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娇妻黄菲 alpha退化的生殖腔撕裂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刑警娇妻黄菲 alpha退化的生殖腔撕裂

第二日,风云变幻。

拳击场上,乔未歌轻柔一跃,勾拳迅猛一袭,对手便如羽毛一样被打的飞开几米,晕倒在地上。

拳击场,就是这样残酷。

胜者为王,败者为蔻。

谁拳狠,谁迅捷,谁有能耐,谁就夺冠?谁就是“拳王”?

披上风衣,走下拳击台,乔未歌将长辫绑好,戴上那副墨镜,迈开修长的腿不费吹灰之力的下场。

俊美如他,仿佛和拳击格格不入。

可7年的屈辱,令他选择最残酷暴力的行业,锻炼他的意志,他的忍耐,培养他的绝对优势……

孟琴叼根香烟,痞痞看向由台上凯旋而归的乔未歌。

多俏的家伙,练拳击,伤筋动骨就是100天,万一毁容……撇撇嘴,越看他的职业越是不咋样。

暴力!

血腥!

尤其残酷!

就算被众人吹捧,被无限崇拜,那也是血肉之躯,赢来的荣誉。NND,这棒的脸,干嘛不做大明星?

“你怎么样?”

她漫不经心问道。

“很好!”

乔未歌擦干脖子上的汗,冷酷回道。

“好个屁,你被左肩被打中一拳,不脱臼,估计也痛的要命。”

“哦?”

乔未歌微微眯着寒眸,瞥向她吸香烟的狂野动作,黑帽歪斜,翘高二郎腿,坐在那辆黑色宝马上。

歪着美丽的小脸,嘴角微捩。

磕磕烟灰,勾勾纤细的指。“过来,我帮你接骨,我看你的姿势,你自己解决不了这高难度的。”

“不必!”

他冷冷回绝。

脸上布满疏离,像无论对待谁,总裹上一层纱,神秘而朦胧。

他看相信任何人。

包括——她!

甚至,她是他最不相信的人。

别以为他是放弃7年的仇恨,选择和她冰释前嫌。

他仅是利用那个腹黑的哥哥,考验考验她的战斗力……

“不接拉倒,痛死你呀!”

“哈!”

他冷笑,径自接骨,维持一种别扭的姿势,痛的眉梢直纠结。

冷汗,从额上再度滑下。

冷酷的脸上,表情略有麻木。

“切,那么固执干屁,痛的不还是你?”孟琴“噌”一下从车上跳下,捧住他左臂找准角度狠狠一推。

“啊——”

乔未歌咬住下唇,忍住脱口的叫喊。

危险眯着眸,拳头狠狠攥紧,尤其,听到她小嘴中嘟囔的那句:“靠,推错位了,来,重新接!”

“啊——”

她粗鲁的推骨动作,令他的嘴角猛一抽搐,浑身的骨架像被推断,上半身整体处于半瘫痪状态。

“切,没推上,再加把劲。”

“啊——”

他狠狠攥紧拳,很怀疑孟琴是不是故意整他的,这种低级的接骨动作,她也好意思来自告奋勇?

“NND,推过了,我再帮你推回来!”

“啊——”

终于,唇上沾染血色,拳头“咯吱”作响,像树梢上被暴风雪折断的枝条,那样的干脆而清晰。

乔未歌俊美的脸上,冷若冰霜。

肩胛上的痛,被隐隐含进牙齿中,风小心翼翼刮过,吹乱他的长发,吹野他的容颜,吹冷他的眼神。

一双幽深的眸,像黑色的洞穴。

洞穴口尽是冰刃,越探向其中越寒冷,冷酷的味道,从孳孳细响的指尖,一直蔓延到四肢百骸。

半响,一滴汗滴答淌上唇瓣。

红润的舌尖舔干刹那,他问道:“你接过骨吗?”

“废话,自然是接过!”

“给谁?”

他打算送上一束鲜花,拜祭他在天之灵,恨恨咬住下唇,他等待她口中那位估计二等残的家伙!

“狗呀!”

“什么?”

孟琴饶有自豪地拍拍xiōng部,随着一个精准的推骨动作,和淋漓的汗珠洒落,她接而挑战他的心脏。

“7年我不少替蘅舟给临村那群狗接骨,技术那是如火纯清,关键是你的肩骨不如狗的好接,靠,不怪我!”

“小——琴——儿!”

“干嘛?”

乔未歌冷冷勾住她下颌,脸颊布上少有的波澜,除了冷酷,更有愠怒,像一座即将爆炸的火山。

“你难道不知道人和狗的骨骼不相同?”

“少罗嗦,接都接过,不爽我再帮你推脱臼。”孟琴叼着香烟,拽拽地推开他的钳制,毫不芥蒂!

“很好!”

乔未歌盯着她潇洒的举止,嘴角,捩开抹阴森的冷笑,心中暗道:“算你狠!”,比骂他是狗,是畜生更狠。

好,那就看看等一下,她是否还潇洒的起来。

难道她以为,做他的保镖,就是和他斗嘴,斗狠?

那真该让她看看,什么叫真正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