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 高潮 我本人叫小杰在上升中

  • A+
所属分类:热血格斗

巴士 高潮 我本人叫小杰在上升中

他车开得很小心,不急不缓的速度。

宋安七紧拽着他衣服下摆,柔软的棉布像轻风不时拂过她的脸,他身上有若有似无泛着凉气的竹香。

机车在高档住宅区后门转角处停下,Oscar替她取下头盔,故技重施,又掏出钱包,“你真的不好奇,不想看看照片上面有什么吗?”

拨弄刘海的手停了一下,宋安七浅浅地眯起眼,“你掏出奶瓶来,我也不会觉得好奇。”

“为什么?”Oscar困惑地眨眨眼,“和奶瓶有什么关系?”

“因为我想你应该还需要它啊。”宋安七一本正经地点头,他真的很幼稚!

她慢慢走向家的方向,清朗的声音还在后面忿忿地喊,直到转过弯便消停了。

Oscar停车的位置是宅子后门偏僻的地方,别墅区后门只是个两人宽的小铁门,一般的车往常是没法过。

所以,平时也不太有人。

原是为了避嫌的,可没想到避嫌的人不只是她。

远远地只看见铁门外罕见地停了辆车,无比熟悉的车牌-“X0222”,陆子翊纪念她生日买下的车牌号。

宋安七站在槐树的阴影里,看见远处自己的丈夫抱着她同父异母的姐姐。她狠狠掐了自己一把,清晰强烈的痛让她狠抽了凉气,不是幻觉。

一刹那的思绪,被盛夏的暑气蒸腾了。

看着顾婉君提着大包小包的购物袋走进小区,宋安七呆若木鸡地站着,不知所措。

当猜测变成眼见为实,原来不是像花枝所说痛得想杀人。她一点也不痛。就像是被人用力地朝着心上开了一枪,那么用力地一击,把魂都打散了,哪儿还有其他感觉。

当猜测变成眼见为实,原来不是像花枝所说痛得想杀人。

那年她陪着唐花枝去酒店捉jian,逮着简宁和他学妹衣衫不整躺被窝里。

花枝消沉了好长一阵子,每次喝得醉了花枝就搂着她说,她不是怪他变心。

这年头什么都有保质期,一旦过期了该扔就得扔,傻子才相信天才地久的客套话。可他千不该万不该骗她,给了她一场梦,又在美梦正酣时,狠狠地将她捅醒。她恨他把自己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白痴,她说七七你知道吗,那天看见那对狗男女抱在一起,如果手上有刀我一定往狗男女身上一人捅一刀子。

那一两年,唐花枝跟变了个人似的,好像整个人的阳光都被抽走了。她和简宁俩人以前好得就跟一个人似的,谁料到会以闹剧收场。她看着花枝那样子,想到她和陆子翊,害怕得哭。

那段时间,她逮着陆子翊便说,“子翊,你要是不喜欢我了,你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你千万千万别骗我,等我们分手了你再去找你喜欢的人。”

恋爱中的人总是容易患得患失。

男女关系里的忠诚,也许对男人算不上什么,对女人却是活命的氧气,容不下一丁点的污染。

后来陆子翊听得烦了又没法冲她发火,只有将怒火迁怒到简宁,在城东洛河大桥旁边那片土地的竞标上摆了简宁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