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头上有裂纹能恢复吗 高冷腹黑姐弟恋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舌头上有裂纹能恢复吗 高冷腹黑姐弟恋

“阁下的‘花蛇剑’亦非薄名之辈也,似乎有些胆怯了吧!”追风剑冰冷的讽刺挑畔道。

蛇蝎圣闻言又是一惊,恍然醒悟,原来主要矛锋指定是在自己,难怪屡屡在三弟面前展示,实侧杀鸡敬猴,故做强势是在向自己势威,心里想着应策,表面已然不温不怒含笑道;“数年过去,可见尔等业已今非昔比,虽然剑术有炉火纯青之境,却用之不恰,对付我三弟寸铁不携的肉掌,似乎有些小提大做了吧。”

蛇蝎圣亦不示弱,干脆利落的接受追风剑的挑战书,场面登时成剑拔弩张之境。

“昔年已成旧尘,望三位莫要在提醒,以免自取污辱。”

穿心棍觉察双方火药味甚浓,少微不慎便开始一场纷战,这正是他所希望看到的局势,随即故意扭转话题刺激对方敏感神经,致使被动转主动,让战局提早展开,达到速战速决的效果。

神弹指知道蛇蝎圣狡诈诡计,毫不给予缓气的机会,善长策略的他早就看出局面形势的发展方向和想好对策,闻言之下续也和道:“所言极是,如若阁下不甘服输,惟有放手一博,至于如何比法,愚某人有一良策,但不知诸位赞同否。”

“什么对策,不防说来听听。”蜈蚣圣急切问题。

“我们先做好规律对垒,以免让人嚼舌,多为不公。”顿了顿又道;“由我二哥的追风剑对阵你大哥的花蛇剑,一位是怪僻莫测,一位是阴险毒辣,真可谓武林一大奇观绝论。”

神弹指手扶肥腮,缓缓走动,胸有成竹的道着策略。

“瘦鬼归我,必将其碎尸万断。”散圣气呼呼的叫道。

“住口,让他说下去。”蛇蝎圣怒喝道。

这一切的一切,都源于散圣这导火所引起,就算在是同门兄弟,包癖再甚,担护再强,老脸也挂不不住,焉有不怒之理。蛇蝎圣这一喝真是立竿见影,散圣恭敬的退在一旁,双眼瞪的欲要脱眶,却也不敢再作声。

“我大哥以棍见长,必当对阵蜈蚣鞭,这样一来何有抱不平之意。”神弹指悠然说着。

如此一来,可把蛇蝎圣给憋了不少气,惟有他抱不平和嚼舌,但眼前形式只有见机行事,不能操之过急。但他却不知道已落入对手所设下的‘击将法和连环计’。

“此话当真。”蜈蚣圣置疑的问道。

“一言即出,驷马难追。”神弹指气昂应道。

“妙哉,妙哉,久仰‘穿心十八棍’威名,早有一会之心,恨无缘机,今幸得此佳遇,岂甘错过,必然拼出平生所学,歇力奉陪。”蜈蚣圣小人得志般阴笑道。

“哈哈哈,天下第一毒鞭会把我这根棍棒如此惦念,真是快事一桩。”穿心棍大笑乐道。

“即然两位如此雅兴,那就对垒定律,至于本人,便是那位手无寸铁,却又高傲的眼睛长在头上的家伙。”神弹指故意刁钻说道。随后,用手指着散圣。

“矮蹲瓜,你还不佩与老子单枪独斗。”散圣怒喝道。

“哎,真是不知好歹的饭桶呦。”神弹指叹息说道。

“矮蹲瓜再敢狂言,莫怪老子翻脸无情。”散圣扯火骂道。

“瞧你那张臭屎脸,翻过来还是臭屎脸。”神弹指大笑骂道。

“矮蹲瓜找死。”

话未落,人如鬼魅般欺进,双爪齐展,疾辣且狠,还狭杂着一股呕心腐臭。“哈哈哈,说翻脸就翻脸,不亏是散圣呦。”神弹指击道。

眼看散圣双爪即将着体,神弹指安然自若,并未有急时出手擒拿或功击。说时迟,那时快。见他肥胖宽展的身躯向侧一滑,斜纵丈外,敏捷的令人乍舌,仅在瞬间转换位置,若不亲眼所见简直难以相信世上会有如此灵活的胖子。

第十段。

‘噌’的一声龙啸般的翠响,随即、一道耀目难睁的银芒疾挥而出,划出一股寒飙劲气,闪电般卷向“哀牢魔君”说时迟,那时快。但见哀牢魔君单袖一拂,那锐利气浪便被内家真力扭转方位,直袭院中径傍的石砌孔明灯,只闻淡淡磨擦声过处,孔明灯登时身首异处。

风云剑暗自一惊此境完全出忽意料,心中付道;“虽说这魔头功高一筹,焉知‘银麟宝剑’居然能被其随手化解,可想而知数十年来遁迹,使他练成‘幽冥邪功’尚若不急时除却这魔头,任且卷土重来,必为武林之凶劫血运。”

“哈哈哈,区区‘银麟宝剑’亦不过而矣。”哀牢魔君一阵得意大笑道。

“本君就以这双肉掌斗上一斗你这名振天下的第一剑。”

风云剑面部表情依旧冷漠淡定,哼之以鼻说道;“居然如此那老夫就全力以赴奉陪魔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