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太大太长太深了 少妇成了黑人的性奴

  • A+
所属分类:历史战争

皇上太大太长太深了 少妇成了黑人的性奴

程玥特别不爱听她提宿命论,眉眼一挑就要跟她理论,却见门外探进来一人,仔细一瞧,竟然是方泽浠,不由奇道:“哟哟,这不是方大学究嘛!居然有空来小学堂啊。”她是为着朝颜不平,忍不住要挤兑泽浠。

方泽浠却没听出来,斯文的笑着:“别叫什么学究,像老头子似的。我来找朝颜的。”他穿着一袭青绿色长衫,像是操场边老榕树的一丛枝桠。

郁朝颜站了起来,冲他笑笑:“我还没下课,走不开的。”

他在她的办公桌旁站定,也笑:“没关系,我没事,等你。”

朝颜上午还有最后一节课,时间一到她便去了,方泽浠果然在办公室里等她直到下课。

“中午一起吃饭吧,许久没去吃阿烟伯的鱼丸汤,怪想念的。”泽浠说。朝颜应了。

阿烟伯的鱼丸摊子在小走街街口,其实那也算不上是摊子,因为连个店门都没有。阿烟伯每日固定时间挑着担子出来,固定就在街口的那个地方摆着,久了就成了习惯的存在。阿烟伯年近七十,身子骨还十分硬朗,扁担挑起两个大木桶一点也不吃力。两个桶里,一个装着鱼丸和佐料,一个装着碗和汤匙,还有几张简陋的桌凳。

阿烟伯的鱼丸很受欢迎,一大桶丸子有数百个,常常不到中午时间就能售罄。但今日却有些迟,朝颜和泽浠到的时候,他还坐在街角抽着烟斗,未盖严实的木桶盖子还冒着微微的热气。

“阿伯,还有丸子没?”朝颜问他。

阿烟伯瞅着是她,眯眼笑道:“我说今天怎么就剩着桶底卖不掉,原来是在等你这只贪吃猫。”

朝颜噗嗤笑道:“是我运气好。”她兀自搬了张凳子坐下,泽浠也跟着坐了下来,阿烟伯这才看见他,惊讶了一声:“哎,这不是方大先生家的小子嘛?不是说在国外吗?几时回来啦?”

方泽浠礼貌的回他:“昨天刚回,好久没吃阿伯的鱼丸汤,今天就赶紧来吃了。”

阿烟伯开心而得意的笑了起来:“哈哈哈,我的丸子就是让人惦记啊,吃过的都会回头再来。你们俩从小吃到大,你看,长得多好。”

朝颜乐道:“我还有吃别的东西啦,丸子吃不饱。”

阿烟伯大笑起来:“你这个小丫头,嘴巴最厉害。来来来,多给你几个,才不会说吃不饱。”他勺子一倾,将那桶底最后三个丸子尽数倒进了朝颜的碗中。

朝颜吃得开心,一面与阿烟伯唠家常,方泽浠插不上话,只是埋头吃汤。

忽听阿烟伯对他说:“方家小子听阿伯说一句,你方家财大势大,却不见得就是好啊。我也算是看着这丫头长的,最不爱听她受委屈。你这留了洋,学了本事,是用来光耀祖宗,可别用来欺负姑娘家。听见没?”

方泽浠客气的笑道:“那是肯定的,我怎么会欺负朝颜。”

阿烟伯摆摆手:“你不欺负不代表你方家就没人不欺负。”

方泽浠顿了顿,仍是笑:“没有的。”

阿烟伯像还要再说什么,朝颜一口将剩下的汤喝了个精光,就用力的一放碗,砰的一声截断了话头。她扭头向阿烟伯咧嘴一笑:“没有就没有,我吃完了,阿伯赶紧回家午睡去。”

阿烟伯晓得她的用意,无奈又好笑的摇了摇头,一面大声的叹气,一面收拾东西,嘴里叼着烟斗不清不楚的念着什么,他们也听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