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趾上长透明水泡图片 采花大盗系列

  • A+
所属分类:历史战争

脚趾上长透明水泡图片 采花大盗系列

下班高峰期的地铁上,拥挤不堪中她被一个中年妇女踩在脚尖上,不由得疼得叫出了声。

那名妇女不但面无愧色,反而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斜着嘴神色鄙夷地说道:“哎哟,受不了挤就不要坐地铁啦。拿着个假名牌就真当自己是名媛啦。有钱你打的啊。”

她并没有和无礼的妇人争执对错,唇角浅浅勾起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她一手握紧吊环,另一只挎着爱马仕铂金包的手紧握成拳,甚至在微微颤抖。

是啊,谁会觉得能拎着五十万元铂金包的人会坐地铁?坐地铁的人又怎会拎着如此名贵的包?

她低头看了眼手中铂金包上马蹄形刻印,那是专门定制的标记,包上还印有一个名字——YuyinJiang。

江渔音,她的名字。

曾经代表独一无二的金色如今却变成了刺眼的灼热,江渔音只是瞥过一眼就闭上了眼睛,不敢再去看它……

半年前,江氏集团宣告破产,江渔音一夜之间从名门千金变为普通女孩,江家一无所有。

好在父亲曾是法学院毕业的高材生,辗转在外市找了一间律师所工作,母亲本就是家庭妇女,便跟着父亲一同去了外市。

她留在了方州市,找了一份时尚杂志社的主编助理的工作,工资不高但足够养活她。

时尚杂志社的工作看起来光鲜靓丽,惹人艳羡,各种苦涩只有她自己能懂,更何况她是蜜罐子里养起来的千金小姐,没有社会经验,更没对人低过头,仅仅几个月的工作足够让她焦头烂额。

“下一站,终点站,京暨大学城。”

冰冷的电子音打断了江渔音的回忆,她深叹一口气静候到站。

江渔音家在地铁一号线终点站附近,到站后,她便淹没在蜂拥而下的人流中。

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里,这是一个三室一厅的单元房,看了下表,下午六点半,室友已经上班去了。

江渔音回到自己房间,把包随手放在椅子上,浑身脱力般的一头栽倒在床上,视线紧紧锁定她的铂金包。

倏然,江渔音苦涩一笑,地铁上大妈讥讽的话和陆修彦的恶毒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陆修彦,五个月前从英国回来接手寰天实业集团总裁一职,江渔音在职的时尚杂志社要举办跨年晚会,希望能让他作为特邀嘉宾出席,被连续拒绝了好几次,主编找上了江渔音,希望她前去邀请。

江渔音知道主编的意思,主编是知道她身世的为数不多的人之一,可能觉得自己曾是名门千金,和陆修彦这类名流有打交道的经验,知道如何应对。

“要是请不来他,你就不用回来了,直接拎包走人吧。”主编下了最后通牒。为了工作,她只能硬着头皮接了下来。

对于陆修彦,江渔音倒是听过不少传闻,都说他霸道冷酷,手段凌厉,甚至腹黑无耻,不过百闻不如一见,面对他本尊的时候,江渔音还是感觉到了许多来自精神上的压迫。

宽敞的办公室里,陆修彦的桌子就坐落在窗前,逆光在他俊朗的脸庞周围蒙上了一圈灰暗的轮廓线,为他加上了一层沉稳之感,江渔音甚至不敢细看他,只觉得一个有帝王般威严气场的高大男子正端坐在那里倨傲睥睨着她。

江渔音阐明来意后,陆修彦将华丽的请帖随意丢在桌上,缓缓从背光中站起,一步一步缓慢踱步走向她。

“想让我参加你们的晚会也不是不可以。”陆修彦英俊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他附身在她耳边轻声低语,“你是想躺在沙发上做还是直接在我办公桌上趴着?”

“你!”江渔音惊愕地抬头,却对上他戏虐的眼神和微微勾起的唇角,明白他这是故意给自己难堪。

“怎么?不愿意?江小姐不过二十多岁,却能拎得起这么贵的定制包,凭你的工资恐怕很难。呵呵,RY派你来请我,是不是也想来个潜规则什么的?”

陆修彦讥讽地笑着,目光在江渔音放在腿边的包上瞥了一眼,余光将她修长白皙的双腿尽收眼底。

江渔音感到前所未有的耻辱,陆修彦简直太自大了!他的言下之意再明白不过,他认为自己是那种贪图虚荣找靠山金主的女人,从人格上就低看了她许多。

可她并没有想跟他解释的意思,轻叹了一口气,压住心中怒气缓缓站了起来,盯着陆修彦的双眼正色说道:

“陆总,请自重。请您参加敝公司晚会是我的职责所在,我不希望您对我个人的偏见影响到工作上的进程。若是您不同意,那么我这就告辞了。”

说罢,江渔音拎起包昂首挺胸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陆修彦的办公室,和正抱着一叠文件的一个人撞个满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