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婧祎第一次好紧好爽 懦弱乖巧软弱受h

  • A+
所属分类:生活搞笑

鞠婧祎第一次好紧好爽 懦弱乖巧软弱受h

关导走过去拍了拍许君瑜的肩膀,赞赏道:“小瑜,你的改动很不错!”

说完又扭脸对着萧清点头:“很真实!非常好!”

许君瑜笑着点头,谦虚了两句,这才转过来皱着眉头对萧清抱歉:“怎么样,打疼了吧?待会儿让我的助理给你拿点儿药。”

萧清笑着回应了几句,走了开去。他抬手一摸脸,碰都不能碰,疼得厉害。侧首看到旁边放着的水杯里,倒映出来的他的脸孔,那半边脸颊都泛起了微红的印子,萧清眯起眼睛,眼底里阴冷得很。

他是个过了气遭人嫌弃的艺人,能拿到这部片子的配角,也不知道动了什么歪脑子。许君瑜本来就有点儿心高气傲的性子,对于萧清这种落魄艺人,更加不觉得有什么好客气的。招呼打完就算是给了他面子,不再多搭理。她带笑的脸优雅的转向许如默。忽而眸光一利,得逞的扬起嘴角。

许如默不禁一凛,顿时意识过来,她刚刚那一巴掌,恐怕是打给她看的。许如默望着她,觉得简直不可理喻。

许君瑜看她微微蹙起的眉头,那眼里似带有责意的眸光,心里更加鄙夷,轻哼了一声,许君瑜招手喊来助理,她披上外套往休息室走去。

“给!真是麻烦!还得照顾你吃喝,我都成你保姆了!”

许如默看着许君瑜走远,正在发怔,横地里突然送来一盒牛奶和三明治。许如默低头,下意识接过,再抬眼却只看到站在面前的Jan,许君瑜早没有了身影。

她刚才应该是在警告她,既是因为叶南行,也是因为许桁。只是这又何必拖一个不相干的人下水?

谢了Jan,她往回走,心里挣扎的难受。一个耳光,一份贴心的简食,刚刚那个耳光,果真像是打在了她的脸上。

Jan还在耳边唠叨,她不敢问这三明治是谁的意思,怕更添愧疚。

走得远一些,寻了垃圾箱丢掉了牛奶三明治。她不能受他的好意,哪怕一点点,也会让她害怕上瘾。

却想不到有人看到,萧清从树后绕过来,背倚着树杆在抽烟。待如默静站了一会儿回转身来,就见一条黑影赫然出现在眼前,当真吓了一跳。

她见他是背对着的,也不知他见到她做什么没有,只佯装了无事的样子,朝萧清走过去。

“萧先生。”礼貌爽快的唤了一声,许如默朝对面人笑了一笑,这就要走。

萧清两道弯眉向上挑起,把手里的烟灭了,站直身却道:“怎么,你也有话要说?”

不知是因了方才片场的临时变更不快还是为了别的,他看人的眼神阴沉沉的可怕,口气实在说不上好。

许如默持着笑,知道这人不好相与,离远些的好。就回他:“并没有,正好看到,打个招呼罢了。”

萧清不但不信,更狐疑的朝她打量起来。和拍戏时不一样,他看人的眼神有一种不与常人相似的审视,像是,像是有些神经质般的怀疑。看得许如默不由毛毛的。

原来萧清因今时不同往日,在剧组没少被薄待,从前单独一人的休息室待遇,如今竟和群演般只能自寻干净处歇息,才刚更被许君瑜不知排行第几位的助理下了脸色,他当时被经纪人拉着不好发作,这里人烟稀少的,他想抽根烟尽力排遣不稳的情绪。又被身为叶南行助理的许如默打断,自然平和不到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