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喜公交车第二章 我的入赘人生大结局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林小喜公交车第二章 我的入赘人生大结局

“嗯……”英陶嘤咛着睁开眼睛,含糊的应:“什么事?”

桑落:“浣衣局的夕春姑姑求见。”

夕春姑姑?谁呀?

英陶坐起,双手拍拍脸让自己清醒一下,道:“让她进来。”

一名中年女人低着头走进来,给英陶行礼:“奴婢夕春给皇子妃请安,皇子妇吉祥。”

英陶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这个陌生人,问:“姑姑有什么事?”

夕春抬头,瞟了瞟侍奉左右的宫女。

见状,英陶对桑落点了下头,桑落把手一扬,道:“你们先下去吧。”

夕春上前两步,低声说:“禀皇子妃,奴婢前日兰妃娘娘那儿送衣裳时途经御花园,看见一个人鬼鬼祟祟的,便暗中跟随他到了西角阁。那人怀里抱着一个包袱,将包袱埋于阁下。”

讲完,她退回原位。

包袱?英陶心里打了个突,故作不解:“姑姑跟我说这些做什么?”

夕春:“奴婢是九皇子的人,请皇子妃放心。奴婢听闻,玉贵妃娘娘丢了件衣裳。”

赫连业的人?英陶重新打量一遍夕春,耳边响起玉贵妃的怒语:“仔细找!那是皇上赐给本宫的衣裳!”

老天,该不会?!

夕春离开后,英陶躺回床上,把昨天的观演从头到尾在脑中过一遍,敲定两点。

一,四头猛兽同时发疯极为不正常,也很诡异。

二,黑熊和雄狮的目标都是玉贵妃,看那份狠辣劲儿无疑是要弄死玉贵妃。

这两点和衣裳的丢失,以及夕春提及的埋物是否有关系?

迷团小变大,英陶琢磨来琢磨去想不出个所以然,先放弃了,睡觉吧,等赫连业回来再说。

……

温暖的触碰,轻柔的抚摸,从脸颊开始一点点滑到脖子,在锁骨处流连。英陶被骚扰醒了,低吟一声:“嗯……”

赫连业不知什么时候回来的,坐在床边笑望着英陶。

英陶起身,把衣裳不见和夕春的事告诉他。

赫连业微一沉吟,大步走向珠帘,半挑起帘子吩咐外头的宫女:“去,叫李全图过来。”

宫女退下,他放下帘子去了外殿。

英陶穿戴整齐走进寝室,坐在赫连业身边。

李全图闻唤而至,赫连业交待:“午膳后,你去趟禁卫处告诉林墨然,让他今天晚上亥时悄悄来朝华宫见我。”

“是,皇子。”李全图退下。

英陶问:“夫君,林墨然是谁?”

赫连业:“他是禁卫军统领。”

“那昨天是谁统兵?”英陶脑子里出现一张黝黑粗犷的脸孔。

“那是副统领萧肃,与虎搏斗手臂伤重,父皇让他回家休养去了。正、副统领,二人一天一轮休。”

英陶点头,又问:“夫君和林统领是什么关系?”半夜悄悄过来,关系不错吧?

赫连业:“私交甚好。”

……

寝时,英陶正欲卸妆,赫连业要求:“你先别睡,一会儿跟我见见林墨然。”

英陶歪头:“为什么?”

赫连业:“你们没见过,今天认认脸,以后好办事。”

英陶:“办什么事?”

赫连业慵懒平和的目光瞬间犀利暴燥,锋芒毕露。

英陶吓的一激灵,连忙点头,不问就不问,看他凶的!

桑落打了水进来,赫连业:“不用侍候了,下去吧。”

“是”桑落退下。

林墨然很守时,亥时方至,便见一名太监入室禀报:“禀皇子,林统领求见。”

赫连业:“叫他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