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哪里好紧水的流出来啦 娇妻受孕,引狼入室

  • A+
所属分类:历史战争

宝贝你哪里好紧水的流出来啦 娇妻受孕,引狼入室

“你们知道他?”那戾鬼倏地瞪直了眼睛望着欧阳静他们,语气急迫地追问道,“他怎么样了?死了吗?过得很惨吗?”

欧阳静和楚璃箩只觉得脑门一排黑线,看得出来,他们是巴不得百剑很惨,不过却是要让他失望了。

“不,他活得好好的。我们会进入这黑毒林,有一半的原因也是因为他。”欧阳静,语气也有些冷凛。原以为百剑老头儿跟江湖上那些武痴是一样的,只是痴迷剑。所以才缠着他们,但是听了戾鬼刚才的话,她倒是觉得百剑已经是狂疯,只怕最近这些事情多半也是他弄出来想让他们走投无路,他好夺剑。

想到这里,欧阳静眼睛一眯,百剑,哼,等她出去一定会收拾他。

“什么?”那戾鬼等先是一愣,接着看见了欧阳安与欧阳静手中的神剑。恍然明白了,“他是为了你们手中的宝剑。”

“没错。”欧阳静举起了手中的紫月剑,紫光顿时流泄,光芒闪烁。那神剑散发出来的神息令这群鬼们又退了数步。

“这是什么剑?”那戾鬼发现这两把剑太厉害,一靠近就有股灼热的力量,仿佛要把他们都灼伤一样,心中顿时骇然。先前他们满腹的戾气与冤气,谁知道一吐之后,心中倒是戾气散了不少,结果自然就难抵这神剑的力量。

“上古神剑紫月。”欧阳静收起了剑。

“上古神剑凌宵。”欧阳安也说道。

“上古夫妻神剑--”那戾鬼惊叫一声,眼睛直望着两柄剑。然后不断念道,“两把神剑,他肯定不会放过的。”

“没错。”欧阳静点了点头,“他到处造谣,说得剑者得天下。引得武林中人纷纷追杀我们,最后,我们才会跑进这黑毒林。”欧阳静也淡淡地将他们进林的原因说了遍。

“原来如此。”那戾鬼等听到欧阳静的话,已经对他们没有那么大的怒气了。甚至有几分见到伙伴的感觉。

“既然你们也被百剑所害,与我们有共同的敌人。自然,我们也不会为难你们。”

楚璃箩听了戾鬼的话张了张嘴,多好呀,终于不再受阴气迫害了。

“你们为什么会在黑毒林?”欧阳静问道,要她说,鬼要报仇不是很容易吗?把对方吓个半死、精神虚脱,比死更难受。

听到欧阳静提起,那戾鬼又是一身重重的冤气。

“因为死不瞑目,心中冤气与仇恨太深。所以我们不能够去投胎转世,魂魄只好在这世间游荡。我们也想过要报仇,但是那百剑身上的杀气太重,而且长年铸剑,身上有一股让我们无法靠近的东西。但是在没见到他死去,我们又不甘心。自然也不能让鬼差把我们抓到地府去受刑,所以我们一路游荡,却最终来到这里。发现这里能够帮我们阻拦鬼差,甚至这里的阴气也很重,正适合我们这群鬼魂生活……”

欧阳静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既然我们都有共同的敌人,不如你放我们离开。然后我们帮你报仇!”欧阳静望着戾鬼说道,既然他们无法自己报仇。她不介意与他们做笔交易,而于她,灭了百剑只是顺手的事情。

那戾鬼听欧阳静的话后,却是狐疑地望着她。似乎有些不相信他们,但是却又心动。

欧阳静也不催,就与欧阳安、楚璃箩三人站在那里,看着这群鬼思索着。

周围的林子安静得没有任何声音,他们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片刻之后,那戾鬼终于开口了:

“我们要如何相信你们能够为我们报仇?”报仇啊,那是一直期盼的事情,但是现在似乎就要实现却有些难以置信了。

欧阳静冷笑了一眼,下巴微抬,睨着戾鬼:

“你们只能相信,不是吧。除了我们,没有人能够为你们报得了仇。”她的话里透着狂妄,也透着自信。

那戾鬼一怔,但是却不得不说。虽然这么多年,有不少人进入黑毒林。但是大凡进来的都没有活着的,这三人能够躲过毒林的毒气,而且似乎看起来没有任何影响,就说明他们不是一般人,更何况还有一对上古神剑在手。

“百剑武功不弱。”戾鬼想了想说,“尤其他若发起疯来,整个人是没有心智可言的。”

