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乳乱颤啃咬蓓蕾 把她按在桌子上扒去亵裤

  • A+
所属分类:生活搞笑

雪乳乱颤啃咬蓓蕾 把她按在桌子上扒去亵裤

叶姿握着手机犹豫了半晌,正欲拨去,却又在下一秒停滞了动作。

这么多天以来的平静,让自己都已经快忘记了一个重点:白绍宸并不是一个可以依赖一辈子的人,他与自己立下的契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期,或许当他拿到了想要的东西后,就会抽身而退,在此之前,自己绝对不能堕入其中。

还是另想想办法吧。叶姿咬了咬下唇,准备先去礼服店里随便买一条穿上直接去宴会,即使不合身,也总比这样出门要来得好。

想到这里,她放下了手机,准备去换上常服,未曾想指尖在白绍宸的名字上停顿的时间长了一些,不设防地便已经将电话拨了出去。叶姿大惊失色,连忙摁下了挂断键。看着重新熄灭的屏幕,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很是庆幸,心里却又不自觉地企盼他会回电。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屏幕依旧没有亮起。

确实是符合他的个性的,没有什么好奇怪。叶姿紧握着手机,垂下了眼去。

门外突然有人叩门,是保姆的声音,“叶小姐,叶小姐,楼下有人找你。”

“谁?”她微微拧眉,不明所以地问道,一时间没有想起来还会有谁来拜访。

“不认识,不过是一位先生,嗯,看五官似乎有些像混血儿,看起来倒不像是坏人,还有……”

还没听完她的描述,叶姿便已经转身小步跑向了窗台边,向下望去。

一个高大的身影此刻正交叉着一双逆天的大长腿,吊儿郎当地斜倚在一辆火红色的法拉利边,引来了不少过路人的注视。而他却丝毫不畏惧被注视,反而更加开心起来,时不时地扭过头对路过的美女吹声口哨,看着她们脸红时才嘿嘿笑起来,看起来很是浮夸。

果然她口中的那个混血儿就是莫云风。叶姿遥遥地望了一眼那熟悉的身影,微微一挑眉,心中的焦急情绪禁不住被冲淡了一些,随即披上一件宽大的睡袍,便疾步下了楼去。

莫云风正在车边悠游自在,眼角触及处蓦然晃过一个窈窕的人影,下意识地已经轻佻地吹了一声口哨,眯着眼睛笑了起来,“嘿,美女!”

果然还是本性难移。叶姿摇了摇头,“找到这里来是什么事?”

这才看清楚眼前人的面容,莫云风赶紧直起了腰来,朝叶姿挥了挥手,傻笑着打招呼,“姿美人!”末了,又从到到脚地扫了一眼她尚披散的头发和身上的家居服,夸张地高挑起了眉毛来,看起来很是不可思议,“宴会马上要开始了,你居然还没梳妆打扮,难不成你想要在万花之中突显自己的自然美?”

“一言难尽。”这一句话正戳到了她的烦心事,叶姿无力地翻了个白眼,将外头裹着的睡袍脱了下来,露出里头换上的礼服裙来,果不其然看到莫云风面上的表情霎时变得古怪了起来,那一双本就高挑着的眉毛挑得更高了一些,表情滑稽。

叶姿看着他这副反应,虽然在意料之中,但还是不免苦笑,明知故问,“这可是我妹妹给我‘精心挑选’的礼服,感觉如何?”

莫云风当然知道这句话代表着什么意思,看向叶姿的眼神也多了几分同情,又皱着眉心扫了一眼那礼服裙,掩不住一脸嫌弃,“啧,虽然礼服的做工很不错,颜色也很亮丽抢眼,但是对于小姿姿你来说真是……”他顿了顿,艰难地找了一个形容词,“……太过活泼了。”

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表示赞同,末了,语气也有些无可奈何,朝着他摊了摊手,“你也知道了,这就是我现在还这副模样的原因。”顿了顿,她重新裹上睡袍,“你呢,怎么突然到这里来,宴会可不是在叶家举行。”

“我当然知道,”莫云风似乎这才想起此行的正是来,忙不迭收回了惊讶的神情,又凑过了头来,在她耳畔低笑了一声,“是要给小姿姿你个惊喜的。”

“你?给我?”叶姿有些不明所以。

他弯腰,从副驾驶座上费力地摸出一个足足有半人高的盒子来,交由她的怀里,满脸邀赞的神色,“当然。”

“这……”叶姿讶异地扬了扬眉,又垂下眼来看着手中绘着华丽暗纹的礼物盒,心中突然升腾起几分异样的感觉,却稍瞬即逝。

“怎么样,惊喜吧?”莫云风觑见她的神情,面色得意地自夸自擂,“这可是我千辛万苦带过来的呢,姿美人,为了奖励,给个香吻如何?”

知晓他最喜欢开玩笑,叶姿扑哧一笑,没有当真,只是费力地抱起这个沉重的礼物盒,准备开启。

“快打开看看,里面装着什么?”一边的莫云风凑了过来,面色竟比她还要好奇。

打开包装的手滞了一下,她瞥了一眼满脸好奇的莫云风,将心中的疑问道了出来,“我说,真的是你送给我的吗?”

