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媚药系列小说 我和亲妺洗澡作爱怎么办

  • A+
所属分类:历史战争

调教媚药系列小说 我和亲妺洗澡作爱怎么办

“你--”云皓尘瞪着她,然后抿了抿唇说道。“若不是看到绝尘对你牵肠挂肚的份上,我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欧阳静听了他的话却是一挑眉,抬起头,望着他,答道:

“你不用手下留情,因为我对你不会留情面。至于云绝尘,真要说关系,我不过就是救过他两次。他的情意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不欠他的,而他欠我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云皓尘知道一战难免,他后退了一步。手一扬,暗楼的人就朝着欧阳静与白玉他们攻击过去。

欧阳静也没动,身后的白玉他们四人宝剑出鞘,朝着暗楼的人迎了上去。四人是引楼的堂主,自然武功高深。白玉就如他的白鹤堂一样,招式很飘逸,但是却也凌厉、敏捷;蓝狐则若一只狐狸,招式多变、狡猾无比;青迷若鹿,看似无害,却让人防不甚防;紫离似貂,招式凌厉无比,带着致使的杀气。

四人对抗暗楼的杀手,但是却没有半点的吃力。相反,不到一柱香的功夫,暗楼的人已经倒下了大片。

云皓尘眉头锁了起来,身边的冷酷也都表情更冷了起来。

就在双方纠战的时候,另一批人朝着他们跑了过来。却是暗楼的人,他们一个个都身同重伤,看起来极为糟糕。

“楼主、楼主,不好了。”

云皓尘倏地转身,当看到自己的人狼狈现身的时候。表情一凛,急声问道:

“出了什么事?你们不是该守在暗楼吗?”心里不好的预感越强烈。

“楼、楼主,暗楼被人攻陷了。兄弟们死伤惨重,我带着留下的人来向楼主报信,楼主快想办法吧。”那为首的人伤势较之其他要轻一些,将话说完之后,眸光扫到欧阳静与倒了一片的暗楼人时也怔住。

“属下来晚了吗?”

云皓尘苦笑,暗楼居然真被攻陷了。他心里的震惊多,但更多的却是对欧阳静的震憾。她究竟是怎样的女人?霍然转身望向她,冰眸射出恨意。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比暗楼对他来说更重要,当初他满腹对云家仇恨的时候,建立了暗楼,也让自己有了信心。但是现在没有了暗楼,他还有什么?

“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欧阳静说着,人也站了起来。火红的罗裙迎着黄昏的风飘扬,微抬的精致下巴,那份倨傲如同女王站在顶峰俯视着天下的渺小万物。她,天生属于顶端的人。

暗楼的人都被她的姿态所震憾,引楼的白玉四大堂主更是为新主子而心折。

在满天的霞彩中,在那血腥弥漫的杀戮中,她却若最独特的花在绽放着。

云皓尘这刻明白了,为何云绝尘会为欧阳静而所困。她是如此的耀眼,就像那满天的霞光,令人移不开眼睛。明明是她毁了自己的暗楼,但是这一刻,他居然发现自己其实并不是非常的恨她。但即便如此,还是要为死去的属下报仇的。

“那就试试了。”一柄青锋宝剑在手,配上云皓尘那戴着银色面具的模样,倒是说不出来的凌厉。

欧阳静也没多说话,直接拿起玉箫。对付他,还用不着引兽,更用不着紫月宝剑。一支玉箫足以摆平他。

两人望着彼此,谁也没有先动手,就这样对峙着。却在瞬间两人又同时有了动作,快若疾风、驰若闪电,一红一蓝的身影交汇,宝剑对玉箫,咣哐当当,交撞出了火花般。

云皓尘持宝剑看似凌厉更占上风,但是欧阳静可是修灵之力。速度、感觉都是一流的,在他还没有下手之前,欧阳静便已看穿他的招式。

暗楼与白玉他们看着眼花缭乱,但是一瞬间,胜负却已出来。只见欧阳静的玉箫已经横在了云皓尘的脖子上,而云皓尘的剑却提着,还没有落下。

“你输了。”欧阳静望着他,勾唇一笑。

云皓尘一怔,却是输得心服口服。她的确太厉害了,没有引兽、没有用上古神剑,仅一支玉箫就将自己打败。虽然他的自尊、骄傲都相当难堪,不过却也不是那种输了不肯承认的人。于是他点了点头,答:

“我输了,你想怎么处置随你吧。”

