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念小说讲的是什么 熟乱 丝妇小说

  • A+
所属分类:历史战争

痴念小说讲的是什么 熟乱 丝妇小说

欧阳静看着一群群的蛇将齐掌门他们包围,吐着舌须子,眼睛一眨不眨地瞪着他们。想来也不需要自己再出手了。

“大哥,我们去追欧阳沁他们。”

“好。”欧阳安重新执起缰绳,一甩,马车朝着前方追了去。

待他们离开不远后,还能听到王老爷他们厮杀、尖叫的声音。

……

“那是什么妖剑?”

另一边,魔刹搂着欧阳沁施展轻功而逃。谁知道却被那紫月宝剑追逐不停。两人心头紧张,已有几分惧意。

“那个贱人肯定是妖女,否则怎么会有这么多妖术?”欧阳沁对欧阳静是又恨又惧,看着仿佛能通灵性的紫月剑一直不停地追着他们,不管他们怎么避,它就是能够追上来。心里也焦急万分。

“现在怎么办?再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的。”让剑如此追着,他们不死在剑下,也会筋疲力尽而亡的。

魔刹看着前面也是山峰连绵,树林重生的。要避也不是不行,但是这剑也会跟着来。他突然抱着欧阳沁落到一株大树上,将她往树枝上一放,说道:

“我引开剑,你想办法离开。”

“魔刹--”看着魔刹居然独身去引开那妖剑,欧阳沁心里又惊又担忧。虽然魔刹脸毁了,很恐怖。但是自他把自己从那群鼠蚁蛇狼中救出后,两人就一直在一起。对他,她现在已经是很依赖了。

听到欧阳沁的声音,魔刹回头朝着她露出笑容,也许他此举一去就无法回头,但是如果两人当中,她能够活下来,也就够了。没错,他这个冷酷的魔刹居然喜欢上欧阳沁了,也许别人都说她有心机,也许自己配不上她,但是他却能够选择保护她……

“保护好自己。”

“保护好自己。”

魔刹深深地望了欧阳沁一眼,似乎要将她永远刻在自己的心底。然后毅然地转身,施展轻功朝着前面飞快地奔去。

紫月宝剑立刻寻着他的方向,朝着前面紧追了过去。

欧阳沁就躲在树枝上,死咬着手绢。看着紫月剑追逐着魔刹的身影消失,而魔刹的话与最后的一眼却留在她脑海消散不去。

过了片刻,确定那紫月宝剑没有回来后。欧阳沁小心地爬下树枝,看了眼后面,她不能让欧阳静追上。现在自己还不是她的对手,她一定要变强大,一定要回来报仇。

“魔刹,一定要活着。”深深地望了一眼魔刹消失的方向,她用力地一撇头朝另一个方向逃走。

半柱香后,欧阳安驾着马车过来。却发现前面的路不适合马车通行。

“静儿,前面的路,马车过不去。”欧阳安停下马车,回头对车里的妹妹说。

“下车吧,咱们用走的。”欧阳静答着,一边撩开了马车帘,跟楚璃箩一起从车厢出来。

三人一虎,弃马车,改步行。

站在四周青山环绕的地方,欧阳静微眯眼,以心感受紫月剑的气息。不过似乎用不着,因为欧阳安的凌宵剑已经感受到紫月的气息了。

“静儿,这个方向。”欧阳安指着最前方说道。

欧阳静倏地睁开眼睛,眸底精光四射,点头:

“走。”

……

魔刹一直用着轻功逃跑着,他希望引开紫月剑,让欧阳沁有时间能够逃走。不过一阵之后,他已感觉到疲劳,脚步也缓了下来。而回头一看,那把妖剑居然还紧追不弃。

“可恶--”魔刹恨恨地骂道,果然是妖女的东西。一样邪门得很,又转头努力奔跑。但是很快,他的脚步就停住了。因为前面已经是万丈悬崖了。

他停下了脚步,看着前面的悬崖,又看着后头也停了下来的紫月剑,面色难看。思索了片刻,他一咬牙,直接回头,拔剑就朝着那紫月剑攻击去。既然前无逃路,只好拼了。

那紫月剑却是没动,只是浑身散发出了紫月的气息。

魔刹只觉得前面一股压力扑天盖地涌来,心头一颤,被那股压力反弹了回来。一个踉跄,若非他反应快,一手撑地,只怕就掉入后面的万丈悬崖了。

“这、这究竟是什么妖剑?”魔刹真的吓住了。

“它不是妖剑,而是本姑娘的神剑。”欧阳静他们赶来的时候就见到魔刹正狼狈地单手撑地,眼睛死瞪着那剑,神情既恨又不可思议。

魔刹看见三人追来,自知今日肯定是再无机会活命了。只是有两大憾事,第一是没能报仇,第二则是再也看不见欧阳沁了。不过唯一的高兴也是欧阳沁已经离开。

楚璃箩眼睛一扫,挑了挑黛眉:

“那个女人呢?”怎么没见她,难道是掉进悬崖去了?