莫云风很快便意识到自己失言,连忙干干地笑了一声,仍在负隅抵抗,“小姿姿你这是什么话,当然是我给你挑选的咯……”

一连串狡辩的话语到最后终于在叶姿审视的眼光下一点点弱了声气,莫云风不甘心地摸了摸鼻子,终于妥协,“好吧好吧,我说实话。”

果然有别人么。叶姿紧盯着他的眼睛,心中已经有了一个隐隐的猜测,只是尚未得到证实,“是谁?”

莫云风耸了耸肩,表情无辜,即使被当面揭穿也一派坦然,,“这是那个冷面的家伙让我转交给你的,我本来还想偷看一眼,没想到他封的那么紧,实在不好拆开,只好看着你拆了。”

心中的猜测终于有了正确的结果。叶姿无可奈何地看了一眼手中的礼物盒,撕开了边缘的封条,打开盒子来。

莫云风也往她旁边挤一挤,待看到盒子里陈放的东西时,不免惊呼了一声,“Oh!MyGod!”

盒子里头赫然陈设着一套纯白的礼服,梦幻异常,腰间一圈圈地镶嵌着碎钻,稍稍一动,便如流光一般闪耀流转。抹胸的设计烘托出饱满的胸型,缀着米珠的薄纱裙摆在裙撑的作用下一层层地蓬起,设计简单,却在每个细节中都足以见其精致。

“自愧不如,他追女孩子还真是大手笔,”莫云风也未曾想到白绍宸那样的人居然会送礼服,不禁啧啧生叹,又瞥眼看着叶姿愣神的神情。似乎感觉出了什么,他英朗的眉宇闪过一丝黯然,然而很快又对着叶姿嬉皮笑脸起来,“小姿姿,这种礼服啊,给我点时间也能给你弄一套的,你不如嫁给我吧。”

叶姿没有回话,只是望着手中的礼服兀自出神。

是巧合?还是他提前已经想到了会有这个状况的发生?

她正站在原地出神,一边的莫云风已然看不下去,赶忙上前不轻不重地推了她一把,“别再发愣了,快去换上吧,我今天除了过来给你送惊喜外,还有个任务就是把你安全送到宴会会场去。”

刚回过神的叶姿,听到莫云风这话,又是一愣。原本的计划是私家司机载她去的,为何还特意大费周章过来亲自护送?她将礼服拢了拢,问道,“也是他吩咐的?”

“似乎是怕你遇到什么突发状况,我之前还笑他杞人忧天,多管闲事,现在一看……”莫云风顿了顿,看了看她身上的浴袍里透露出的粉红裙角,意有所指,“看起来还真被他猜到了。”

“我……”

莫云风已经揽住了她纤细的双肩,推回了大门内,“好了我的姿美人儿,快去换衣服吧,白绍宸最不喜欢等人的。”

她如梦初醒,才想起了现在的危急时刻,“哦哦哦!我这就去!”

一直飞奔到房间,快速地换上了礼服,她才气喘吁吁地坐在了化妆镜前,依旧觉得这场绝地逢生来得这样不真实。白绍宸这个人,好像就是天生开启了上帝模式一般,冰凉地俯瞰着一切,最后在危急关头施予援手。这样得到的温暖,既让人庆幸,又让人害怕。

不再去想这些。她定了定心,对着眼前明亮的梳妆镜思量了良久,还是戴上了白绍宸上回送她的那对珍珠耳环。

火红的法拉利快速地驶入会场外的草坪上停稳,莫云风下了车来,绅士地为坐在后座的叶姿打开车门。她小心翼翼地提着裙摆,低着头欲钻出车门时,忽然感觉到头上一热,不禁疑惑地抬起了眼来,却是白绍宸为自己挡住了车门,避免了撞到车顶的危险。

她一怔,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只懵懵懂懂地望向他。

此时白绍宸已然换上了三件套双排扣西装,剪裁精湛,一看便知道是,将他本就挺拔伟岸的身材勾勒得更加颀长,高大的身影几乎能盖住她的身子,强大的威慑力迎面而来。这样的人,无论站在那里都是焦点,自然吸引了附近不少正要入场的名媛或热烈或爱慕的目光,却又在触及到他一片冷厉的五官后,偷偷地收回了眼睛。

就连叶姿,也不得不在心中暗暗地评价,气质绝佳。

收敛了心神,叶姿站稳身子,尽管她穿了高跟鞋,却依然要比他矮一截,让她很是有压力,一边只状若自然地与他打了个招呼,“已经到了很久?”

他没有回答,只是微微屈了一条腿,以配合她的身高,俯视着她,眼瞳寂静。

似乎从那日婚礼之后,就没有再看到她打扮的这样隆重过。鸦黑的长发被拢到耳后,突出了那对明显价值不菲的珍珠耳坠,衬得她的脸庞也如珍珠般白净而细腻,带着难以言喻的柔弱意味,然而微微扬起的眼眉,却又有几分孤鹜难折的妩媚和倔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