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紫泥和底槽清的区别 邻居是我的性启蒙

  • A+
所属分类:热血格斗

老紫泥和底槽清的区别 邻居是我的性启蒙

刑天楚摘下皮手套,眼睑淡漠的掀起睨了一眼韩子欣,似看个陌生人般的不冷不热,没有对她说一句话就挪开了视线,对着服务生淡淡的吩咐:“让她进来。”

“爷爷问我们……”韩子欣皱了皱精致的秀眉,心里隐约的泛起了一点忐忑不安。

刑爷爷手掌磨蹭着拐杖金漆龙头,虽已年过七十,可气势依旧甚是磅礴,“天楚,你跟子欣有四年了吧?”

韩子欣轻轻的攥住刑天楚胳膊,小脸带着害羞。

离开了贵宾室的服务生此时已经带着乔小歌走来。

“我是要结婚。”刑天楚瞥过韩子欣落在自己胳膊的那只手,目光冰冷,轮廓深邃,“不过,是跟她!”

同时,那扇沉重的红木大门再次推开。

裹着大浴巾,长发还湿漉漉的乔小歌光着脚丫站在门口。

刑天楚偏过俊脸看向一身狼狈与这里格格不入的女子,说出来的每一个字却都十分肯定。

不管是室内的人还是刚刚出现的乔小歌,他们都震惊了……

“天楚,你不,不娶我了?”刹那间,韩子欣整张脸都变白,眼睛转去看着乔小歌,目光充满了错愕,她等了他这么多年,等来的,是他要娶别人吗?

刑天楚的父亲刑阳愤怒的拍了一记饭桌,“放肆!”

韩家人互相对望,却都没办法说出一句狠话。因为这些年,若非刑氏集团一直扶持着韩家,他们估计早就破产了。

“我来,不是征求你们意见!”刑天楚一眼都没看韩子欣如何难过的落泪,冷漠的扳开她攥着自己臂弯的手,长臂将惊讶得一个字都说不出的乔小歌强势的拥入怀里,眸光深深的低下,凝视着女子红红的侧颜,“我只是要告诉你们,我已决定。”

每一个字,都似一个锤子那样,用力凿入两女人心里最深处!

“你想气死你爷爷?你不要忘了……”刑阳怒得站了起来,目光却是十分阴鸷犀利的往乔小歌的那个方向盯去。

相对于刑阳的愤怒,刑爷爷神态却十分的平淡,他漫不经心的打断了刑阳的话,“天楚想如何安排自己婚事,爷爷支持!”

韩子欣抬起手擦着泪,委屈的指着乔小歌:“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够好你才会找这种不三不四女人来气我?你是对我有好感的,不然也不会让我跟在你身边四年,给我一个机会。”

不三不四?乔小歌当即就想掀桌!

冷漠无情如刑天楚,他将怀里那个已经惊得不是自己的人儿搂得更紧,冷冷的挤出一个字:“走。”便带着她头也不回的离开会所。

……

翌日。

B市民政局前,一部价值千万的限量版白色玛莎拉蒂跑车霸气十足的横停在大门口。

副驾座的女人那双手紧紧捏着户口本,眼光复杂的望着挡风玻璃外,许是在之前民政局就已经暂时封锁了,平时这个时候属最多准新人登记的时间段,而今天却只有他们一对,氛围冷清至极。

他还真是说要结婚就结婚,完全不给她半点考虑空间!

到现在为止,乔小歌都还是觉着最近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迟醒的噩梦。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嫁给刑天楚了吗?不!她不能因为能拿回房子的诱huò而葬送自己一辈子的幸福。在她的人生观里,她一直认为,婚姻是一件很慎重的大事,要么一辈子不嫁,要嫁就得嫁对人。可以没有钱,最起码也一定要两情相悦吧?现在问题是,他爱她么?她也讨厌他!既然两看两相厌,那么结婚后绝对不可能有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