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张开两腿 御宅屋play

  • A+
所属分类:热血格斗

王熙凤张开两腿 御宅屋play

翌日天明,风漠宸看着怀中昏死过去的女子微微皱眉,她的体质有那么差吗?看着她惨白的脸,心生怜惜,抬手拂去她眉心的碎发,在她额间映下一吻。

起身穿衣的时候,看了一眼简陋的木板床,顿时明白为何她不穿冬衣,原来她的冬衣都做被褥了。

这么一个倔强坚韧的女子,她都不会找内务房开口要被褥吗?王府内哪一个女子不是事先去内务支出自己的月银和一些物资。

清晨,小蛮侍候白离若更衣的时候,发现她眼角的泪痕,还有满床的狼籍,她差点惊呼出口,白离若淡然的摇头,“只是被一个畜生霸占了,不打紧……”

小蛮看着白离若默默的穿衣,默默的收拾着床榻,脸色吓的苍白,“小姐,昨晚的人,你看清样子了吗?”

白离若回头,平静的看着小蛮,“我没事,你忙去吧,让我一个人呆一会儿。”

小蛮哽咽着离开,却不敢哭出声,她以为,她的小姐被歹人侮辱了,都怪她,晚上睡的太沉,她没有保护好她的小姐……

晌午十分,两人都忘记了做饭,一人在屋内发呆,一人在屋外发呆,直到管内务的华嬷嬷派人送了一些棉被棉衣,等一些其他的生活用品,两人才从发呆中醒来。

看着翻葺一新的落花院,白离若有种颓败的恶心,她好像是一个出卖自己肉tǐ的女子,用自己的自尊以及一切换取生活所需。

看着焕然一新的床榻,她习惯性的紧咬下唇,粉片指甲狠狠的掐进肉里,下一次,就算是死,她也不会再让他碰她。

待所有人离开了以后,白离若将丝绸棉被恶狠狠的仍出外面,包括棉衣、茶杯、锦缎、首饰,桌椅她一个人无法抬动,便托了小蛮,两人一起将紫檀木的八仙桌抬在了外面堆放杂物。

小蛮相当不解,看着白离若惨白的脸,只当是她心情不好,默默的陪着她,任她发泄。

直到日落,两人才想起来,已经一天没有用膳了,小蛮做了简单的两菜一汤,白离若当端起碗,就说饱了。

小蛮垂首,眼泪滴答滴答落在汤里,激起层层涟漪。

白离若抬起小蛮的头,无法再佯装微笑,沉声道,“小蛮,我想,我忍不下去了,如果以后我有什么不测,你就一个人离开王府,再也不要回来……”

小蛮抱住白离若不住哭泣,她年纪尚小,不知道怎样安慰她,只能用哭声表达她的不平。

白离若拍拍小蛮的脑袋,看着那张简陋的床,突然有种呕吐的欲望。

自从上次无端被风漠宸宠幸了以后,落花院变的热闹起来,不时的有侍妾过来送东西,全部被白离若拒之于门外,她只想安静的生活,不想再跟任何人扯上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