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师尊好像得了抑郁症5 将军吮着着她的乳尖

  • A+
所属分类:历史战争

我的师尊好像得了抑郁症5 将军吮着着她的乳尖

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但是荼永松心底的焦虑却越来越深,就像他对林咩咩说的,其实从韩欣出现,他就觉得蹊跷,然后两人迅速同D/居,和那些急于搭上他分享尊容的女人完全不同,凭他多年的经验,几乎就可以断定韩欣是某个对手派来的商业间谍,他也布下了一些防备,一度认为自己快要顺藤摸瓜揪出背后的主谋了,可是总是在紧要关头,不是公司出岔子让他分身乏术,就是韩欣有意无意地掐断了线索。韩欣,越来越像一团谜一样。他自己也知道,最好的方法就是把韩欣隔离在自己的生活之外,让她和背后的主谋自己现身,可是他如今已情网深陷,无论如何也过不来没有韩欣的生活了。他已经做好准备,不管韩欣到底是谁派来的,最终要达到什么目的,他都要迎头顶上,只要最后的结局是和韩欣在一起。

现在更让他感到担忧的是,韩欣越来越明显地表现出不想和他结婚过日子,那么,如果有一天,韩欣达到了她的目的,或者是完不成自己的目的,而突然从他的身边消失,那他真的要崩溃了。。。于是,荼永松又想起了在加油站时产生的那个念头。。。看来,得尽快了。

大年三十下午,荼永松和韩欣一起,到机场接了父亲和姐姐一家,并把他们安排到酒店里。他在机场就向老父亲道歉,这些年一直忙着工作,没空考虑自己,一直没有成家,临时居住的房子太小,安置不下一家人,还不如住到酒店里舒心方便。他揽过韩欣的肩膀,对老父亲笑道:“其实这一阵子已经在筹划着买一个合适的大房子,过了年把事儿办了,以后一家人就都住在一起了。”

荼永松的老父亲自从老伴儿突然过世,精神受了刺激,有那么一阵子呈半痴呆状态,后来跟着女儿去新疆生活,在她的精心照料下,这些年已经恢复了不少,对荼永松的话连连点头表示赞同理解,一家人和和乐乐地离开机场。

路上,荼永松愉快地和家人交谈,时不时地偷眼瞄向韩欣,她坐在他身旁的附副驾座上,脸色淡漠。刚才在机场和家人面对面的时候,她一直是一副笑眯眯的好模样,别人也许看不出来,可是荼永松太熟悉她,一眼就看出来是强挤出来的表情,回想起来自从那天谈话之后,韩欣就一直拒绝和他家人一起过年,也完全不回应关于自己家过年的事情,直到今天早上两人出门的时候,还是荼永松软硬兼施,勉强让她跟着一起过来的。他心里担心极了,唯恐在这个好日子,会出什么令人不愉快的事情。

坐在后座的小昱文突然对荼永松说:“舅舅,一会儿是不是可以见到格格妹妹?她说今年和咱们一起过年来着。”

荼永松心里一惊,小昱文说的格格,是他和前妻生的女儿,小名叫格格。和前妻离婚的时候,女儿被她带走了,这许多年来前妻严密地监控着女儿,轻易不许他相见,他曾经花了极大的力气也才见到女儿两三次,平时连网络联系或者打电话也是困难重重,算起来,他已经有快五年没有见过女儿了。

但是,很奇怪的,前妻并不反对女儿和小昱文的联系,也许是同龄人更有话说更有相似的价值观,小兄妹俩平时又是聊QQ微信,又是写邮件,这两年还玩什么视频电话,互相说自己生活中的事儿,还有两个假期互相到对方的城市里玩过一阵子,荼永松关于女儿的绝大部分消息,都是来自于这个小外甥王昱文的转述,就在前不久还转发了女儿的近照,16岁的格格已经出落成了一个美丽的少女了,五官精致,气质艳丽,几乎就是前妻年轻时候的翻版,但却没有一丝像荼永松的地方。