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之下全性夏禾吸 那个自闭的小傻子

  • A+
所属分类:热血格斗

一人之下全性夏禾吸 那个自闭的小傻子

吃午饭的时候,梅子和闻多多凑到了段小白的身边,没一会儿功夫,张小花汗流满面地捧着自己的饭,一边用袖子擦擦额头的汗,一边也坐在她们旁边,

穆强微笑着也凑了过来。他是故意磨蹭到段小白坐下后才进食堂,这样他会装出偶遇和巧合,顺理成章地坐在她的身边。如果他先落座,那段小白可不一定也会像他一样毫无顾忌地和他坐在一起。她对他的态度让他不敢妄自地明目张胆地太靠近她。

梅子按奈不住的喜悦悄悄爬上眉梢,眼神里流露出特别的柔情看着他。平时她想接近他都接近不上,今天他肯主动凑过来。虽然她知道他是冲着段小白来的。

闻多多虽没有表现的太暧昧,但却大胆地往他跟前凑了凑,让梅子好生嫉妒和讨厌。

自然界的万有引力原理就是异性相吸。“无阳则阴无以生,无阴则阳无以化”二者是相互依傍、存亡与共的。万物都是靠雄雌交融,繁衍后代,否则,世界就会静止寂灭。

用老百姓的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就算是吃饭,也吃的特别香。闻多多和梅子的食欲大增,狼吞虎咽的劲儿能勾起别人的不少馋虫来。段小白就不明白,不管吃什么,她们都吃的那么香,难道她们就没有不爱吃的东西?

闻多多和梅子看穆强时,眼睛里流露出异样的光彩,也难怪,哪个少男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况且,在这群人里面,穆强也应该是姑娘们仰慕和暗恋的对象。不过,不管她们带着柔情蜜意暧昧的眼神在他的身上扫过多少遍,他都无动于衷,更不会回报给她们一丝若有若无的让她们欣喜若狂的神情和眼神。

梅子眼眸里泛出特别的光芒,盯着穆强,嘴角拉成一弯好看的上弯月,轻轻扯了一下他的袖子说:“穆强,你这件衣服真好看,什么时候买的?怎么没见你以前穿过?”

穆强本不喜欢的梅子,从来没有正眼瞧过她。可听她在段小白面前这么夸他,心里也有了几分的喜悦。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嘴角上扬,然后抬起头,温和的目光看着段小白说:“早就买了,都穿过好几次了。”好像是段小白问他的。

梅子知道他穿过好多次了,他有几件衣服,她心里非常清楚。她也是故意找话说,想引起他的注意,要不然他的眼神一直放在段小白的身上。如果他能用那样的眼神看她一眼,那怕只是一眼,她也会如感皇恩浩荡般热泪盈眶。

穆强完全把她,甚至把段小白以外的所有人都当成了空气,连她的问话都是回答给段小白听,一丝不悦扫过她的眉目。她看了一下只顾低头吃饭的闻多多和张小花,心里更加不满。猪!她们应该找个话题把穆强的目光吸引到她们的身上,可两个人吃的像头猪。

这时进来一个女人,走到她们面前说:“哟……穆强,这么多姑娘围着,看把你得瑟的。”

女人虽然有几分的姿色,可颧骨太高,眼睛太深,嘴巴太大,身体太消瘦,天生一副克夫相。

穆强笑着说:“花姐,怎么这么晚?没饭了。”

“哎哟……快别说了,忙的我一上午都没闲着,刚刚打扫完……小花,真没饭了?”她扫了一眼段小白后,看着张小花问道。

“好像还有点吧,你去问问张姨。”张小花说。

女人留恋地望着他们几个人,很不情愿地向卖饭的窗口走去。爬在窗口和里面的张姨理论了半天,才端出一碗米饭和水不拉叽的菜来,她四周看看,坐在了一群男人堆里。

闻多多冲着她的背景凶狠狠地低声骂道:“骚.货!”

梅子阴阳怪气地说:“人家会和男人处事,你会吗?”

闻多多不满地冲着女人的背景,低声道:“呸、呸……那算什么本事,整天就知道勾引男人。”

女人是打扫办公楼的清洁工,不知道她叫什么,反正知道她姓花。男人不怀好意叫她“花姑娘”,年轻人叫“花姐姐”,只有张姨叫她“花狐狸”。

那些男人正和花姐姐打趣,不时传来阵阵的笑声。

世界上有多少个人,就有多少种人,每个人都是千差万别的个体,习性、做派、容貌、思维……都各不相同。每个人的自身魅力只有在喜欢自己的人眼里才会体现出来。

让女人们反感和讨厌的花姐姐,在男人堆里可是个香饽饽。单调无趣的生活正需要像花姐姐这样人来调剂。

梅子和闻多多好像很舍不得把气氛让花姐姐给破坏了,暂且放过了对花姐姐的恶意攻击,依然用炙热的眼神不时地看着穆强,而他却不为所动,不是他没有感觉,而是对她们不屑。

大山里的女孩子都一样,难逃一个“俗”字,即便手里有钱也不会打扮自己,好不容易买一件时尚点的衣服,还羞于见人,生怕别人说长道短。非得压到过时了,看到满大街的人都在穿,才敢拿出来公众。看看人家段小白,穿衣打扮的作风非常大胆,就算是随便一件衣服套在身上也让人觉得与众不同。她们在段小白面前如瓦烁、如糟糠、如残花……

当人面对一朵娇艳玫瑰的诱huò时,不会有心思再注意路边不入目的野花。

其实,世界上本没有完美的东西,每一个爱到深处的人都是用完美的眼光,欣赏一个并不完美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