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教学98漫画画土豪漫画_秘密教学第11话仔细看我怎么做的

  • A+
所属分类:悬疑推理

秘密教学98漫画画土豪漫画_秘密教学第11话仔细看我怎么做的

秘密教学98漫画画土豪漫画_秘密教学第11话仔细看我怎么做的

一个假动作成功与白虎拉开距离,顾时究头也不回的朝前快速奔跑。

他跑出几百米后,明显有些吃力,然而身后的白虎不知为何一直跟着他。

“吼!”

白虎从后扑来,瞬间将顾时究扑倒在地!

顾时究的匕首插进白虎的爪子,那堪比轮胎般大小的爪子朝他压来,似是要将他碾碎。

顾时究神情紧绷,攥着匕首的手青筋暴起。

不远处容谛看着这一幕,勾了勾唇角。

[哎,何必呢。]

神魂锁都觉得有些难以直视即将来临的血腥场面。

容谛心里默数着,心想着只要他露出一丝一毫的惧意,他就上去救他。

然而,顾时究没有,他整个身体几乎要被镶进地里,但他的神情丝毫未变,永远是那副平静的模样。

仿佛世间上没有任何东西能将他击溃。

容谛敛眸,良久,眼看着顾时究支撑不住,他蓦然释放出浑身的威压。

下一刻,铺天盖地令所有猛兽恐惧的气息席卷而来,白虎瑟缩了一下,竟直接跳开退后两步,然而,身后无路,它只能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顾时究躺在地上,还保持着举着匕首的姿势,见白虎居然放过了他,还一副恐惧的模样,他眸光微闪,望着蔚蓝的天际,眼底罕见地划过一丝迷惑。

“吁!”

容谛吹了声口哨,那白虎腾地站起身,似乎受到指引,竟朝着那口哨声来源走去。

顾时究起身戒备地看着白虎,他的视线划向口哨声来源。

看着背着光走来的人,顾时究眯了眯眼。

他看到那巨大的白虎走向容谛,旋即绕到他身后,等容谛站定,那白虎便在他身旁趴下。

容谛及肩的长发微微浮动,一身白衬衫整洁无暇,他身后原本凶神恶煞的白虎竟乖巧的像只猫儿一样匍匐在地,一副等着主人撸毛的模样。

容谛伸手撸了两把白虎身上的毛发,惬意的眯了眯眼。

“你到底是什么人?”

顾时究将一直藏在心底的疑惑问出口,他知道容谛武力非凡,力气也是常人不能比的,但如今连这种变异的巨型凶兽都怕他,这不得不让他警戒。

[你要做什么?]

此时,就连神魂锁也迷惑了,它完全不明白容谛的想法,一会儿要杀,一会儿又救的。

“我?”

容谛轻笑,他走近顾时究拍去他肩头的灰尘,他温热的气息喷洒在顾时究的耳畔,嗓音极其低沉。

“我是来帮你实现愿望的……神。”

顾时究极其幽深的视线扫了一眼容谛,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

“我没有愿望。”

“怎么会有人没有愿望?”

容谛轻嗤,“只要你想要的,我都能为你实现,荣华富贵、权力在握、美女环伺,甚至还可以让你永远摆脱这腐蚀崩溃的末世,怎么样?感不感兴趣?”

顾时究轻咳了一声,他抹去唇角的血丝,眸光凉凉的看了一眼容谛,眼底是明显地看笑话之意。

“代价是什么?”

“问得好!”

容谛双手一拍,他眯着眼,看着顾时究浑身冒着金光的功德,“我要你……”

“死后的灵魂,献祭给我。”

[你你你,你不能这么做!你这样跟那些无间炼狱的恶鬼有什么区别!!!]

‘你不就是想要功德吗?如今功德就在眼前,我这方法可比你那救人的玩意儿快多了。’

[不行!]

‘你情我愿的事,只要他自愿献祭,有什么不行的?’

[……]

“怎么样?只要你愿意死后将灵魂归我。”容谛问道,“我保你此生不受生老病死之苦,保你不受这末日灾难之痛。”

“如果我要这世间恢复从前呢?”

“这个么……不行。”

恢复人间大地,这是那些圣人才能做到的事,让他这个被废了水神职位的龙太子去做,也太看得起他了。

容谛默默翻了个白眼。

却见顾时究一声不吭地收起匕首,背起包准备回基地。

“草药呢?”

