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病秧子后[穿书]饮尔 穿书女配NP文H

  • A+
所属分类:历史战争

穿成病秧子后[穿书]饮尔 穿书女配NP文H

林昱冷笑:“出手倒是阔绰。”

“可不是。听这酬劳小的也悔,可惜这身体扛不住,悔也没办法。就跟老耿说找三猴子。实话说,我和三猴子交情不错,让他去,也是想让他赚一笔,日子好过些。”顿了顿,他小心的打探道:“爷,是不是这桩买卖出事了?三猴子惹麻烦了?”

林昱不答,又从皮夹子里取出几张票子递给他:“拿去,找个好点的大夫看看。”

“这……”竹竿惊怔着接在手中,半晌回不过神。直到脚步声已去甚远,他才陡然清醒,双目泪出,朝门外“扑通”一声跪倒。

离开竹竿处,林昱不等停歇,即刻赶往马栏桥。途中正遇见了那几个出去查探的巡防员,报告说没有特别的发现,一行人直扑老耿处,却又是扑了个空。林昱在空屋里转了几转,见大小细软都收拾得干干净净,当是有准备的离开,恐怕一去再不会回来,或者是不敢回来,这条线索已是断了。

“对方显然早有防范,每一步都走在我们前面。”听完林昱的细述,沈念之拨饭的筷子停了下来。

“现在该怎么办?”林昱面露忧色,杏安的事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阴谋,一个针对沈少的阴谋,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的监视之中,而对方是何居心他们却茫然不知。这要是……

笃笃。

两下轻轻的叩击声打断了林昱的思虑。他抬眼望向沈念之,后者给他一个莫测的微笑:“不必多想,先吃饭。”

“白树还没回么?”

沈念之扫了一眼挂钟:“应该就到了。”

二人静下来,各自吃饭,一时间,餐厅里只听见筷子划过碗沿的轻响和钟摆咔嗒咔嗒的声音。

陡然,电话铃尖锐急促的响起。林昱一惊,丢下碗筷急步跑向客厅,不一会再进来,脸色愈发阴郁。

沈念之起身:“出事了?”

“三猴子找到了。”

“哦?”

“死了。”

杏安县警署,停尸房。

惨白的灯光照映着惨白的床,惨白的停尸床上覆盖着一块惨白的裹尸布。

验尸官捂着口罩,站在一旁:“沈少,这就是三猴子。我们是在后溪边的芦苇地里发现他的,发现时已经断气了。初步判断,死亡时间不会超过三小时。”

沈念之不语,面色阴沉的盯着白布下的尸体。两个小时前,就在林昱到处寻找的同时,这个人就已经被灭口了,下手够快。

林昱戴上手套,轻轻掀开白布一角,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只见白布下一张颧骨突出的奇瘦的脸上,一双眼珠暴睁,眼中满是不及熄灭的恐惧。他死得太突然,太出乎自己的意料,至死也无法相信。是不是在生命终结的最后一刻,他还是信任对方的?

“致命伤在这里。”验尸官将白布往下拉了拉,露出死者的上半身。

他们这才看见,三猴子穿着一件灰布短衣,前襟已被血染透,此时干做一片暗褐。验尸官拨开两层衣服,露出精瘦的胸膛,三猴子确是个练家子,虽然干瘦如柴,肌肉却是分明,可以想象其生前身手行动必定干净利落。

“伤在心口,当场毙命。”验尸官的声音平淡得没有起伏,他指着三猴子心口的一道寸长口子,继续说道:“伤口约三指宽,十分平整,疾进疾出,只取要害,且力道凶狠,完全不留余地。”

沈念之的脸色越发阴沉,半晌问:“其他地方可有伤痕?”

“没有。”

“这么说来,凶手在其正面,只一刀就将他杀了。”

“是。”

三人沉默,停尸房里一时间静如死寂。验尸官将白布重新盖上,抬起头来望向沈念之,口罩掩去他的大半张脸,独一双眼睛透着与其职业身份相符的冷静。望有一时,他的眼底极迅的闪过一道精光,再度平静开口:“若是沈少还想找什么线索,也许这个东西您会有兴趣。”

沈念之和林昱齐刷刷盯向他,见他撩起尸体右侧的白布,露出三猴子的右手。那只手死死攥成一个拳头,指甲深深嵌进掌肉里。莫非掌心中有什么东西?林昱大步绕到验尸官旁,伸手就去掰那拳头。岂料三猴子死前用尽全力攥紧,死后僵硬,使劲几次竟都动弹不得。

“这……”林昱一时没了主意,看了看沈念之,却见沈念之只是盯着验尸官。他转头,正对上对方一双精锐的眼,似含嘲讽,不由暗暗羞恼,人却向后退了一步,让位于对方,他倒要看看这人是怎么松开那只拳头的。

验尸官神色闪动,略一顿,将白布又掀开来,露出三猴子死不瞑目的面孔。沈念之与林昱对视一眼,不知此人是何用意。这时,他抬手往三猴子圆睁的双目上轻轻一抹,低道一句:“去吧。”这早已僵直变色的死人似能感应一般,顺从的阖上了双眼,表情似乎也在瞬间平和了许多。不知是不是错觉,林昱只觉耳边有声极低的呻yín,随即,他发现,原本紧攥的拳头竟然自己松开了。

他的脸色微微一变,望向沈念之,见其眸色亦是一紧。

验尸官却泰然自若,将三猴子松开的拳头稍稍抬起。煞白的白炽灯光下,二人定睛一看,那死灰的手掌中赫然躺着一片碎纸,像是从什么地方撕下来的。林昱小心的取过纸片,递给了对面的沈念之。沈念之接过,前后翻了翻,眉头微微蹙起。这碎纸片不大,却也能辨别出纸质上等,绝非寻常粗用,而是用来书写的白纸。看三猴子不像是识字的,这书写的纸自然不会是他的,联想到方泽浠的笔记失窃,心头陡然一凛。遂将纸片交给林昱:

“收着,回去让方先生认认是不是他用的。”顿了顿,转向验尸官,神色冷峻,道:“这件事就不必上报了。”

“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