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肿胀还留在她的 催眠狂想曲明星篇6-10

  • A+
所属分类:历史战争

他的肿胀还留在她的 催眠狂想曲明星篇6-10

很快,淳于浚便将另一只没有受伤的手,轻轻扶上了乐儿的脖颈,虽然只有指尖的碰触,但是那般柔嫩之感,却也让淳于浚微微怔了一下,可那份轻微的差异,又在一瞬之间便消失无踪。

“你很美……”就在这时,淳于浚发出了清幽的声音,可是乐儿却因专注在给淳于浚包扎,没有过多注意他的话,而是敷衍的“恩”了一声,这使得淳于浚微微挑眉,就像是被冷落的男人一般,可是很快,却难得扬了下唇角。

然,当浚将指尖划过乐儿脖颈处,被洛吟印下的玫红时,他的瞳明显收缩了一下,而那刚刚有些缓和的神情,却再次被一阵冰冷的寒霜所覆盖,于是突然抓住了乐儿的手腕,深幽的褐瞳紧紧凝视着乐儿那有些吃惊的美眸,随即用另一只手的指肚,轻轻挑起了乐儿的下颌,鬼魅般的俊颜缓缓靠近,当那温热却略带冰霜的气息喷洒在乐儿敏感的肌肤上时,乐儿才倒抽了一口气,双手悬在空中,却已然僵硬在那里,“皇兄……你……”

“不要称朕为皇兄……朕要你叫朕……浚。”淳于浚低声的说着,唇瓣划过她的脸颊,最终停留在了她的耳畔处,舌尖轻轻舔弄了一下,不禁让乐儿原本就有些发凉的肌肤,再起粟粒,于是用力的想要拉回自己被抓住的手,奈何却因为他的碰触,而让身体无法自由的动着。

看着她逐渐有些僵硬的样子,让淳于浚的眼眸更加深邃,有些悠然的在她耳旁说,“若纤……何故突然变得听话了……是因为真的服从于朕,还是……因为朕……”,淳于浚并没有将余下的话说完,而是用目光扫向此时乐儿被抓住的腕子,所要表达,也瞬间明了。

“这……”乐儿轻轻拧眉,咬住下唇,心中大感坏事,如果连淳于浚都将她的弱点抓住,那么她便会更加的艰难。

可是眼前的浚在看到不语的乐儿,心中却似乎有了几分掂量,修长的指微微向下,一路顺着她的腕子,滑入到她的袖中,掠过她的小臂,直到臂弯处,才略微停下,凝视着乐儿说,“朕……可不记得,朕的皇妹在碰到朕时……会无法动弹……”说到此,淳于浚微微顿了下,冰冷的眸子俯视着乐儿,“朕想听听……皇妹是如何变成这样的……可以吗?”

乐儿倒抽了口气,看了看自己被抓住的手臂,又咬了下唇瓣,随后便对上了淳于浚的眸子……也同时对上了他那深邃的冰冷……

“因为……”就在乐儿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有另一个声音从后面出来,打断了乐儿的话,“因为……公主现在已经有了驸马,自当对其他男人,有所拘束。”

淳于浚一听,深邃的褐色眸子中闪过一抹不悦的光,随即看向乐儿身后,正徐徐走来的洛吟。

而洛吟的脸上,却依旧从容,当走到淳于浚和乐儿面前后,便甩开袍子,双手在空中画了个半圆,而后趴伏在地,悠然行礼,“臣,洛吟,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看到了洛吟的淳于浚,唇角微微抽动了一下,冰冷的眼眸慢慢滑向乐儿,低声问着,“若纤当真是因为这个理由而疏远朕的吗?”

乐儿将自己的小手从淳于浚的手中抽回。

而这一次,浚便并未阻止,只是任由她拿回。

轻轻揉nīe了下自己有些吃痛腕子,回身看了眼正在行礼的洛吟,轻柔一笑说,“臣妹并没有疏远皇兄,皇兄过忧了。”

“没有疏远便好。”淳于浚冷笑一声,看着洛吟说,“平身吧。”

洛吟谢恩,从容起身,可是在他的俊颜上,却看不出一丝的惧怕或者慌张,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这样的眼神,这样的神情,让淳于浚脸上的寒霜更加的摄人,可是,他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倒像是在思考一般,执住乐儿的手,缓慢的向着洛吟走去,似乎是想要将乐儿交还给洛吟。

可是在乐儿被牵住的一瞬,脚下的步伐却又开始有些僵硬。

就在乐儿即将绊倒之时,突然跌进一个温暖熟悉的怀中,乐儿一怔,马上抬头看去,便对上了洛吟那双邪魅的眼眸。

“驸马还真是着急啊……”,看到乐儿在洛吟怀中,轻舒口气的样子,让淳于浚的眼眸更加的深邃。

而对于淳于浚的话,洛吟只是淡然一笑道,“回陛下,刚才公主险些跌倒,臣又岂能看着公主受伤而不顾呢?”