“……”

顾时究神情自若,仿佛将刚刚一切的对话当作儿戏抛在脑后,实际上他是真的不相信,即便容谛能力特殊,他也不相信他所说的一切。

容谛抵了抵腮帮子,那袋沙包般大的草药袋子,瞬间出现在手中。

顾时究看着他变戏法似的将东西变出来,眼底微不可查的划过一丝惊异。

容谛将袋子推给他,他朝白虎招了招手,白虎似是能听懂似的,当真起身来到他们身旁。

“顾队长,要坐骑吗?”

顾时究:“……”

他真的开始有点相信了。

顾时究不由认真地看了眼容谛,他抿了抿唇,问道,“你刚刚说的……都是真的?”

容谛毫不犹豫:“假的。”

顾时究:“……”

“噗嗤。”

容谛忍不住笑出声,“顾队长,你是想好了打算死后将你的灵魂献祭给我了?”

“我的愿望只有一个,那就是希望这世间变回原来的样子。”

“啧,真固执,这世间有什么好的?”

容谛嘟囔了一声,眼底透着一股无趣。

顾时究接过袋子抬脚走了几步,最终他停下脚步,转头看向容谛。

“为什么选我,我身上有你想要的东西是吗?”

顾时究神情很平淡,平淡的几乎让人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

容谛一向不喜欢跟这些弯弯绕绕的人打交道,他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是。”

顾时究道,“你既然拿愿望诱惑我,那说明只要我不愿意,你就无法剥夺我的灵魂,将我的灵魂作为己用。”

“那好,我可以将我的灵魂抵给你,但你……今后要为我所用,在我死后亦要护佑我基地所有人民。”

容谛眯了眯眼,“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我也不是非你不可,”

“随意。”

顾时究平静的目光看着容谛,一副他若想杀,那就动手的模样。

顾时究与容谛无声对峙着。

天空再次翻滚起云浪,天地瞬间黯淡无光。

忽地,一道惊雷落下。

“好。”

容谛勾唇笑了笑,一声应下。

[……你好卑鄙啊。]

面上让人立下自愿契约,心底却已经开始暗暗的想着怎么把人搞死了。

然而,话音刚落,他们脚下霎时间绽放出一道金色古老龙纹图腾,空气中仿佛隐隐可闻龙吟凤哕,金光直冲云霄。

乌云翻滚,紫电闪烁,划破天际!

五爪金龙的幻影在他们身侧环绕一圈后,最终没入顾时究的眉心。

顾时究只觉得眉心一疼,不等他去感受,所有动静消失殆尽。

天空乌云散去,霎时间晴空万里。

顾时究摸了摸自己的眉心,他真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这样奇幻的一幕。

他抬头看向容谛,只见容谛低着头望着地面,眉心微蹙,一副不解的模样。

顾时究不懂这些,他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但他猜测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

如今立下这个契约,他只是死马当活马医,他不在乎自己的命,但他希望自己身后基地里那些靠着他的人能好好的就行。

他不知道容谛是不是真的是神,但他所透露的一切是非寻常人能做得到的,如今末世,即便他不是神,或者是哪方恶鬼精怪,他都不在意,他只希望他的基地能有个强大的人,在他不在后能继续护佑着他们。

而此刻容谛根本没心思管顾时究。

‘天道都坍塌了为何这天道法则还在?!’

容谛很不解,他感应过三界与天道,确认天道已然坍塌,三界众神更是已经陨落,

但他没想到,他口头的契约竟然被这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天道法则默认了。

[哈哈哈哈哈!]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吧!]

容谛满脸阴沉,原本的口头契约上升到了天道法则,若是他不按照契约行事,那他将遭受的便是他现在所不能承受得了。

容谛撩了撩发尾,指着天骂了一句。

“贼老天,就知道坑我。”

[认命吧,现在你们绑在一起,正好他救人的功德也会分到你的身上,知足吧,你也不亏。]

容谛抵了抵腮帮子,看向正在默默整理草药的顾时究。

“你这凡人,怎生得如此无趣。”

看着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容谛气不打一处来,那张脸虽然长在他审美上,但这脾气着实让人讨厌。

一个凡人见到刚刚那样的场景,难道不应该震惊,然后膜拜他的吗?

“简直跟个木头似的。”

容谛在他身旁盘腿坐下,他双手撑着脸,看着他将袋子里的草药与泥土分开。

“喂!”

“顾队长?”

“顾时究?”

“顾十九!”

顾时究终于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示意他说。

容谛笑了笑,“你就没有什么要问我的?我可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哦。”

顾时究看着手中的草药,“有办法治疗荣克的腿吗?”

