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神域亚丝娜h 校花的下面被校长摸

  • A+
所属分类:历史战争

刀剑神域亚丝娜h 校花的下面被校长摸

在帮欧阳静洗漱打理一番后,宫女们便施礼退了出去。

“参见皇上--”

过了约一柱香的时间,欧阳静听外面传来太监、宫女的声音。便知道是皇帝来了。

“静儿,你今日身体可好点了?”皇帝今日提前退了早朝,一身龙袍都没换下,便过来看欧阳静了。

“父皇,我还好。”欧阳静望着坐在床边的皇帝说道。

皇帝听她这么说,但瞧她还是很虚弱无力的样子就心疼。喃喃地安慰了一番,保证一定催人早日寻到名医替她治病。

欧阳静看到皇帝担忧的模样,其实差点就要把自己已经没事的真相告诉他。不过话到嘴边时又咽了回去,有很多东西,现在还不太适合透露。

两人又聊了一段时间,到了用早膳的时候了。皇帝原是想陪着她一起的,不过欧阳静却说自己还不想吃,请他先去用膳。

皇帝只好点了点头,出去用膳了。

……

另一边,云皓尘、云绝尘两兄弟也到了君国。不过他们没有跟宋子书他们取得联系,虽然暗楼与引楼现在已经皆归欧阳静所掌控。但两者之前毕竟有矛盾,而且都是属于杀手组织。暗中还是想一较高低的,除了在某些大事上,两楼会共同进退,平时他们并不想过多牵扯。

兄弟俩星夜兼程,虽然疲倦。但是却没人在意,只是未料一到君国就发现了欧阳静的消息。只见满大街都是皇榜,上面明明白白地写着皇帝重赏寻神医为公主治病。

先前两兄弟是不清楚这上面的公主就是指欧阳静的,但是暗楼在君国的眼线将欧阳静在这里发生的事情都朝着云皓尘禀报了。

云皓尘兄弟俩这才知道,原来那公主竟是指的欧阳静。虽然他们也不清楚怎么她就由澜国的将军小姐变成了君国的公主,不过得知她有危险。两兄弟也是很担心,两人坐在客栈里合计了半天,最后商量了一个计策,揭皇榜。

两兄弟易了容,云皓尘变成了英俊的中年神医。而云绝尘则成为他的徒弟,两人揭了皇榜一路在众人的关注中进入了皇宫。

皇宫里,皇帝才刚用完早膳,回到寝宫跟欧阳静聊天。结果就看见他的太监总管走进来:

“启禀皇上,有人揭了为公主治病的皇榜。”

“什么?”皇帝一下子站了起来,满脸的激动。“快,快去把人带来。”

“是。”见皇帝如此激动,太监也赶紧转身去安排。

欧阳静听到有人揭皇榜,忍不住在心底翻了翻白眼。普通的人哪能治自己?她倒要看看是哪个自以为医术高明的人揭榜?但是她却没料到来人竟是自己认识的故人。

“静儿,你听到了吗?有人揭了皇榜,很快,你就能好起来的。”皇帝还在一边激动个不停,好像揭榜的人就一定能够治好欧阳静一样。

欧阳静给了他一抹微弱,没有忍心打击他。不过这笑容在皇帝眼里那是一个心酸,只觉得自己对不起灵妃,愧疚也更深了。

过了不久,太监总管就领着揭皇榜的人进来了。两人,一蓝衣的中年男子,一个白衣的年轻男子,两人一进来,眸光不着痕迹地扫向龙床。但是床已经被纱幔给轻掩了,他们并看不到床里的人,也不清楚里面究竟是不是他们要寻找的人?

“草民尘皓云见过皇上。”中年男子朝着皇帝行礼,身边的年轻白衣男子也跟着行礼。

而这中年男子一出声,躺在龙床上的欧阳静就忍不住嘴角露出了笑容。什么尘皓云,明明就是云皓尘,真没想到他居然也来了。虽然他声音也微有改变,但她还是听得出来是他。不过这家伙居然揭皇榜,要是自己还没被狂医治好,看他怎么下得了台?

“就是你揭的皇榜吗?”皇帝端坐在那里,目光锐利地扫向云皓尘。似乎在打量,看他是否有那个本事能够医治得了欧阳静?

“是。”云皓尘拱了拱手,嘴上贴着八字胡须,那样子倒有几分像江湖上混的大夫。“草民自幼跟着师父习医,这次到君国原是想看看可有什么珍贵药材,可却在进城后发现了皇榜。所以特带徒弟揭了皇榜。”

“你有把握吗?”皇帝又问。

“草民尚未得知公主的病情,倒也不能不负责任地下保票。”云皓尘倒也不怕皇帝发怒,聪明地给自己留了退路。

欧阳静听着,也忍不住赞许这人的机智。不过她实在怀疑,如果皇帝发怒,即便他如此说,又有什么用?

