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我忍不了了怎么办 黑学涨电视剧

  • A+
所属分类:热血格斗

小东西我忍不了了怎么办 黑学涨电视剧

“没事,你弟弟长得挺好的。他们知道你没事,自然也放心了。欧阳将军已经到边关了,所以安才能抽出时间赶过来。”云清狂替他们解释道。

“这就好。”欧阳静颔首,“我明天就去见子书他们。”也该是商量下一步计划的走向了。

云清狂也点头,两人又细说了一些时间后,云清狂才离开。

第二日,欧阳静要出庄。沐月离却没有在庄里,管家做不了主,但是也拦不住她。只得一面派人去通知沐月离,一面让人跟着欧阳静后面。

欧阳静回头看着两名护院,只是笑了笑,就不当回事地往外走了。要跟就跟吧,只是就看你们能够跟到几时。

……

另一边,沐月离得到消息。欧阳静出庄后,深邃的眼睛微眯。暗暗思考起来,她是不是要去跟什么人碰头?一番思量之后,他站了起来,带着人出宫,准备去打探欧阳静究竟会怎样对付自己?

出了宫后,沐月离一袭蓝色锦衣,风度翩翩的。虽然别人不知晓他的身份,但是那样俊秀的外表还是很扎人眼的。

沐月离无视别人的打量,带着侍卫追逐着跟着欧阳静身后的护院留下的暗号而行。就在转进巷道时,有人拦住了他的去路。

“无量寿佛--”

一个道士出现在沐月离的面前,一身道袍旧旧的,穿着也不严谨,反而松松垮垮的,手上持着道拂尘,但那拂尘的毛都没剩几根了。总之,这个道士给人的感觉就是不地道。

“哪来的道士,赶快让开。”沐月离身边的侍卫一见这道士,挥了挥手,出声了。

那道士倒是没理会侍卫无理怕话语,那双眼睛直盯着沐月离瞧。看似有些不经心,但是却流露出几分的睿智。

沐月离也没有出声,就任这道士瞧着。

道士瞧了半晌,突然啧啧啧地出声道:

“好一个帝龙相,可惜呀、可惜……”

原本面无表情的沐月离脸色陡然大变,盯着道士看。他居然能看出自己是帝王之相,但是可惜是什么意思?

不过那道士倒是没有给他解答,反而摇着只剩几根须毛的拂尘边摇头边朝另一边走了。

沐月离在原地呆愣了下,然后快步朝着道士追了上去:

“道长,请留步。”

那道士微怔,嘴角勾着笑容,然后回转身,望着沐月离,笑兮兮地问:

“公子找贫道有何事啊?”

沐月离打量着这道士,虽然就外表来看。他的确不怎么起眼,但是仔细看,就会发现其实他身上有股特别的气质,难道是位高人吗?

沐月离心里琢磨了一番后,然后朝着道士抱拳鞠了鞠道:

“不知道长可有时间,在下想请道长到附近茶楼坐坐。”

沐月离身后的侍卫们不解,但是也知道主子必有自己的打算。所以都不吭声。

那道长却是望着沐月离,笑了笑,然后什么话也没说,却是朝着茶楼方向而去。

两个侍卫递了个眼色,总觉得这个道士怪怪的。

“走吧。”沐月离对侍卫们说道,然后也跟着道士走了过去。

到了茶楼,沐月离要了个雅间,道士老大不客气地坐到了正位。

两个侍卫见状,心里有气,正想数落。却被沐月离一个眼神给暗了下去,然后让侍卫们到门外等着。自己也让店小二下去,而后亲自为道士沏茶。

道士看着他,然后也不客气地端起茶就饮。饮后,这才回望沐月离,道:

“公子有什么想问的,就说吧。老道不喜欢拐弯抹脚的。”

沐月离见状,微微一笑,然后也坐下,望着道士,抿了抿唇道:

“道长,刚才的话是何意?”