欧阳安、欧阳静一听楚璃箩问,两人眸光一扫,也果然没见到欧阳沁的身影。两人眉头一皱,难道又让她给逃走了?

“她呢?”欧阳静望着魔刹问。

魔刹冷哼了一声,从地上站了起来,冷答道:

“你们想抓她?做梦。她已经走了。”就算今天自己死在这里,他相信欧阳沁将来一定会为自己报仇的。虽然她不会武功,但是以她的心智肯定会成功的。

“你究竟是谁?我不记得有得罪你?!”看到魔刹那仇视的模样,欧阳静终于问。

“哈哈哈……”魔刹仰头大笑,。

“笑什么?你这人有毛病吧。”楚璃箩朝着魔刹皱眉道。

魔刹停了笑,突然望着欧阳静,然后摘下了脸上的面具。

“喝--”

楚璃箩他们倒抽了口气,没想到魔刹那面具下居然有这样丑陋的容貌。伤痕遍布,可见他肯定受了很多的苦难。

欧阳静与欧阳安看着这张伤痕满满的脸,却依然没有半点印象。

“我就是一年多前,在皇城郊外庙前被你伤了的那个只有孩子大小的魔刹。”

魔刹这一说,欧阳安他们倒是记起来了。

“是你--”欧阳静望着他,不知道他为何有如此模样了。不过她却对他没有半点愧疚,“是你先对我大哥不利,所以我才对你出手。所以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与他人无关……”

楚璃箩听她这么一说,心里对魔刹那点同情也消失了。

“哼,少说废话。今天报不了仇,再次落到你这个妖女的手上。要杀要剐,息听尊便。”魔刹将剑一扔,咚咚的,落在地面发出清脆的声音。

“静,斩草不出根,春风吹又生。”楚璃箩说道,这魔刹恨意如此强烈。如果今日再留下他的性命,他日势必又会是一个祸害。

“嗯。”欧阳静点了点头,一扬手,紫月宝剑直接朝着魔刹胸前刺了去。

只听得剑插入身体的声音,他整个人都被强大的力量击飞了起来。胸前渗出了鲜血都被紫月宝剑给吸入了剑身里,一时间,剑更加光芒四射了。

紫月剑自己从他身体抽出,魔刹的身体一下子往后倒。掉入了万丈悬崖,只留下那面具孤伶伶地留在那里。

欧阳安、欧阳静、楚璃箩看着,山风呼啸着,不作声。

片刻后,三人收回了目光。

“可惜让那女人跑了。”楚璃箩说,她有感觉,欧阳沁将来会成为欧阳安、欧阳静他们的一个潜在危险。

“无妨。”欧阳静勾了勾唇,“就让她逃吧,终究她会再送上门的。”

“那也是。”楚璃箩点了点头,要报仇,她肯定还会再出现的。

“对了,我们现在去哪儿?”她回头看着欧阳静问。

“去边关。”欧阳静目光远跳,唇角带着神秘的笑容。

“咿?”楚璃箩愣了,就连欧阳安也微愣。显然他也没想到欧阳静会说要去边关?

“去边关做什么?”

“去见识一下金戈铁马的豪情。”欧阳静说道,其实她是要去见欧阳御。但是她的想法很快就会被人破坏,江湖还有一场风雨在等着他们。

云府,书房

云绝尘站在窗边,望着外面,神情如天上的浮云,飘渺极了。

林初夏站在后面,咬着唇,看着他。神情很是受伤。原本云绝尘是要送她回知府衙门的,但是她怎么可能在知道云绝尘对欧阳静动了心思后离开他呢,所以她留了下来。但是现在看着他的样子,心里却很疼。

“少爷,阿木有事禀报。”

“少爷,阿木有事禀报。”

阿木的声音从书房外传来,惊醒了恍惚的云绝尘。他回头,看也未看林初夏一眼,只是冷静地朝外面唤了声:

“进来吧。”

阿木这才走了进来,青色的布衫,看起来沉稳了不少。

“少爷、林姑娘。”阿木朝两人见礼。

“好了,说吧,出了什么事情?”云绝尘扬了扬手,直接询问道。

“回少爷,刚才得到消息。王家堡的老堡主与青城派、双城派、紫山派的几位掌门出事了。都死在郊外的林子里,死状极惨。在他们旁边还有许多被斩掉的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