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肚子痛苦 睡了我的丝袜音乐老师

  • A+
所属分类:历史战争

压肚子痛苦 睡了我的丝袜音乐老师

“好了。”欧阳静感觉到剑气与自己的融合,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云清狂点了点头,看来欧阳静果然是有福之人。先是与自己契约,现在又得到仙剑认主。

“咿?那是?”

突然,在欧阳静得到紫月后,另一把青色的宝剑也开始闪光了。与紫月不同,那把剑看起来非常的大气,是男性惯用的剑。

“凌宵。”云清狂大吃一惊,紫月与凌宵居然都在这个地方。而且这对剑是夫妻剑啊,怎么现在凌宵也开始闪亮了。

“是凌宵吗?”欧阳静反倒地惊奇地望着青色宝剑,只见那仙剑居然朝着欧阳安的方向而来了。

“这?”这下子,三人都愣住了。难道凌宵要认欧阳安为主?

就在他们怀疑时,那凌宵剑已经落向欧阳安。

“哥,不管这么多,先收剑再说。”欧阳静朝着欧阳安说道。

欧阳安点了点头,伸手接过剑。并照欧阳静的方向滴血在剑身上,两把剑都认主后,同时发出耀眼的光芒,一紫一青,两道光芒交汇,宛如缠绵的夫妻。

欧阳安心里却不安了,不是夫妻剑吗?而他和静儿是兄妹啊。他不知道,当他开始怀疑时,心里也涌入了异样的感情……

云清狂虽也有些惊讶,但却没有乱想。既然是上天注定两人为紫月和凌宵的主人,一定是有其原因的。

“这里既然寻到这对仙剑,那么如果没猜错,应该还有仙剑谱。”

云清狂的话提醒了欧阳静,她想起那一柜子的书籍,应该都是关于武林秘籍的吧。想到这里,她立刻转身朝书柜走去。

欧阳安见状,也跟了上去。

两兄妹翻查着那些书籍,皆很吃惊。果然都是一些武功秘籍,而且是江湖上难寻的珍贵孤本。越翻看,越惊奇。不过欧阳静他们随段无涯学的武功也不低,在江湖上都是数一数二的。对这些武功秘籍自然也不是太热衷,他们希望寻找到更有趣的东西。

“这是什么?”欧阳静寻到一本名为《仙迹》的书。

“让我看看。”云清狂接过书,翻开一看。顿时碧瞳亮得惊人,“好东西呀,你们今天真是太幸运了。”

欧阳静与欧阳安相视一望,究竟是什么东西居然让他这个神兽都惊叹?

“静、安,这是一本修仙的灵力秘籍。”云清狂合上了书对兄妹俩说,“你们现在有了仙剑,再配上这本书,只要好好修练,说不定日后修仙也不成问题。”

“成仙?”饶是平静若欧阳安一听,也不由得咋舌了。

“果然是好东西。”欧阳静也点了点头,她倒不是说想修仙。但只要修了灵力,日后岂不是有法术了,那在世间岂非不惧任何人了?

“好,我们修练。”

“静儿--”欧阳安吃惊地望着妹妹,她真想修仙不成?

“大哥。”欧阳静望着他,“我们既得仙剑,又得仙书。这就是我们的缘份,当然要练,放着岂非太暴殓天物了?”

“可是……”真的要成仙吗?

“而且我们若有了仙术,以后可以帮助更多的人。也许还能治好悦姐姐的哑症。”想到这点,欧阳静的眼光更亮了。

欧阳安一听也很心动,师父和苏吟悦是他们很在乎的亲人。

“好。”

“你们双修吧,我为你们护法。”云清狂对两人说道。

欧阳静兄妹点了点头,走出洞外,寻了处很美、很平坦的空旷之地,按照书上所说的方式盘腿而坐,闭目凝神,将脑海一切东西都驱逐,全部意识都与书上的东西融合。

云清狂也在他们四周布下了结界,自己也开始坐在旁边,元神进入修练。现在契约者要变强大了,他同样也会受益,自然而然跟着修练起来。

时光如梭,斗转星移。

欧阳静兄妹、云清狂他们在无名洞底全身心地投入修练,一晃,时间竟过去了一个月,然而他们却全然不知。

而在外面,云绝尘在等了几日不见他们后,又是担心又是无奈。只得带着林初夏赶回自己的家,他需要将大哥皓尘的事情跟父母说明白。只是人虽离开,欧阳静的倩影却不时在他脑海浮过。

夜晚,星星璀璨地闪烁在银河之中。

云绝尘站在星空下,心却不知飞到何处?