“真是恩爱有加啊……”淳于浚轻微扬唇,便松开了握着乐儿的手,脸上的表情恢复了先前的冷漠,淡声说,“送公主回去吧。”

“诺。”洛吟笑答,便领着乐儿向着永颜殿而走,可是看着他们逐渐消失的淳于浚,却轻轻拧起了自己的眉,眼眸扫过自己刚才握过乐儿的指,深邃的眼中似乎另有了一番思考。

就在这时,从不远处突然传来了桂乾的声音,似乎很是焦急,当看到淳于浚后,才露出了喜悦之色,随即慢步走到淳于浚身边,低声说,“天凉了,陛下早些回去歇息吧。”

桂乾的话刚刚说完,他突然看到了淳于浚手上包扎的地方,心中一惊,马上说道,“陛下,您受伤了,奴才这就找人来给陛下……!”

“不用那么大惊小怪的。”浚失笑,抬起自己的右手,又看了看那包扎的丝绸,突然笑了下,仿佛在与桂乾说,又仿佛在自言自语,“既然朕能让淳于若纤对朕言听计从,即使换了别人……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语毕,便带着一抹笑意的转过身,拂袖而去了……

带走乐儿的洛吟,一路上却没有说一句话,只是拉着她走,无论乐儿叫了多少遍,洛吟都没有回答他,这使得乐儿十分的恼火,于是另一只手也拽住自己的手臂,双腿拼命的想要站住。

“洛吟!洛吟你慢点!停下啊!”乐儿在他的身后喊着,因为自己的阻碍,使得两人也是走走停停。

就在这时,洛吟突然定住了脚步,猛然回头看向乐儿,在对上了洛吟此刻略显冰冷的眼眸时,让乐儿的心中突然一惊,竟然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眼前的洛吟,半眯起自己的眼眸,却依旧没有说什么,低头看了看乐儿因为努力想要停住脚步而脏掉的鞋子,更是让洛吟挑起自己的单眉。

一步上前,竟将乐儿横抱在了自己的怀中,纯黑的眼眸凝视着乐儿惊恐的神情,随即低声说,“我现在有点不高兴,如果公主不想受惩罚,就乖一点。”。

说完之后,洛吟便抱着怀中的乐儿,继续向前走。

听到了洛吟话的乐儿,不知怎的,竟然真的不再动。

一方面是真的有点累,让洛吟抱着回去,也不失为一个不错的选择,另一方面是因为她确实感觉有点愧疚,人家刚说完不要随处乱走,结果他前脚刚睡着,她后脚就溜了,还溜到淳于浚这里,险些闯了祸。

于情于理,她还是暂时乖一些比较好。

想到此,乐儿偷偷的冲着旁边俏皮的吐了下自己的小粉舌,绝美的小脸上,多出了一抹红晕,让无意看了她一眼的洛吟竟失了下神,可是也只有一瞬,便被另一抹笑意所取代。

突然转念一笑,悠闲的说,“刚才在千钧一发的时候,有没有想起我……”

“想你做什么?”乐儿皱紧自己的眉头,虽然在那一瞬间,心中确实险些喊着洛吟的名字,但是那是条件反射,所以也就一笑置之,不过,既然有错,既要承认不是吗?

乐儿甜甜一笑,对着洛吟说,“抱歉……刚才在你睡着后出门了,因为刚才那个笛声……”

“这不怪公主。”洛吟淡笑,随即将乐儿放下,单手随意的搭在她的肩上说,“公主可知,刚才那阵笛声,可不是一般的笛声……”

乐儿一怔,眼睛瞪大了不少,心中多了一份茫然,“你什么意思?”

“音律之中,另有玄机……哈哈。”洛吟故弄玄机的说着,修长的指尖在空中画了个圆,最后将指尖,稳稳的点在了乐儿的鼻尖上,然后趁着乐儿不注意,竟然在被指尖点到的地方轻吻了一下说,“公主,他给你的蛊惑已经被我破除了,洛吟要公主说……公主是要被皇兄蛊惑呢……还是被我……擒获呢……?”

乐儿一怔,随后迅速退了三步,原面颊红的发烫,皱眉转身,“什么蛊惑不蛊惑,擒获不擒获的,我先回去了……”说完,便向是兔子一般,迅速的跑开了。

看着她背影的洛吟,先是浅笑一下,随即却从他那深邃的黑眸中划过一抹碧光,舔弄了下唇瓣。

“摄魂之音……淳于浚……不简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