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看上邻居小伙 弯着腰洗完头头好晕

  • A+
所属分类:历史战争

少妇看上邻居小伙 弯着腰洗完头头好晕

冰冷的大理石地面映出满室月华,清幽的月光从雕花窗户中倾泻而下,洒落一地斑驳。

第三重珠帘之后,正立着一个浮雕铜镜,光滑的镜面,照出卧房的朦胧之美。铜镜相邻是一张刺绣屏风,后面是一张九尺象牙床。

牙床极尽奢华,每一个细小的装饰都体现了主人不凡的品味。床的中间,坐着新娘白离若,女子凤冠霞帔,纤细羸弱,她不安的绞着手指坐在喜床之上。

帖着大红“囍”字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浑身绛红色新郎装束的男子阔步走进。

只见他剑眉横如云鬓,凤眸不怒而威,挺直的鼻梁,紧抿的薄唇,五官如雕如画,挺拔硕长的身形,咄咄逼人的冷冽气息,这个男子,俊美的可以勾走任何一个女子的魂魄。

风漠宸阔步走近新娘,冷漠的眸光,上下扫视了新娘一眼,将她的不安看在眼底。一把挥落喜娘递过的喜秤,风漠宸毫不客气的撩开白离若头上的大红盖头。

动作粗鲁无比,一旁的喜娘吓的缩回几步,身边响起风漠宸冷寒的声音,“滚——”

喜娘头也不敢抬,躬身捡了喜秤,后退几步,躬身退下。

偌大的新房只剩下白离若和风漠宸,白离若更加不安,绞动着衣角,紧咬下唇,感到他源源不断的怒气,不敢抬眸看风漠宸一眼。

风漠宸俊脸上仿佛覆着一层薄霜,好看的凤眸中盈满嘲讽的笑意,大掌掐住白离若的下颚,逼迫她站起身来,“怎么?王妃,害羞了吗?”

白离若脸色煞白,缓缓抬眸,看见风漠宸眸中仇恨的眸光心脏猛然一缩,这个男子如此恨她?她并未招惹过他……

风漠宸掐着白离若的手缓缓下移,最后来到她纤细的颈项,倏然加紧了力道,成功的看着白离若煞白的脸涨的通红,阴冷一笑,大掌微微松开,再次下移,来到她刺绣衣领。

白离若红绸衣衫在他大掌中化为碎片,娇躯在月光中瑟瑟发抖,男人突来的动作让她小脸煞白,豆大的冷汗不断渗出。

风漠宸勾唇一笑,深邃的眸光冰寒如霜,“不错,是处的……”

白离若羞愤交加,下唇已经咬出血丝,她抱住身子蜷缩在床角,如受惊的小白兔般看着风漠宸,撕裂的疼痛犹在,清眸盈满泪水,“王爷若是怀疑臣妾的清誉,大可一纸修书送臣妾回白府。”

“哪有那么便宜?”风漠宸开始动手脱衣服,他脱得极慢,每脱一件,脸上的冷寒之色便增加了一分。

白离若瑟缩着身子,不住的后退,风漠宸长臂一捞,已经将白离若压在了身下。

他邪魅的脸颊上满是嘲讽之色,掐在她胳膊上的手指也不断用力,冷冽的声音漠然传来,“接受我——”

牙床“吱呀”作响……

奢华的铜镜映出风漠宸阴鸷的双眸,还有他身下颤抖的女子,月光似乎黯淡了许多,躲在云层中淡雾遮面。这一夜,风光整个楚国的白家二小姐受尽凌辱,直至昏死在床榻上。

风漠宸看着床榻上秀美紧蹙,小脸煞白的白离若微微皱眉,没劲,这样就昏死了,他一时意兴阑珊,快速的穿好衣服,阔步离开宸和轩卧室,朝着侍妾的院落芬华院走去。

芬华院住着他最为得宠的侍妾之一,洛芬,豆蔻年华,貌美,性善。他喜欢善良的女子,曾经,他也和众多权贵一样,喜欢那种野性带些利爪的女子,比如白家的大小姐白青鸾。

可是后来……

风漠宸迎风冷笑,秋风将他脑后的乌发托起,现在他换了一件绛紫色修身长袍,领口和袖口都有繁复的祥云堆刺暗纹,黑色的长靴。月光下,他美如伤人的刀锋,让人不敢靠近一步。因为他的美,本就是一种让人绝望心碎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