“楼主--”暗楼的人都望着云皓尘,怎么可能?他们的楼主居然这样就输了。心里既震惊又不甘,更有种悲凉与对欧阳静的畏惧。

“什么都不要说了。”云皓尘朝着他们摆了摆手,“输就是输了,不能为大家报仇是我无能,怨不得别人……”

“楼主--”众人的心情沉重了。

“说吧,你要怎么处置我?”云皓尘又望着欧阳静。

“如果我要杀你呢?”欧阳静说,眼睛望着云皓尘。

云皓尘先是一愣,接着面具的没有任何表情地答道:

“悉听尊便。”成王败寇,谁叫自己输了呢。

“楼主--”

云皓尘看着暗楼的人,突然对欧阳静说道:

“不过我希望你能够放过他们。”手指向自己的属下,“他们不过是听命于我,对你来说根本不值一提。放过他们也不会威胁到你。”

“楼主--”那些暗楼之人一听都出声了,“我们誓与你共存亡。”

“你们的心意我领了,但是如果你们还当我是楼主,就听我的话。”云皓尘望着他们说,都是朝夕相处的人,虽然都是杀手,但那份义气还是存在的。

“楼主--”

云皓尘又一扬手,阻止他们继续开口:

“我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再做杀手了,都去做点小生意,然后成家立业,开始新的生活,你们也知道,咱们做这行是没有明天的,所以没有了暗楼以后,你们就不要再做了……”

“你不觉得你的话很天真吗?”听着云皓尘的话,欧阳静突然插嘴,同时心里也有了新的念头。“你让他们不再做杀手,你认为这很容易。且不说他们之前接受了多少任务,一旦他们不再做杀手,那么就会变成被别人所杀……”

欧阳静的话令暗楼的杀手都低下头,的确,他们之前杀了那么多人,只要一旦他们退出杀手这一行,势必遭遇他们的报复……

云皓尘也一愣,他只是希望手下人都有新的开始。倒是忘了这一点。

“我想到要怎么处置你了。”欧阳静望着云皓尘说道,嘴角带笑。

“怎么处置?”云皓尘的注意力又被欧阳静拉了过来。

“如果我让你继续做暗楼楼主,如何?”

“你--”

“主子--?”

这下子不止云皓尘不知道欧阳静在想些什么,就连白玉他们都不解了。一个个面面相觑。

“我决定把暗楼留下。”欧阳静说,“不过从此后,暗楼就是引楼麾下的,一切以引楼的命令为主。”

众人呆住,最直接的意思不就是吞并暗楼。从此引楼是老大,暗楼是小跟班。

“而你--”欧阳静望着云皓尘,“我要你继续做暗楼的楼主,而你手下的人也可以继续留下,还是跟着你。不过还是老话,以后的行动以引楼为主。当然,你们的收益我是不会苛刻的。该你们得的好处,我会留给你们的。”

欧阳静又看了一眼愣住的云皓尘等人,说道:

“你可以接受,也可以拒绝。结果二选一,要么成我的手下,要么就从那悬崖下跳下去。”纤手一指,直接指向离别亭的悬崖下。

“你--”

云皓尘气恼,但是却又在欧阳静的目光中静下心来。认真思考,其实留下来也不错,虽然要听从这个女人,但是她的确很厉害。而且他相信以自己的才能,还是有机会发展好暗楼,让她刮目相看的。

“好,我接受你,留下来继续做暗楼楼主。”

“很好。”欧阳静点了点头,“就让我看看你的实力吧。”

“一定。”云皓尘坚定地点了点头,眸光自信。

“静儿--”

在这时,欧阳安与宋子书也来了。原来他们就是去袭击暗楼了,先前跑来的暗楼人瞧着两人的目光相当不善。但又想起暗楼现在已经是引楼的麾下了,他们也只能作罢。

“哥、子书。”欧阳静朝着他们点了点头,“我已经将暗楼纳入引楼下了。”她将事情说了一遍。

欧阳安与云皓尘相视一望,然后点了点头。

“好。”

宋子书走向云皓尘,朝他伸出了手:

“你好,我是宋子书。”

云皓尘看了他一眼,也握住他的手说道:

“云皓尘。”

众人知道,他们两人是握手言和了。

边关军营,天空无云,万里晴空。

一身银色铠甲的欧阳御站在高高的台子上,看着下面的士兵喊着整齐的口号操练着。他点了点头,伸手朝他们威武地鼓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