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后方握住她的丰盈 我与妺的h校园

  • A+
所属分类:历史战争

由后方握住她的丰盈 我与妺的h校园

“早知道我当初就不做外科了,随随便便一个车祸都能把我们整个半死来吊着,我估计今儿又得通宵连台了。”

徐来跟在他身后,小心翼翼的跨过横亘在路中间的那些血淋淋的裤腿。神色不再如之前那般放dàng不羁的模样,嘴里却抱怨着。

程迦南不这么认为,学医的就是得拿手术刀才有意义,要是哪天让他去做内科,又或者去做门诊,再不能拿手术刀。估计他更愿意去接手家里那老头子的活儿,从商得了。

“还不晚,你爸就等着你弃医从商。”

徐来咂舌,“得了吧,从商?我还不如从良呢!”

正说话间,迎面胡言飞急匆匆的往他们这里来,白大褂在身旁扬着,走近后将手里的两件白大褂往他们俩人面前一伸,轻喘着气儿,语速极快。

“连环车祸,据说是一辆大货车突然偏离车道,撞上了前面一辆豪车,货车司机已经当场身亡了,另一个司机正在手术室等着您做手术,他旁边的妻子没事儿他的事儿就大了,盆骨骨折和脏器破裂,还有就是……”

程迦南接过他手里的白大褂利索的穿上,仔细的听着他说话,胡言飞却突然噤了声,脸上一副为难的模样。

“还有什么?”程迦南从他手里抽走病例和各项检查看着,神色无波的越过他,往手术室走。

身后,徐来也已经穿上了白大褂,看着胡言飞不出声,脸上的表情颇不耐烦,“还有什么你倒是麻利儿的说啊!”

胡言飞跟在他俩身后,步履不停,眼神在他们身上各自游走,语气为难又哆嗦。

“等着做手术的……是那天程主任办公室闹事那位姑娘……的爸爸。小姑娘说是怕您公私不分,不让您做手术。”

程迦南脚下的步子没停,反倒加快,心里却是嘎噔儿了一下。病例还有CT等各项检查他都看了,伤得不轻,是个有难度的手术。别的不说,需要修补的脏器就有两个。

徐来瞧见前面程迦南的背影轻微的一僵,又不正经起来,嘴角一弯,“这父女俩还真是和车祸杠上了,可怜这姑娘刚失恋,这会儿又要丧父了?”

果不其然,这话成功的引起了程迦南的不满,徐来站在原处,一脸坏笑的看着他停住脚步转身,扑克脸好像冒着寒气。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不是人生常态么。你看我干嘛?”

程迦南强压着怒意叹气,声音像是从鼻子里发出来的,看着徐来不说话。

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那么程迦南现在眼神的锋利程度绝对不亚于他的手术刀。

胡言飞知道这俩人向来关系好,但又总不合拍,徐医生又从来都喜欢这样去激怒、去挑战程主任的耐心,所以不打算插言。可今儿瞧见程主任脸色不像以往那么平静,还是斗胆出言劝慰了一句。

“徐医生,您今儿就行行好!别跟程主任贫了,这台手术医院都接了,这要耽搁了抢救时间,指不定又闹出什么医患关系的时事新闻来呢。林教授正为着前几天的事情想找茬,这种时候就谨慎着吧。”

说着,去拉程迦南的手臂,要带着他往手术室走。

转身之前,程迦南又看了眼儿徐来,声音有些低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