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紫帮小凯弄头发 和女朋友第一次羞羞

  • A+
所属分类:历史战争

杨紫帮小凯弄头发 和女朋友第一次羞羞

“嘶——”

程言默抬头看了看白雪薇,手上的力度却是轻了许多。

“好了。”程言默低头收拾着药膏。

白雪薇有些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现在的她身在程言默的家里,白雪薇也没想到程言默会把她带到自己家里。

“你,为什么要帮我。”白雪薇试探着问。

程言默嗤笑一声,然后抬头看着白雪薇一本正经的道:“当然因为我是好人喽!怎么?美女不会是爱上我了吧?嗯?”

白雪薇:……她真心想打嘴,叫你没事乱问。

程言默却突然凑近了白雪薇,态度极为的暧昧,嘴里却说着:“美女,你可不能爱上我哦!爱上我会受伤的。”

充满着危险以及诱huò话语没能让白雪薇的心有一丝波澜,她美丽的眸子对上程言默的黑眸,眼里波光流转,一双眼就胜过了万千春色。

白雪薇是美丽的,这顾痕一直就知道,最开始他也不过是被其殊丽的外貌吸引,只是直到今日才知道自己错了。她不止很美,而是可以称为绝色了,一双眼的风光就可以使人神魂颠倒。

只要她想,或许不会有哪个男子会忍心句绝她的吧,程言默想。

“看够了吗?”耳边传来白雪薇略带愤怒的声音,紧接着程言默就被一股大力推了开来,他抬眼就对上了白雪薇带着薄怒的桃花眼,“请注意好自己的言行,程言默同学!”

程言默默默在心里为刚才的想法补充了一句:前提得是在不开口的情况下!

面对白雪薇的愤怒程言默痞痞一笑丝毫没有一点悔意:“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何来错之说,再说了上天让白同学你生的这样美,可不就是拿来给我这爱美之人欣赏的吗?”

“你——”白雪薇竟然找不到话反驳,这人,这人,简直了。

二十年来白雪薇还是头一次这么吃亏,她本就不是什么善言词之人,只因为她的家境外貌,从没人敢在她面前这样的无礼,而这一次遇上程言默这样的白雪薇也只能暗恨倒霉,不过却也将先前上药的那点感激给消了个遍,心里也已经彻底将程言默划进了黑名单。

看着冷着脸不理人带着赌气意味儿的白雪薇,程言默心情说不出的好。

“好了,别生气了,老是生气可是会容易长皱纹的。”

白雪薇看也不看程言默。

程言默深知不能太过,开始顺毛:“好吧,为了弥补我的错,我送你回学校怎么样?”

白雪薇耳朵动了动,这才将目光转到了程言默身上。

“知道了,知道了。来吧!”程言默下身。

白雪薇看着蹲下身一副任劳任怨样子的程言默却没有动,“我自己可以走。”

说着跳下沙发,结果脚刚一接触到地就是一阵刺痛,白雪薇咬着唇默默的忍着不吭声。

程言默见此叹气:“谁教你受伤了不吭声的。”说着一把抱起了白雪薇。

白雪薇瞪眼:“放我下来。”

程言默挑眉:“两个选择,被我背或者公主抱!”

白雪薇磨牙,无奈的选择了前者。

白雪薇被程言默直接送到学生会会长办公室,这儿正是上课时间,也因此避免了很多麻烦。

程言默将白雪薇放到了椅子上,还细心的将茶杯灌满水,放到白雪薇能伸手够到的桌子上。

白雪薇静静的看着,末了道了一声谢。

程言默无所谓的摆摆手,他吹了个口哨,双手插袋一脸的不正经,“好好休息,我走了,美女不要太想我哟!”

白雪薇觉得自己前一刻的道谢简直是多余的。

程言默走后,偌大的办公室就只剩白雪薇一个人了,她端起散发着热气的茶杯,喃喃自语:“程言默你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然而即使白雪薇已经很注意了,盛辉公主白雪薇是被某不知名男性背着回学校的消息在当天下午还是传了个遍。只因白雪薇在学生会办公室养伤还不知道,而事件的另一位男猪脚则表示无所谓。

当傍晚学生会开会的时候白雪薇在收到无数暧昧,戏谑,原来如此等目光后还有些莫名其妙。

直到她问了最老实的李纯才得知了这一八卦。白雪薇顿时就像吞了什么不该吞的东西似的,表情很是难以形容。

“那么,会长,您和市长公子程言默是真的在交往吗?”李纯小心翼翼的开口问。

白雪薇暗想:原来程言默是市长公子啊!就是她们班新来的那个新生?想起每次班导老师上课时看着那张空着的座位头疼的样子,白雪薇不禁想笑,如果是那个家伙的话,好像的确做得出来!每天都在学校里,却从不上课,果然他就是个不良少年吧!

“会长?会长?”李纯的叫声唤回了白雪薇飘远的思绪,她回过神看了看李纯,“什么事?”

李纯委屈道:“会长您还没告诉我那个程言默到底是不是你男朋友呢?”

白雪薇无语。

她对着李纯微笑淡淡问:“财务部很空吗?”

李纯小身子一抖忙说:“哎呀,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份计划案没写,会长您忙,我先走了!”说完,一阵风似的奔出了办公室。

白雪薇对李纯的风风火火无奈的摇了摇头就继续低头工作。

学校西北某角落。

肖文媛愤恨的扯下身旁的树枝,“白雪薇那个贱人竟然勾搭上了市长公子!”

“好像是的,现在学校都传疯了。”一道柔柔的女声自肖文媛背后响起。

肖文媛冷笑两声咬着牙道:“哼,就算勾搭上了市长公子又怎么样?谁不知道那程言默最是滥情,在他身边的女人还少了吗?你继续盯紧李欣欣,将咱们会长的光辉事迹一个不剩的告知她,对了上次的事就做的不错,告诉叶芸找机会好好教导一下咱们的灰姑娘,最好是能恰好碰上咱们温柔的顾痕学长。”

“是。”那道女声再一次响起,落日的余晖透过树叶缝撒到她的脸上,身着粉色衣裙,亭亭玉立的站着,脸上一直带着甜笑的不是别人正是李欣欣唯一的好朋友颜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