消失,好似他根本不曾在此一样。正待惊魂未定之际,突闻阴阳道人语出身后,众武士如遭雷霹般,惊的冷汗溢出。实难相信明明站在眼前的人,即然无声无息的跑到背后。这当儿、岂敢稍停,忙回身迎敌。

焉知恰在此时,一道剑芒划到,两名武士砰然仰倒,首级像皮球似的滚出好远,血水箭喷,自断颈疾射。连残嗥声都没发出,便落个身首异处。

“速退。”穿肠戟惊慌的嚎道。

必定众武士经验有限,在阴阳道人说话间,其时是在诱敌和警示。换做行家,处于负面受敌现状下,应先闻声保全,退一步暂避锋芒。

众武士见状、闻喻,登时乱成一团,极度的恐惧压迫理智,使人无法确切的做出决定。

“老魔休敢。”一声冷喝,狭杂丝丝剑气,朝阴阳道人背心刺到。

阴阳道人惊觉偷袭之人,剑术凌厉精锐,造旨当可与己伯仲,料有援助强将到临,焉可大意,当下一个急转身斜飘丈外,避过突猝一剑。

一瞧眼前偷袭之人,是位乡村装束打扮的瘦高老者,除一把寒光夺目的利剑,极为显眼,便是整个村夫模样。任阴阳道人如何端详,也无法识出这看似穷弱老者时何许人物,一时骚眉紧锁,粉腮微带惊悸色彩。

穿肠戟可识得此人,顿时喜出望外,心中付道;“他即在,哥哥必也再此,如有他们援助,何患收服不了这淫魔。”当下,雄心立炽,气贯丹田喝道;“是追风剑罗兄否。”

这一喝,人群一阵搔动,众武士悠如自地狱门前转了一圈,看到了旭日的阳光和希望,登时胆气立壮,豪情万丈。

“正是罗某人。”声音冷如冰窖,来者正是追风剑罗刚。

且说,武林三怪静观战局,暗做勿打草惊蛇之策,等危机降临猝然营救。试才偷袭举措,实属情非得已,形势任谁也无暇思索,束手难策。

阴阳道人数十年未现江湖,哪知这些后辈杰出人物,愣立当场,瞧不出所以然来。

“瘦鬼,即敢老娘头上动土,报上名来。”阴阳道人愤然道。

瘦人面前说凉话,追风剑登时没好气的骂道;“老魔,爷今天偏要再你头上拉屎,看你奈得我何。”

阴阳道人闻言大怒,气的粉腮转为紫茄色,目毗欲裂,皓齿紧咬。试想这淫魔两字,纵横江湖谁敢直呼,均闻名丧胆,如今被追风剑这武林后辈,当面一顿毫无顾忌的叫骂,怎不肝胆俱裂,怒不可懈。

“小子,老娘当年纵横江湖时你还不知在那里,如此藐视老娘,看来不给你些教训,焉可灭我数年魔尊的威风,熄我胸中之恨。”说完欺步走进,凶目已失原有骚态,青光在夜间闪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