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肋中间胃上方摸到一个硬块 戏里戏外[现场] 一叶孤舟肉

  • A+
所属分类:热血格斗

两肋中间胃上方摸到一个硬块 戏里戏外[现场] 一叶孤舟肉

血染红了白离若雪白的纱衣,她感觉胸腔中有股恨意正要喷薄而出,瞠大盈满泪水的眸子,看着寒霜般的刀剑。

说时迟,那时快,一杆寒仗,流星般架起黑衣人的刀剑,力拔山兮,气势若洪,白离若犹在惊恐间,耳边响起一个温润的声音,“姑娘,你没事吧?”

白离若回头,身边一位翩翩公子,白衣折扇,婉约如仙,她一时看呆在那里,那是一种怎样的美?

眉目若画,凤眸微斜,绝美的让世间任何一位女子都要黯然失色。他仿佛从画中走出一般,飘逸脱尘,不似风漠宸那般冷漠,不似韩阡陌这般繁华,美好的不忍让人靠近,仿佛每走近一分,都是对他的一种亵渎。

白衣公子看见白离若的那一刻,也微微一愣,随即回过神来道,“白青鸾,和姑娘是什么关系?”

白离若微怔,“白青鸾是家姐,多谢公子相救——”

附近,手拿七尺寒仗的男子已经击退黑衣人,眼看着数名黑衣人就要毙在他的仗下,白衣公子缓缓开口,“方岩,得饶人处且饶人……”

名唤方岩的男子寒仗微收,黑衣人落荒而逃。

“白姑娘,这位公子已经中毒,需要找个地方尽快解毒,姑娘可有去处?”白衣公子俯身查看韩阡陌的伤势,温和的开口。

白离若点头,“宸王府,麻烦公子送我们回宸王府……”

白衣公子眸中闪过瞬间的迷惑,点头道,“原来姑娘是宸王妃,我让方岩送两位回去,后会有期——”

她怎么知道自己是宸王府,白离若有刹那间的疑惑,方岩已经收起寒仗,背起韩阡陌,大步朝宸王府走去。

而白衣公子,则是缓慢的转身,优雅的朝相反的方向漫步而行。

宸王府内,掀起轩然大波,风漠宸看着昏迷的韩阡陌薄唇紧抿,他们居然敢背着他偷偷见面?

白离若一脸担忧之色,看着大夫为韩阡陌止血解毒,秀眉微拧。

“很担心吗?”风漠宸银牙紧咬,掐住白离若纤细的颈项,凤眸燃起熊熊烈火。

“他是因为我才受伤,只要他醒来,我任你处置!”白离若毫不畏惧的迎上他的眼睛,脸颊上犹带着鲜血,倔强而绝然的面孔,看的风漠宸“砰然”心动。

风漠宸松开手,看着床榻上的韩阡陌冷笑了一记,冷然道,“韩阡陌本王自会救他,至于你,来人,将王妃带出去,交给华嬷嬷,好好的学学王府的规矩……”

门口的侍卫立马上前,对着白离若伸手,半是恭敬,半是胁迫的道,“王妃,请——”

白离若回头看了床榻上的韩阡陌一眼,转身随着侍卫一起走了出去。

华嬷嬷是风漠宸从皇宫中带出来的老嬷嬷,对于王府中争风吃醋的事情,她早就看得多了,只是居然敢背着王爷出去跟别人的男人私会,她还是第一次见。

王府中所有的女眷是不能轻易出府,白离若能够出去,想必是得了王爷的独宠,可是居然利用这一点,私会别的男人,实在罪无可赦。

华嬷嬷教白离若规矩,其实也没怎么折磨她,也就是让她在铺满鹅卵石的地面上跪了一天;用韧性极好的绣线将手指一圈圈紧缠起来,弹了一天的秦筝;穿着带刺的绣鞋,在鹅卵石地面上学着轻移莲步。

三天以后,白离若的脚底已经全部是细小的血洞,十根削葱玉指已经红紫肿胀,膝盖更是曲一下都会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