“就这?”容谛眸光微转,“有啊。”

顾时究顿住,他抿了抿唇问道,“需要什么。”

他的龙血。

但容谛怎会告诉他。

容谛伸出食指覆在顾时究唇上,“不告诉你。”

顾时究感受唇珠上传来那抹温凉,他撇开脑袋不再说话。

“我可以救他,至于方法,暂时不能告诉你。”

“好。”

顾时究将从新装好的草药背起来,这次他也没让容谛动手,反而自己拿着,他身上原本就受了伤,这一会,突然站起身,不免咳了几声。

容谛忽然抓住他的手,将他手中的袋子接过来,旋即他看了眼身后的白虎。

 

原本还算晴朗的天空此时乌云密布,巨大的紫电从天空裂缝中劈下,照亮一方天际。

闷雷滚滚,雷电交加!

甚至连逃命地变异兽都瞬间伏在地上,瑟瑟发抖!

容谛歪头,撩开唇角的发丝,一双黑眸毫无起伏地看着眼前一脸深沉的男人,不等顾时究开口,他蓦地抬腿,将对方踹出将近五米远!

“嘭!”

这一脚他用了将近七分力道,顾时究不防被踹,整个人砸在山壁上!

下一刻,猛地跌落在地咳出一口淤血。

容谛踱步逼近,身侧的手凝聚神力在手心。

倏地,他闪身出现在顾时究面前,他弯身一把拽住对方的领子,逼他直视自己。

他反手扣住他的脖颈,手下逐渐用力,眼底的戾气四溢。

顾时究眼底黑沉,并无半分惧怕,他一双黝黑的眸子凝视容谛。

容谛盯着那双如黑曜石般幽深的黑眸,眯了眯眼,凝聚神力的手顿了顿,片刻,那抹神力悄然消散在手心。

“老大?”

忽地,易青的声音从他们后方响起,容谛伸手一推将顾时究推倒在地,他整个人跨坐在顾时究身上。

他望向来人,一双漆黑的眸子瞬间盛满笑意,“有事吗?我和顾队长正在办重要的事。”

易青瞪大了眼睛,指着手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回去。”

这时,顾时究蓦然出声,易青有些恍惚地点了点头,同手同脚地离开了。

“起开。”

易青离开后,顾时究再次开口,他的嗓音低沉,似是压抑着什么。

容谛哪能那么听话,他俯身一手按着顾时究的肩膀,靠近他,一手指了指自己瘀青的唇角。

“顾队长,我这么好看的一张脸,你居然下得了手?”

望着近在咫尺的容颜,顾时究眼底一沉,蓦然抬手,下一刻,位置变换,容谛在下,他在上。

他扣着容谛的脖颈,黑眸透着一股冷意。

“我不管你从前如何,既然进了我的基地,入了我的队,那就收起那一身嚣张气焰。”

顾时究眼底黑沉,继续道,“我的基地不留冷血无情无义之人,你若是做不到守望相助,那就请你趁早滚出我的视线。”

“呵呵。”

被掐着致命点,容谛丝毫不慌,甚至唇齿间溢出一丝轻笑。

“顾队长,真乃圣人也。”

顾时究知道,容谛一直跟在他的后面,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刚才那种情况下,他竟然一副风轻云淡、冷眼旁观的模样。

末世里他见识过太多人,甚至也有末世主义者,他们视末世为欢乐场,无视生命,肆意横行。

顾时究一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人,若不是他看上容谛一身能力,他会直接将容谛驱逐。

顾时究眯了眯眼,手下加紧力道。

这样的人,如果不能为友,那就是敌!

感受到顾时究的杀意,容谛微微扬起白皙的脖颈,旋即伸手扣住顾时究的手腕,也不知他如何做的,顾时究的手蓦然消了力道。

只见容谛抬头,看向顾时究。

此时两人的位置很微妙,顾时究跨坐在容谛身上,容谛一只手肘撑着地面,一只手扣着顾时究的手腕。

他贴近顾时究,呼吸喷洒在顾时究的唇畔,“好的,顾队长。”

顾时究蓦地甩开容谛,他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尘灰,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顾时究走后,容谛还坐在地上,他一双黑眸已经变成了冰蓝色,额间的水纹神印忽闪忽现。

[你现在无法动用太多神力。]

刚才救人的时候容谛使用了神力,否则那种情况下他们几人根本无法逃离。

若非是他,他们早被石头砸死了,结果吃力不讨好不说,还被人打了脸。

容谛舌尖抵了抵略有些刺痛的腮帮子,他这脸数千年来可是从未被人打过。

“顾时究……”

他咬着这几个字,眼底神情莫名。

[这么咬牙切齿,刚刚动手的时候为什么收手?]

