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摸浑圆np 隔着肉壁两根巨大

  • A+
所属分类:爱情故事

揉摸浑圆np 隔着肉壁两根巨大

回到家,今晚宋老爷子的兴致不错,让厨房蒸了几只大闸蟹,哼着小调咪口小酒。宋伊有气无力地坐了下来,没什么胃口:“什么事怎么高兴?”怔怔看了他一会儿,些许高兴还是冲淡了不少伤感。

这些年,许久没见他这么乐过了。

宋老爷子贼兮兮地瞅了她一眼,愣是不说。身边的李副指挥官插嘴道:“安家的小子陪了老爷子下了一个下午的棋。那棋下的,真可谓昏天暗地、杀机四伏。绝了!”

宋伊默默拔了根蟹腿吃了起来,吃到一半偏头问李副指挥官:“没悔棋?”

“咳咳。”一旁的宋老爷子面子有些挂不住,重重咳嗽了出来。李副指挥官兴头正浓,嘴巴刹不住,话蹦了出来:“哪能啊。”

“走三步悔一步,多好看啊。”

“噗。”宋伊很不给面子地笑了出来,气得宋老爷子抡起拐杖朝着李副指挥官打去,却被轻松地躲了过去。

“哼,活到这么大把年纪了,也就小安乐意哄我。自家养大的啊,说都不让说句,哪还肯陪我这么一个糟老头子。”老爷子阴阳怪气地,眼神七拐八拐地拐到宋伊的身上,颇有点指桑说槐的意味。

分明就是在说她。

宋伊啃完了蟹腿,剥开了蟹壳,露出满满的蟹黄,食欲勾了上来,有滋有味地吃了起来,当做没听到。

“唉,以后你嫁进了安家,可就连一个念叨的人都没有了。”

宋伊的心一刺,宋老爷子晃着手里的白酒,斑驳的双鬓在橘黄的灯光下泛起幽深发亮。老爷子马背上纵横多年,风里来雨里去的,身上也有不少的窟窿,兴趣来了,脱掉衣服一个一个地指给宋伊瞧,这是哪年哪年怎么留下的。

眼神炽热地发烫,灼烧着她年幼的心灵。

“爷爷。”宋伊咬了咬牙。

林惜朝的话给她的震撼太大,他对她所做的退让已然是最大步了。

容许她心底念着一个影子。

这样的男人,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我要嫁给林惜朝。”深深抽了一口气。

客厅安静地连呼吸都能听到,宋老爷子胡子吹了吹,异常平静道:“你再说一遍。”

“我要嫁给他。”

宋伊腾地站了起来,平静地望着宋老叶子,毅然决然。

“说的什么混账话。”手里的拐杖连连敲打在地上,宋老爷子恨铁不成钢道,“姓林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况且,那小子还不晓得真姓什么!

“爷爷,您不能因为他是商人,就否定了他整个人。”爷爷的想法过于固执,林惜朝来谈的话,估计门槛还没碰到,就被扫地出门。七年,是他等她的岁月。想起那个深沉的男人总会在床上折磨地她求饶不得,叫她又羞又恼,宋伊身上的力气涌上来不少,继续道,“司令,希望您能批准我的申请。”

老爷子冷笑了出来:“伊伊,这不可能。”

“我今个也将话撂在这里了,你就是嫁给慕容,随你折腾。但是他——”挥了挥手,老司令静目迸出丝丝厉色,灼人的紧,“除非我死了。”

“爷爷——”

老爷子狠话放下,宋伊彻底没了主意,好在她也没指望一次性就能成事儿,赌气跑回房间将自己摔在床上。随后爬起来走进浴室洗了把澡。出来的时候,正好叶雅兰打来电话,顺手接了:“说。”

“赵菁在你家不?”

劈头盖脸地一句,宋伊不明所以:“不在。”

叶雅兰急了:“俩口子不知道为什么,闹离婚。韩洋跑我这里要人,我哪有啊,那死丫头出息了,一生气自己抱着孩子离家出走了。”

“换做是我,非得扒掉那男人一层皮,然后再跑人。”

“.......”

挂掉电话,宋伊换了一身衣服跑下楼。

李副指挥官目送着宋伊远去的背影,忧心忡忡:“这孩子,会不会偷偷结婚去?”

宋老爷子胡子抖了抖:“不会的,我的种。”

“民政局我已经打好关系了,这婚,结不了。”

呃,他家司令,果然考虑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