道长望着他,眯着眼睛笑:

“太子殿下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呢?”他直接点明了他的身份。

沐月离一愣,收起了笑容,凛重了起来:

“请道长赐教。”

“你若想事成,须提防一个女人。因为她将是你事业上最大的阻碍。”道士也没有废话,直接向沐月离说了这么句。

沐月离一怔,望着道士的眼神更是信服了。他当然知道,自己现在若想事成,就必须将欧阳静解决了,有她在就是最大的阻碍。

“多谢道长提示。”沐月离朝着道士抱了抱拳,表情变得凛重了起来。“只是她太厉害,我多次出手,却始终胜不了她。”虽然示弱,让人觉得他没用。不过他不甘心却又不得不承认,他的确不是欧阳静的对手。

道士暗中冷笑,人家身后有虎王撑腰。你等凡人自然不是她对手。不过他的目标就是云清狂,所以他才会来帮助沐月离。

“太子不必多虑,此女虽然厉害。能驭百兽,但终究是凡人一个。”

“道长有办法?”沐月离眼睛一亮,只要能够对付欧阳静。他就不怕帝位不是自己的。

“自然。”老道笑眯眯地摸着自己的几根胡须。

“还请道长赐教。”沐月离又是拱手一拜。

道长捋着胡须,然后望着沐月离说道:

“你我相遇即是有缘,也罢,老道就帮你这一次吧。”

“多谢道长。”沐月离喜出望外。

道长摆了摆手,然后右手五指并拢。一幅测算的高深模样。

而沐月离不敢出声打扰,就在旁边一直小心地看着。

“难怪、难怪……”片刻之后,那道长松开了手指。却一幅很没料到的模样,摇着头。

“道长?”沐月离不知道他测算出了什么。

道士看着沐月离,摇了摇头,在对方焦急的眼神后,这才开口说话:

“难怪她能驭百兽,原来她身边有高人在。”

“高人?什么高人?”沐月离细想了想,没发现欧阳静身边有什么厉害的人物。

那道士的表情却越发的高深莫测,甚至带着一些令沐月离都不解的奇妙。

“太子殿下可曾见过她身边的碧瞳白虎?”道士的声音放低了一些。

沐月离点了点头,想起白虎,他倒是想起一件被忽略的事情来。

“我第一次见白虎时,是一头碧瞳的巨虎。猛风凛凛,很是霸气。但是奇怪的是,后来却见她身边同样是一只碧瞳白虎,却只是一只很小的虎……”不知道那大虎跑哪儿去了。

“其实此虎就是彼虎。”道长神秘地念了句。

“什么?”沐月离先是一愣,接着还弄明白他的话。“道长的意思是,小白虎就是那只大虎?但是怎么可能?它们之间差这么多?”虽然他也这么想过,虽然大、小虎体形不同,但是外表,还有那眼神都相同的。

“它就是老道所说的高人。”道士多捋了捋胡须。

沐月离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明白。

“也罢,既答应助太子一臂之力。那老道就再透lù点天机吧。”道士见状,说。“其实那白虎可不是普通的虎,而是修练得道的虎王。能够幻化人形,只是变大小对他不过是很简单的事情……”

“虎王?”沐月离吓了一跳,有种在听神话的感觉。原来这世界上居然真有神仙、妖怪之流的,他还以为仅是人们编出来的乐子呢。

“没错。”道士重重地点了点头,“不会错的,那女子能够以箫声引万兽,大概是因为和虎王结了契约的关系。而且只怕她还不只这点本事。”

沐月离已经彻底相信道士的话了,难怪欧阳静一个普通的女子居然连软骨散都放不倒她?原来其中居然有这么多的原因。但是她既有虎王撑腰,那自己要怎么对付她呢?

“还请道长指点迷津。”沐月离又朝着道长抱了抱拳。

“也罢。”道长点头,“现在虎王有事,已经不在欧阳静的身边。如果你要对付她,这段期间就是最佳的时期。”他心底冷笑,只要欧阳静出事。虎王这个缔结契约的人同样是会跟着丧失一些法力的,到时候,他就能够趁着他法力最弱的时候出手了。而欧阳静之于自己,却又是一个劫。因为她命格奇特,再加上虎王在她身上种了契约之光,他无法靠近她。

“那我要如何出手?”沐月离眉头蹙到一块儿,“即便是虎王不在,她的本事也不容低估。”更何况欧阳静似乎对毒药之类的免疫。

“放心,老道自有妙招。”道士点了点头,然后伸手从衣袋里取出一个瓶子,对他说,“这里有一种药,无色无味,只要放一滴在她的食物里面,就能够让她功力散去一小时……”

沐月离接过瓶子,却有些迟疑。

“真的管用吗?我上次用软骨散,她却一点事情都没有。”

“普通的药对她当然不管用。”道士也没恼,只是摇了摇头。“不过老道这药可不是普通药,保证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