神魂锁好奇极了,原以为顾时究在这个祖宗手下必死无疑,但没想到容谛自己想通了,收了神力,还让人反客为主。

容谛起身拍了拍衣服,悠然道,“我可是很怜香惜玉的人。”

“刚刚获得了多少功德?”

[……]

“嗯?”

见神魂锁没了音,容谛微微挑眉。

[咳,无。]

容谛:……

“为何?”

[那什么,人也不算你救得……]

容谛眉头挑的老高,一脸难以置信,“我刚刚少说也救下他们三人于濒死之际,怎么可能就没有功德呢?”

[这功劳没算在你身上。]

容谛:“?”

容谛:“难不成在那姓顾的身上?”

[是的。]

容谛:“……”

现在去杀了他可还行?

[不要有这种危险的想法!杀了一个功德伴身的人你的血债只会增十倍!]

容谛冰蓝色的眸子微转,旋即微微掀起眼睫。

“长得这么好看,杀了可惜。”

容谛轻笑着,迈开步伐,随着他走动,眸中的冰蓝色褪去,眨眼间恢复成黑眸。

容谛回去的时候,八人小队全员到齐,他们做了一个简易的担架,架起重伤的荣克。

顾时究沉着脸,决定让所有人护送荣克回去,他自己去采药。

现在药物紧缺,这里又是地震又是变异猛兽,刚刚天上还雷声阵阵,指不定晚些会下起暴雨,他一个人反倒方便行动。

“可是…”费洋出声道,“老大,要不我和你一起吧。”

“不用,都回去。”

顾时究视线一转,落在角落容谛身上,“他跟着我。”

人群中易青神色复杂的在两人身上转了转。

容谛唇角淤青,白皙的天鹅颈上烙印着红痕。

他双手插兜,走近顾时究,靠在顾时究一旁的树干上。

其余人不再说什么,他们架起担架快速离开了。

“拿着。”

顾时究将空包扔给容谛,自己背起爬山采药工具。

容谛一手拎着空布包,心想着顾时究还真是个大圣人,居然没让他拿重物。

然而,两小时后。

容谛沉着眼看着手中越来越大、越来越重如同沙包般大的包沉默了。

感情在这等着他。

顾时究蹲着身子认真地采摘草药,他需要从这一片草药中挑出一些未被损坏污染的草药,这些事对他来说已经习以为常,是以,他的动作算得上快,几乎不过几分钟就换个地。

倒是容谛跟着有几分无聊,他拖着半人高的袋子定定的站在顾时究身后,看着他细心的动作,眼底划过一丝欣赏。

顾时究长的无疑是俊美的,甚至比以往他见过的那些天神有过之而无不及。

刚刚动手的时候,他那爱美之心可耻的动了。

容谛舔了舔唇角,视线划过周遭。

方圆十里之内的变异野兽因为他的威压,根本不敢靠近半分。

容谛视线落在百米外一抹白色身影上,他微微勾了勾唇角,悄然收起浑身威压,甚至放出一丝神力。

“吼!!!”

一声虎啸充斥着整个深林。

顾时究采完最后一颗草药起身,蓦然看见不远处一头巨型猛虎在逐渐逼近。

他微微蹙眉,手伸向背后的枪。

这一片地他经常来,这里经过清理已经很少有野兽在这一带。

他不清楚这样一头堪比越野车般大的白虎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但这是他如今无法对付的。

顾时究将草药递给容谛,他拉着容谛悄悄退开两步。

容谛看着他戒备的模样,眼底划过一丝邪佞。

[!!!]

神魂锁对容谛的做法很震惊,他这是报复之心不死啊!

那白虎循着诱人的味道瞬间来到二人面前,它一双极大的虎眸盯着他们,旋即露出獠牙,前爪撑着地缓缓舒展身姿。

“吼!!!”

白虎仰天长啸,声音震耳欲聋,地面仿佛跟着微微颤抖。

顾时究凝眉,将东西全部递给容谛。

“你带东西先回基地。”

容谛抱着背包的手微顿,旋即点了点头,“好。”

[诶?你让他自生自灭?说好的不杀他呢?!!!]

“我说了,我不杀他。”

[……]

半人高的袋子里装着草药混着泥土,有些许重量,但在他手中就跟拎着玩具似的。

容谛悠然走出几步,感受身后阵阵虎啸声与白虎跳跃导致地面震动的动静,勾了勾唇。

走到一半,容谛停下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