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图片作者不详 超刺激超爽超污的小说

  • A+
所属分类:热血格斗

亚洲图片作者不详 超刺激超爽超污的小说

他望向她,她也望着他。那记忆中伶俐美好的姑娘依稀带着当年的模样,仍是一头及腰绵柔的发,一双杏眼晶莹透亮,眉梢尤带儿时俏皮的神采,就连此刻微微泛红的面颊也依然如是记忆中那般好看。

方泽浠忽然局促起来,清了清嗓子,想说几句,却被父母的眼神给堵了一下,出口的竟然是“嘿嘿嘿嘿”的干笑声。

朝颜噗嗤一笑,打趣他:“敢情你去了五年,只学了这一句俏皮话么?”

一句玩笑便驱散了五年的疏离,方泽浠也笑了起来,他说:“朝颜,你能来真好,我还想着放下行李就去找你。”

梁红秀却突然咳嗽起来:“风大,有话回去再说。”

阳光已露出云层,海面泛着金色的斑斓。码头也开始嘈杂忙碌起来,有渔船满载着鲜活的水货靠了岸,有赶早出门的人焦急的等着客船,有拉货等客的车夫聚集在一旁等着下一个主顾……

这岛已醒来,正笑吟吟迎接它崭新的一天。

郁朝颜在怀英学堂当教师,教的是语文和美术。嘉禾屿虽说不算大,孩子倒是挺多,加上怀英学堂入学门坎低,不分贫贱,适龄儿童皆可入学,就成了岛上学生最多的学堂。

学生多,合适的老师却不太够,所以一个老师身兼数种学科也不奇怪。郁朝颜自幼学美术,颇有功底,用来教一群小屁孩是绰绰有余。

美术课通常安排在下午,郁朝颜尤其喜欢第二节,她可以带着孩子在户外写生,教他们用各种颜料调配成更丰富的色彩来更好的表现画面。

这天,她刚刚下课,一手的水彩还没洗掉,方家的仆人就在办公室外的走廊里等她了。

她有些意外,通常方家有事都是去她家里通知她的,从来不到学堂来。于是她问:“什么事?”

仆人说:“小姐,我家少爷的接风宴定在下午六点,老爷嘱咐你一定得到。”

郁朝颜一愣,朝墙上的时钟扫了一眼,都四点了。确认的问:“今天?”

“对,就一会,六点。”

她默了默,又问:“这是临时定的事吗?”

仆人说:“不是,老早就定好了。临时定,厨子哪里来得及备菜呀。我们老爷可是请了不少名流呢。老爷夫人说了,少爷留洋回来是大喜,得操办操办。”

事情是预定的,她这个人显然才是临时被想起的,否则一早码头上就该知会她了。她心底不由一阵呵呵,面上却含笑回道:“好的,我知道了,我会去的。”

仆人走了,程玥从办公室窗户里探出头来:“朝颜,这事你又不知道啊?”程玥是数学老师,和郁朝颜是闺蜜,朝颜的事,她基本都知道。

朝颜淡淡一笑:“他家什么事提前让我知道了。”

程玥叹了口气:“我说,你真要嫁进方家,以后可有你受的。方泽浠去了五年,也不知变没变,他家又那样……”她没把话说完,只是担心的看着朝颜。

朝颜的脸上仍是挂着淡淡的笑,转身也进了办公室,将手中的教具放下,简单的收拾了桌子,一面道:“那书呆子我倒不太担心,早上见他,还是那副傻样。至于其他的,再说吧,以后的日子谁知道呢。”

程玥知道郁朝颜的性情,看似浅淡的表面藏着许多心事,很多时候看得比谁都透,却偏偏相信宿命论。她不好再说什么,说了也是徒劳,郁朝颜嫁不嫁方泽浠并不是她说了算,而是方家和郁家的契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