两个月后,欧阳安、欧阳静终于停下。待他们收功后,已然周身都萦绕着一股灵气。而他们只觉得身轻若燕,似乎能够飞行起来。

“恭喜你们突破第七层,已经可以自己布施结界了。”云清狂朝着两人点头,他自己也已有了新的突破。

欧阳安兄妹颔首,两人都在彼此眼里看到了喜悦。这灵力的确很厉害,尤其欧阳安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全被重组过一次,没有一点的残缺了。

“这套灵力一共有多少层?”欧阳静询问。

“十二层。”云清狂解释,“如果你们能够修练到第九层,就能见到自己意识里的元婴。如果突破最后一层,那你们就已经能够修仙得道了。”而他虽是神兽,但毕竟不是仙。不过现在契约主子已经提升,他的灵力也在跟着突破,相信成仙也不是问题。

欧阳安他们点了点头,然后走回洞里,看着那些书与剑,这些都是宝贝呢,要是任他们继续被掩埋在这崖底,似乎挺可惜的。

“要是能把这些都带走就好了,以后给师父,他一定很高兴。”欧阳安说道。

欧阳静望向云清狂,直接问:

“你有什么法宝吗?”

云清狂翻了翻白眼,这个小丫头又开始收刮自己了。得,他怎么就摊上这样一个精明的契约主子呢?

“给你。”他没好气地变出一个翡翠玉镯给欧阳静。

“镯子?”欧阳静盯着镯子,挑了挑黛眉。

“你不要不识货。”云清狂瞪了她一眼,“这可是储物宝镯,就算你要搬一座城池进去都行。”他可是拿的好东西,若不是她是自己的契主,他还舍不得呢。

“哦,那果然是好东西。”欧阳静眼睛一亮,然后直接走到那书柜前,按照云清狂所讲的方法,直接将所有秘籍都收进了玉镯里。

“太好了。”欧阳安见状也相当高兴,“有了这玉镯,以后就方便多了。”

“嗯。”欧阳静点了点头,朝云清狂说道,“谢谢你,狂。”

“算了,谁让我遇到你这个厉害的丫头呢。”云清狂挥了挥手,一切都是缘份。

“静儿,我们走吧。”是该出去的时候了。

“好。”

两人已练至第七层,自然无需云清狂变回白虎驮他们上去了。只见两人足尖一点地,一股力量从体内暴发。两人身影已从崖底向崖上直窜上去。

而云清狂见状,点了点头。身影一晃,也上了去。

上了崖后,云清狂一头白发碧瞳实在是显眼。但他又不想隐藏自己的容貌,干脆在欧阳静的要求下变成了一只如猫般大小的老虎,跳到她身上,当一只宠物。

欧阳静、欧阳安带着云清狂,决定随便走走,但没想到很快两人又遇到了云绝尘与林初夏,又救了他们一回。

“阿木,你们快带着夏儿走。”

云绝尘手握着宝剑,紧盯着面前的黑熊。今日,他们原是准备送林初夏回林府。岂料竟在半路遇到一只巨熊,随从的侍从已经伤得伤、死的死。就连他自己也受了轻伤。

“可是,主子,您怎么办?”阿木护着林初夏,但却焦急地望着云绝尘。

“我一会儿会赶上来的,你们先走。”云绝尘头也不回,但是只有他自己明白能不能打败这巨熊根本是个未知号。

“尘哥哥,我不走,我要跟你在一起。”林初夏推开阿木的保护,执着地望着云绝尘。即便是死,她也要跟尘哥哥死在一起。

云绝尘面色一沉,心里已经有几分恼意。这个时候还这样的胡搅蛮缠,对谁也没好错。

“你跟阿木走吧,留下只会拖累我。”虽然话很重,但却是事实。

林初夏面色凄凉,拖累?是呀,自己不会武功,留下只是拖累。只是明明知道的事实,为何心里却如此痛呢?

“阿木,别再拖了,带她走。”眼见那巨熊已经要攻击了,云绝尘赶紧又喝道。

“少爷--”

就在阿木还不放心之时,那头巨熊已经没有耐心了。昂头咆哮,地动山摇般。巨大的身躯朝着云绝尘扑了过去,张大的嘴,迎着阳光闪闪发光的熊牙,让人不禁冷汗渗渗。

“快带她走。”云绝尘一边喊着,一边持着剑跟那头巨熊搏斗了起来。

阿木一咬牙,拉着红肿着眼睛的林初夏就往后奔。

“怎么又是你们啊?”

阿木还没拉着林初夏远走,就见欧阳静、欧阳安正迎面慢悠悠地走了过来。两兄妹一粉一白的身影,走在绿树葱葱的野外,如同仙人下凡尘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