“我知道。”欧阳静一勾唇,“我们已经跟他交过手,原以为他只是剑痴,人并不坏,所以也就放过他一马。早知道他是这样的人,当时就该杀了他。”

“没错。”楚璃箩也点了点头,早知道那百剑居然痴迷剑到嗜杀满庄人,甚至让婢女们一直流血,活活疼死。她早就将那个老头给千刀万剐了。

戾鬼他们盯着欧阳静等的眼睛,眼睛是不会骗人的。他们看到欧阳静眼里的信心,还有张狂。抿了抿唇,算是相信欧阳静三人了。

“好,我们就做这笔交易。”戾鬼点头,“我告诉你们如何走出这迷阵,你们帮我们报仇,杀死百剑。”眼睛里迸射出强烈的仇恨。

“好。”欧阳静也点了点头,“一言为定。”

戾鬼等将欧阳静他们送出了迷阵,但是看着他们要离开的背影。这些戾鬼却是心情复杂起来,他们相信这三人会杀百剑,但是一想到大仇即将得报。身体里的血液就沸腾了起来,非常的激动。不过激动之后,却又有种茫然。报了仇后,他们还是戾鬼。还是在世间飘荡吗?还是甘愿被抓进地府投胎呢?

兜兜转转了这么二十来年,他们居然发现报仇是唯一的目标,也是支持他们的力量。如今倒是不知道要做什么了?

欧阳静他们感觉到从后面传来的忧伤,脚步一止。回头望向那群鬼,却在戾气之外见到了他们的忧伤。

“静,要报仇,他们应该高兴,怎么难过起来?”楚璃箩皱了皱鼻头。

“应该是不知道报仇之后,他们能做什么吧。”欧阳安答。

“其实你们可以帮他们超度、投胎。”小白虎抬起碧瞳扫了一眼那些鬼,懒懒地说道。

“可以吗?”欧阳静回头望着云清狂。

“当然。”云清狂答,“不过你真要帮他们吗?”

欧阳静点了点头,她本就是穿越过来的。也许如果没有穿越,她其实也是一抹孤魂的。

“那好吧,你去帮他们吧。我告诉你们怎么做。”云清狂对欧阳静说道。

“好。”

欧阳静他们回到了黑毒林,在戾鬼们诧异的目光里为他们完成了超度,最后看着那些鬼魂变弱,然后消失。

“他们应该没有遗憾了吧。”他们看着戾鬼们在消失前那感激的笑容。

“走吧。”

黑毒林外,日落西下,霞光已经绚丽地爬上了天空。似一幅彩色泼墨画一般,美丽之至。让人想到那仙女的衣裳应该就是用霞光针织而成的吧。

不过追踪欧阳静他们的那群武林人可没有这个闲心来赏霞景,一个个或站或坐,抱着剑或刀,神情紧盯着黑毒林外。表情颇不耐烦。

“他们真的还活着吗?”

有人问,但其实在场的每个人都很怀疑。那可是黑毒林,江湖上最险的地方之一,在过去的几十年间,多少人进入黑毒林,但一进去就杳无踪影了。因此,黑毒林还有另一个名字:鬼无影。意思是,连鬼进去都没有影子。

其他人没有回答,有些忍不住走来走去。不断晃动着,晃着其他人更是心慌。

“你能不能不要晃来晃去的,跟个鬼似的。”受不了的人率先啐了一口说道。

“老子喜欢晃,干你屁事!”等着心烦意乱,众人的脾气都上来了。拧着下巴,瞪大眼睛,横眉竖眼的,一个个都凶神恶煞起来。

有几人看着忍不住摇了摇头,真是丑态百出。哪里还像武林中人呢。

“怎么样?想打架是吧?”被凶的人也不服气,倏地抽出了刀。

“打就打,谁怕谁?”倏的一声,又是刀出鞘的声音。

“好了,诸位都有共同的目标,何必伤了彼此间的和气呢。”一个中年男子出来劝道。

“老……”

“啊、啊、啊,出、出来了!”就在那人要凶巴巴地答话时,却见有人指着黑毒林,结结巴巴地说道,眼睛更是如被定住一样,死死地瞪着从黑毒林出来的三人。

“什么出来了?”

听到那人的声音,其他人也望去。顿时都如被点了穴道一样,一个个张大着嘴巴、瞪大着眼睛,活像只只的青蛙一样,很难看地望着黑毒林的地方。

还真的是那三人,他们居然活着出来了?而且似乎没看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惊骇呀,简直比见到鬼更加的恐怖。

“他、他们没、没有死?”众人揉了揉眼睛,虽然心头想着这三人有可能命不会绝,能够活着出来。但是当他们真出现在面前时,众人倒又有些不敢相信了。揉了眼睛后,一个劲地朝着他们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