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起她的臀撞击 攻是毒贩受是卧底囚禁

  • A+
所属分类:历史战争

抬起她的臀撞击 攻是毒贩受是卧底囚禁

天很蓝,云很白,风很柔,阳光很温暖!

高考终于结束了!

一个花季少女收笔走出考场,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擦着额上细密的汗珠,清秀的脸上绽放笑容。

那些考卷很简单,她在答题时简直如鱼得水,略略扫过题目便执笔飞快写下答案。与她相比,别人则是痛苦地咬笔冥思苦想,再咒骂出考题的人变@态!

而她每次都是第一个走出考场的人,每场考试仅用半个小时,羡慕死了与她同考场的考生。

同样是人,脑子的构造为啥不一样啊?上帝把每一个人都造得聪明不好吗?为何要有一群笨蛋整天被老师父母训?

少女在诺大的操场上闭眼睛拥抱了一圈空气,然后急步飞奔向宿舍……

“爸,妈,我考完了,考得很好哦,我敢保证!”

少女在宿舍楼公用IC电话亭给父母打电话报喜,电话那头传来父母欣慰的笑了。父母的笑声渐渐感染了少女,她樱唇舒展,最后忍不住发出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

她的笑声如山涧清泉,好听到令人沉醉。只是她不知道,刚挂完电话的父母,刹车突然失灵,车子重重地飞了出去……

车头车尾不断地变幻换位置,飞滚下陡峭的高山……

少女收拾好东西,等不及向同学们告别,思家的心让她匆匆坐上班车。车上,她清秀的脸庞紧贴着窗子,鼻子呼出的气流在车窗染上一层层雾气。少女樱唇微动,喃喃道,再见了同学,再见了母校。

三年的高中生涯,就这样结束了,心里头有说不出的难受。

夕阳很美。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颠簸,她终于安全到家。

她哼着小曲,连蹦带跳跑在幽香的小路上,小路两边长满野草与野花,放眼望去,四周是一片又一片绿油油的稻田。

空气里,弥漫着花香。

少女贪婪深深一吸,调皮可爱的眼睛眨了又眨。

“爷爷、奶奶、叔叔、婶婶、大伯、阿姨……我回来啦!”

“呵呵,小甄回来了!”

“对了,你不是参加那个什么考的?”

“爷爷,是高考啦!就是读完高中要参加考试称为高考。”

“考完啦?考怎么样?”

“嗯,我有信心考上大学啦。”

“大学?是不是干部们去读的那种学校?”

“算是吧。”

……

她眨了又眨清亮的双眸,有些吃力地向众人理解着。

突然一条人影急奔而来。

“小甄,大事不好啦,你爸妈的货车翻下前面那座高山了!”

“什么?”

晴朗的天空突然划过一道霹雳!

恐惧将心中填满,她红润的脸瞬间苍白如纸,嘴唇抿得发紫……

她撒腿没命地跑——

不会的,不会的,不会的——

肯定是他们看错了,看错了,看错了——

她的心如同有一把火在烧。

她与乡亲们心急如焚地翻下那座陡峭的山。

每走一步,细石滚掉,她连死的心都有。

山底下,货车已是面目全非,父母静静躺在里面,玻璃碎片刺满他们的脸,鲜血将整个车子都染红……

仿佛全身的筋骨都被抽光了,少女怔在那里,泪水不经脸庞就直接滚落于地。她想喊,但干涩的喉咙里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安静的山谷突然一片吵杂。

乡亲们慌乱地从破烂的从货车里拉出已经停止心跳的两人。

颜甄扑上去,紧紧地抱住双亲。

吵杂的人群突然安静下来。

风静静地吹过山谷。

鲜血染红少女的衣服、手、还有她的脸……

“太迟了。”

“不,不会的,求求你们,救救我爸妈。”

少女撕心裂肺地喊。

人群中大伙都摇着头。

“把他们抬上去啊,去医院啊。”

“求求你们——”

“求求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