皇帝听他这么说,眉宇间有些许不悦。但是想想也对,倒也没发怒。而是点了点头说:

“那你就先为公主诊脉吧。”

“是。”云皓尘不着痕迹地跟云绝尘递了个眼色,然后像模像样地拿出根红线,让宫女系到床上欧阳静的手腕上,自己则拿着红线的另一端。

“大夫,你可以直接把脉。”欧阳静的声音从后面传出来,她若不出声,皇帝又守在这里,只怕云皓尘他们一时半会儿还弄不清楚床上的人究竟是不是自己呢?

欧阳静的声音让云皓尘和云绝尘怔了怔,不过两人随即了悟,果然是她。只是听声音似乎没有什么不对劲的,难道她的病里面其实另有玄机?他们要怎么做呢?要知道一切就要先让其他人离开,他们才能跟欧阳静谈上话呢。

“我没事,你先应下医治我的事。”就在云皓尘暗自想策的时候,却不料欧阳静的声音居然在他脑子里响起了。

云皓尘惊讶,她究竟有多厉害?居然能够传音?不过他知道现在不是好奇这些的时候,于是按照欧阳静的吩咐,朝皇帝拱了拱手道:

“陛下,公主的病,草民能治。”

“陛下,公主的病,草民能治。”

“当真?”云皓尘的话换来了皇帝激动的反问,也让在一旁充作他徒弟的云绝尘不解。不过大哥既然这么做,必然有他的打算。

“草民愿立下军令状,若医治不好公主,甘愿受罚。”云皓尘肯定也点了点头,反正主子都好了,他自然不怕了。

皇帝深深地望着他,见他表情信心十足,并不像随便胡弄的。于是也点了点:

“好,既然这样。朕就让你替公主医治,但是记住,若有差次,一切唯你试问。”

“草民明白。”云皓尘抱了抱拳答。

皇帝望了一眼他,然后又询问了一些如何治医等等问题。

云皓尘虽不是大夫,但是跑江湖也遇到不少江湖中的大夫,倒是半真半假地够唬了过去。

皇帝最后打发走后,房间里的其他人也被床上的欧阳静施下了结界。根本就像是失去了意识瞧不清他们这边的情况。

欧阳静从床上坐了起来,撩开了帏幔,明亮的眼睛望着化妆成了中年男子的云皓尘差点没有笑出来,看来他倒是用了心思。最后目光落到旁边的云绝尘身上却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算是招呼。没办法,他们从最初到现在就不是太深的情谊,尤其后来因为武林中人对欧阳静的敌对,两人还交过手,也算是敌人了吧。

“静,你没事太好了。”云皓尘打量了一遍欧阳静后,说道。

“没事。”欧阳静摇了摇头,招了招手,让他们坐下。

云皓尘、云绝尘顺着她的意思坐到旁边的凳子上,云绝尘的眼睛一直不离欧阳静。见她没事,他放松了,但是眼底还是隐隐有着情意与黯淡,只不过现在他似乎已经没有立场了。

“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又成君国的公主了呢?”云皓尘把最大的疑惑问了出来,深邃的眼睛望着面前的人,只觉得明明认识、相熟,但是却越来越觉得她太神秘,有种即便是她身边的人也弄不明白。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欧阳静只是淡淡地说,她并不想将自己的私事给别人分享。更何况还牵扯上皇族,“总之,我现在是君国的公主没错。”

云皓尘与云绝尘见她似乎不打算告诉他们,倒也没有追问。略沉默了片刻后,云皓尘又接着问:

“那君国太子跟你是兄妹了,之前的事?”他是想问即然都是血脉相连的兄妹,是不是对之前的事情就此一笔勾消?当初,他对云绝尘也是有恨的。认为他的母亲抢走自己和娘亲的幸福,认为他抢走自己的爹。不过最后知道是一场误会之后,那种血脉亲情自然而然就苏醒了。他不知道欧阳静这里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总是兄妹俩,血缘是抹不去的事实。

“兄妹?”欧阳静却是勾起唇角,露出了冷笑。“也许我们是有那么一点血缘关系,但这点关系,也因为他母后害死我娘亲一笔勾消了。而他欠我的帐却是还摆在那儿呢。”摆明了,她是不会因为跟沐月离那点血缘关系就原谅他的。

云皓尘两兄弟明白了,这沐月离是撞刀口上了。即时是欧阳静的兄长,也逃不了悲惨的结局。虽然他们俩是不了解这其中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他们也都站在欧阳静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